『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峰宇衍生][张小凡×方兰生]方外画圆(一发完)

Author:diemoony

Pairing:张小凡×方兰生

Rating:老牛犁地日复日。

Summary:一切逻辑为开车服务。

下作,下品,细思极恐,关起门来爽。

好孩子可以滚了。

=========================================

  「1」

  

  “小凡你回来了啊?”

  “嗯。”

  张小凡从外回来,贴着墙根往屋里走,路上被邻居大妈叫住了,也只是低着头不多言语的样子。他自幼就比较害羞,往常对着熟识的人话还多些,前些日子撞了鬼打墙,侥幸逃回来人就有些恹恹的。

  鬼打墙那事说来也诡谲,是七日前,张小凡晚归,路过城外一片林地。那条路其实不算偏僻,他也不是第一次打那经过,偏生那日走得精疲力竭,也只在原地打转,正满头大汗之际,忽被什么东西砸中,跌在地上,但见一高一矮两道士模样的人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站在他眼前,一位面冷如霜一位凶神恶煞,手里执的也不是什么木剑黄符,而是三尺青锋。他们皆一眨不眨瞪着张小凡不言不语,把他给吓的够呛,待定睛看来,才发现他们看的是他身旁的人。那人一身竹月蓝的绸子衫,外罩白纱斗篷,脚踩锦靴,头戴银冠,很是矜贵,只是这一身华贵打扮现在早已污泥斑斑,狼狈不堪。那人抬起头,却是个少年模样,一双桃花目在夜里也灼然勾人,现在却神色恨恨,嘴角挂一丝血线,下巴和额头都蹭破了。那二人也不管一旁看呆的小凡,那凶神恶煞的在少年面前蹲下,伸出两指捏着他下巴,戏谑道:“小师弟你再跑呀,逃得越远回去屁股越痛。”少年鼓起脸还要再骂什么,那面冷如霜的已经走了过来,也不说话,一柄长剑猝然而下,直直穿颈而过,蓝衣少年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没了动静。那杀人者仍旧面色淡淡,由着凶神恶煞的取了符箓在尸体上烧了,等最后一缕青烟消散,那尸体也没了踪影。张小凡大骇,脚软的站不起来,嘴唇抖得也没了血色。那两人像是现在才发现他,略一皱眉,反倒低头作揖,很是礼貌。略略介绍说自己是什么天师道家门下,刚才杀的少年是门派逆徒,三人在这片林地作法,不知怎的把他给牵连了进来。作为赔罪,也不管张小凡愿不愿意,提起他就一阵飞沙走石,再睁眼,他已经站到了自家门口,而那两位道人也早已不知去向。

  大约是惊魂不定,这件事之后,张小凡较往日更寡言了些,时不时就发呆走神,让四邻的姨婆们更是怜惜,现在看他被自己叫住,讷讷地不知说什么也不再逼问他,只是最近瞧着好像饭量渐长,便又给他塞了几个刚出炉的白面馒头,放他回屋。

  

  张小凡紧走几步就进了房间,一转身把房门牢牢闩上,又站在门口听了听,才在椅子上坐定。

  这房间不大,也就刚好够放得下一桌一床。此刻床上垂着帐幔,遮得严严实实。张小凡踟蹰了下,恭恭敬敬地站在床边轻唤:“兰生,兰生,方……”

  还未说完,一个小脑袋就从帐幔里钻了出来,四处看了看,对着张小凡咧嘴一笑,正是那本该死了的蓝衣少年。

  他穿着粗布衣服,长发拿根木簪随意挽起,和那晚相比,落魄了不少,精神头却是极好的,脸色红润,眉目清亮,一张脸上全没了那些伤痕,粉白柔嫩堪比婴儿的手足。他大大咧咧地坐着,一双足赤着挂在床边晃荡,嘻嘻笑着望向张小凡。

  “你怎么才回来,我都快饿死了。”

  张小凡还是不说话,有些怯怯地瞧了他一眼,嘴角却是含着笑的。他把那两个白面馒头给他,又把一直抱在怀里的油纸包抖开,里面是一只烤鸭。方兰生原本抓了馒头在嘴里啃,看到烤鹅整个眼睛都亮了起来,也不管满手的油,扒了一只鸭腿就塞进嘴里。吃的一只腿都见了骨,才开口奚落道:“这只鸭烤的太差,皮厚油多,一点儿没九墉宫的好,还要自己分,太不方便了。”说罢又掰了一只腿塞嘴里。

  那套在少年身上的衣服,肩宽袖长,原本是张小凡的,现在动起来很不方便,吃几口就要抬抬胳膊,耸耸肩,把滑下去的衣服撩上去一点。那少年里面也未着亵衣,衣服一动,就露出里面的细皮嫩肉,白光光一片,还隐有红痕,看的张小凡大燥,忙动手帮他把袖子折好,又把衣领子给拢了个服帖。

  方兰生吃了个七八分饱才慢下动作,看张小凡只坐在一边看自己,便把那白面馒头塞他手里。

  “你吃呀,你不饿的吗?”

  张小凡动了动嘴,把那馒头掰了两掰,也没往嘴里送,只默默看着方兰生。

  方兰生又吃了几口,被他看得实在有些不自在,嚼了几口,憋不住说道:

  

「余下全文」


========================

希望大家喜欢。

求红心求小蓝手求评论交流 :P


评论(34)
热度(101)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