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海贼同人][all路]いただきます(8 / 9)

 〔8〕虽然__________,但我们知道基德是个好BOY


       网络上有一句流行语:隔着电脑你不会知道对面坐着的可能是条狗。

  这句话说的高端大气上档次一点就是:在如今这个时代,大隐隐于互联网,你永远不知道现在正跟你聊着的是装逼屌丝还是收膝高手。

  而尤斯塔斯·基德,是一名在网络上牛逼在现实中苦逼的——程序猿。

  如今已经23岁的基德君每天的作息就是没有作息,作为卟噜卟噜网站维护组的组长,他的主要工作就是确保卟噜卟噜网站能够7×24×366的正常接客,特别是近年来,卟噜卟噜网站的访问量每月都呈几何级数的猛增,这也就意味着基德私生活与工作开始呈指数级速率的交叉混合,用基德同事基拉的话来说,基德就算买个充气娃娃,可能都没时间解开拉链插上一插。他这句话招致的结果是基德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不管他有没有时间插充气娃娃,他起码有足够的时间追上跑出门的基拉,再把他的脑袋插进抽水马桶里冲一冲,然而这件事情上其实基拉很冤枉,他是基德手底下跟了他最久最了解他对他最忠心脾气也相对最好的人,他会那么说完全是真心实意地想给基德解围,只不过他用的方法不对。这大概就是程序员的逻辑死角。

  基拉希望证明:在那一刻基德的小弟弟趾高气扬地竖起来并不是被眼前的客观事实催动而是历史遗留造成的正常生理滞后反应,所以反向推论为:基德作为一个机能健全的男人因为很久没做所以现在不得不竖起了小弟弟。那么怎么最大限度证明基德的确很久没做了呢?那就要结合客观实际,以理服人。所以那番话完全是基拉在加班48小时后为了帮朋友忙给出的深思熟虑的答案——然并卵,基德系统并不接受基拉语言的输入,并把它判定为高危病毒。

  当基德在厕所里教基拉做完人后,他回到一片狼藉的办公室。阿普发现基德的牛仔裤还是鼓得很有存在感,像是塞了个棒球,但这个时候权衡再三,阿普觉得自己当不知道就好,而霍金斯已经早早地钻进了衣柜,所有人都能够听到键盘啪啪啪的声音隔着木板传过来,加上霍斯金永远长发披肩,从门缝看很有恐怖片的氛围。基德一个人傲然站立在办公室中间,他其实也很犹豫,因为显然现在没人敢继续之前的话题,所有人都开始装瞎的行为让他很满意,然而主观不能决定客观,客观事实就是基德的小弟弟的确气焰嚣张,破笼欲出,基德走起来很不舒服,预感到坐下去会更加痛苦,而现在回头去厕所撸一管并不现实因为基拉把马桶给堵了,而去外面,外面是人多嘴杂的销售部,90%的几率他们看到基德这样不会去宣传他的高大威猛而是给他拍照当新年贺卡的素材。

  基德沉默地站着,感受着高处不胜寒,无人不识君的孤独。

  而此时此刻,事情的始作俑者还在屏幕里用他那甜糯米的嗓音对着基德说了句“いただきます”。

  是了,一向草天草地草空气目中无人的基德莫名其妙地遭遇了人生危机,不过我们还是从正常的时间顺序来讲述这件事情的发展经过结果。

 
 

  作为卟噜卟噜网站的维护员,虽然不用审核视频,但是基德的一项日常工作就是随机抽取播放量大的视频来测试网站的流畅度,这也从某一种程度上决定了了基德必然遭遇人生危机的不可避免性,当路飞的关注人数达到5600万的时候,他的最新视频在刚上传的1分钟内就破了一个亿的点击率,而也就在那一瞬间,整个网站为了路飞停顿了0.001秒,这一现象除了程序员们,没人发现。基拉哼了一声而基德已经调出界面点了下去。

  画面跳出,第一眼就是路飞笑着对大家说:“居然有这么多人你们还真的很无聊啊哈哈哈哈哈哈!嘛……不管怎么说就像上次答应的那样穿小时候的恐龙睡衣给你们看,但是衣服实在太小了,所以只能剪成两半了……”说着他晃了晃脑袋上的龙帽子,接着还站起来撅了撅屁股说:“尾巴在这里哦!”

  ——在那一刻,基德发现,自己,居然,硬了。

  他迅速双肘撑桌,十指交叉,眼眸低垂,进入贤者模式。

  “基拉,监控好数据,随时跟我汇报。”基德临举不乱,声色不动。

  “那么接下来我就要吃今天的——当当当当——布丁!山治把所有口味的布丁都做了,一共有50个,完全没有问题,噢噢噢噢,看着就很好吃!”路飞撩起袖子挤出一个乳白色的布丁用勺子戳了戳,“啊哈哈哈哈哈扭得好好笑……”

  ——基德发现自己越来越“石更”了。

  “那么我就开吃啦,いただきます……”

  ……

  ……

  ……

  “基德,基德,喂,基德……”

  “操你的嚎什么?!”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你·基拉看着满脸通红的基德沉默地抿了抿了嘴。

  “我说数据没问题。”

  “干,那你继续忙你的,和我说个屁!”

  现在想想,基拉总是戴着面具上班,可是只是为了掩藏自己的悲伤吧。

  那一天下班之后,准确说是同事都回家之后,基德调出了路飞相关的整个数据库开始看他的视频,在看到第三个视频的时候,基德意识到无论如何他的小基德都没有偃旗息鼓的打算,他就像个好战的小将军,对着每个视频里的每个路飞都充满“性趣”地竖起了“标枪”。然而“撸了就输了”的诡异心理居然支撑着基德顶着帐篷看完了路飞第一个专辑里的八个视频,在最后一个视频的进度条逐渐