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海贼同人][萨路]神祭(全架空角斗场AU,路飞生快)

作者:diemoony

配对:萨博×路飞

分级:设定很丧,然而(估计)不开车

声明:全架空AU,萨路非兄弟设定。黑!萨博预警。

很久以前和人聊天开的脑洞,和人聊OP三总裁来着……

总之这是2018路飞生日贺!路飞生日快乐!!٩(ˊᗜˋ*)و✧

我会尽快完结的,先发主要是为了宣传一下阿流流的坛子~

全文连载会在【大草帽时代论坛】进行:www.luffytime.com

完了之后也会搬过来备份,但是如果有车的话,车只放论坛

======================================

【上】

  沙•克洛克达尔从床上直起身子,一场金钱交易的性爱退去后,满足感并没有如期而至,他有些不耐烦地扫了那女人一眼,惯常察言观色的家伙立刻收回了原本在他腹部徘徊的手,利索地下床穿上衣服,甚至在离开的时候告诉早已等候的侍者端来酒水和点心,并体贴地打开窗户。
  窗外,五月的第一场雨下得漫长又潮湿,随着风送来些许的凉意,这意外地让克洛克达尔心情好了些,他的脑子也清醒了些,想起来他正在伟大市(Grand),正在黄金城,而且再过一个小时,他还有一场约等着他去赴。
  Grand City,这个时代最繁华的都市。在五十多年前,这里原本是一座孤岛,推行奴隶制的原住民皇室保有着这颗“红宝石”,他们封闭落后,却享有着这个世界上最丰富的矿产资源和石油,当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首次以低价交易第一块金子的时候,岛就成为了一块等待分食的蛋糕:美味、脆弱、诱惑,甜蜜滋生罪恶。谁也没能料到,在岛上响起的第一声枪响成为开启新时代的信号,各种各样的人趋之若鹜,去定性他们的成分是无意义的,一群原始欲望驱逐的生物,政客们放纵了这群财狼甚至也投身其中,在逐渐白热化的战争中,人们为自己疯狂,杀戮与救赎,各行其道。那些日子,土地,海洋,天空都染上了妖冶的红色。这场争夺持续了整整十一年,当人们再次回首的时候,整座岛已经被被蛀成了一颗千疮百孔的苹果,他不再安宁美丽,他的边界被无限拓宽,人造陆地上搭建着各种不同文化的建筑,不同种族的人群汇聚于此,一个名词有百十种发音,喧闹却又奇异和谐,不同的人为自己的主神布道,路越来越宽,地上海下,直到这座孤岛彻底和大陆接壤。
  Grand City,神奇的人造之都,他不能称为国,因为他被定性为是世界的公有物。
  他是未坍塌的巴别塔,他是无主之地,他是赌徒的乐园。

  克洛克达尔乘着专属电梯前往VIP顶层的时候,透过观光玻璃看整个城市匍匐在自己的脚下,纵横交错的街道把陆地切割的像是蚂蚁迷宫,人们是误入其中的虫豸,一刻不停歇地寻找食物,用食物喂饱自己,再继续一刻不停歇地寻找,碌碌一生,其实毫无意义,即使知道如此,每个人也依旧无法逃脱这样的命运,甚至是自己。克洛克达尔意识到这个想法是软弱的,过于多愁善感了,这让他瞬间泛起一阵恶心,接着他就不由得想起罗宾,这个让人咬牙切齿的女人,多国的通缉犯,他生意上的得力伙伴,在递给他新的商业合同时还附上了一座小岛的建议购买说明书。
  “是该给自己的养老考虑一下了吧,这座岛上有很多沙子,你会喜欢的哦。”
  克洛克达尔有些痛苦地捏了捏眉心,之前那挥之不去的烦躁似乎又卷土重来了。
  一定是最近太无聊了。

  邀约地点是VIP包厢Red,克洛克达尔推门进去的时候,罗布•路奇不出意外已经在那里了。他是个恪守戒律的男人,守时守则,只不过遵守的从来是自己的法则。
  “你迟到了。”他的声音毫无情绪,仅仅只是在陈述。
  “另一个还没来不是。”克洛克达尔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开始随意翻起桌面上的文件。
  “他从来都是想来的时候才来。”路奇依旧在陈述,“听说他东港的货物出了点问题,所以要先处理一下。”
  克洛克达尔瞟了对方一眼,轻易识破他的幸灾乐祸:“贵族做事有时候很方便,有时候却又很困扰,不过,他总会处理好的。”
  路奇点了点头:“是的,所以也就只能耽搁他一会儿。”他说着目光又回到了之前一直注视的屏幕上,“萨博很快就会来了。”
  沙•克洛克达尔,罗布•路奇,奥特卢克•萨博,三个明面上看似毫无交集的男人,实际上在暗地里已经合作多年,克洛克达尔的巴洛克工作社掌握了全世界最广泛便捷的交通线,路奇世界政府情报部长官的身份让他总能第一时间获得最准确的信息,而萨博,他的姓氏代表着他天生的特权,虽然他们三个人,借用路奇秘书小姐卡莉法的话来说,都有着不可忽视的性格缺陷,但三人的联盟可以最大化各自的获利,所以目前来看,他们的定期的聚会还将持续一段不短的日子。
  克洛克达尔翻完了桌面上的资料,摘下戒指,在几份认可的协议上盖上章,路奇接过扫了一眼,处理了属于自己的部分,萨博依旧没有来,两个人之间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气氛像过期的罐头般沉闷,克洛克达尔发现路奇有些心不在焉,他的目光总是长时间停留在屏幕上,那里正在转播一场角斗比赛。
  “你竟然对这种野蛮的运动感兴趣。”发现克洛克达尔也看了过来,路奇干脆按按钮放大了屏幕,现在他们在整一面墙上看着两具肉体在激烈厮杀了。
  “居然还是无限制比赛,这可真没有人性。”克洛克达尔哼了一声,他注意到其中一个人拿起了武器,另一个人轻巧地躲开了,他可能没有赞助或者其他什么原因,赤手空拳,不得不用自己的肉体承接一次次铁器的打击。
  路奇漫不经心地瞟了克洛克达尔一眼,这表示他知道这是不合法的,这同时也表示他毫不在意。
  屏幕里发出高亢的欢呼声,不出意外,那个赤手空拳的家伙被打倒了,冲击让他在地上蹭出一段猩红的痕迹,现代高超的转播技术实时拉近了镜头,最大限度地让屏幕外观众清楚地看到他颤抖的身躯,血从他捂住的指缝里渗透出来,灰尘沾污了他的伤口,他看起来很糟糕了。
  克洛克达尔发现他有着一张过分年轻的脸。
  “真残忍。”克洛克达尔摇了摇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比刚才更认真地望着屏幕,“他不可能活着走出角斗场了。”
  路奇没有回答他,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金币摁在桌面上,人头朝上。
  这是他们三人打赌的信号,他们喜欢玩这个,为任何事情随机的打上一个小赌。一个金币代表一亿贝利。
  克洛克达尔掏出了另一枚金币,人头朝下。
  少年,克洛克达尔现在把这个被自己押注要输的家伙称为少年,他太年轻了,他黑色的头发和眼珠表明他来自东方,东方人天生的体格弱势已经让他输了一大截,看他的小胳膊细腿就知道,他颤颤巍巍站起来的样子像一只刚出生的小鹿,他理所当然的地又被打到了,血沾染了他的大半张脸,让他的眼睛看起来更加清澈明亮。
  也更加可怜。
  “这太不公平了,对面的家伙起码有他两倍大。”克洛克达尔评论,“这是虐杀。”
  “但你很享受这个。”路奇眼不错地回答,“大家都喜欢看这个。”
  “可你买了他赢。”
  说话间,少年又一次被揍翻在地,可是对方也被他一拳打的后退了好几步,克洛克达尔这才注意到另一个角斗士原来也伤痕累累,他停了一下,还是咳出来鲜血,那支三叉戟居然被折断了,场内人群涌动,克洛克达尔隔着屏幕都能闻到那咸涩的血腥味。
  路奇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即使仅仅提了下嘴角,这也足够难得。
  “你认识这个家伙?”克洛克达尔指了指屏幕上的少年。
  “一点小投资。”
  “那你该给他点赞助,起码给他买点护甲什么的……”
  “他不需要那些,他不接受别人的赞助。可以说他一开始就是靠这个打响名头的。”
  “他不可能活着走出角斗场了。”克洛克达尔又一次说,他的目光停留在那个少年的脸上,他的坚毅顽强是如此的美味,克洛克达尔有点理解路奇为什么会感兴趣这个,在黄金城,不屈是很难得的品质。
  “他已经赢了五十四场了。”路奇在沙发上更往下坐了些,那是一个放松惬意的姿势,在他们的密谋中,路奇从未如此过,“我身上没有零钱了,不然我会加码的。”
  “好巧,我有。”
  一个声音在这时,突然在房间里响起。
  与这声音同时而来的,还有一枚金光闪闪的钱币,它盖在了路奇刚才放置的金币上,人头朝上。
  “萨博啊。”
  路奇和克洛克达尔同时说。
  

剩下还有一点更新去论坛看啦~请点传送门:【萨路】神祭

我会抓紧时间完结的,毕竟复联快来了_(:3」∠)_



评论(24)
热度(160)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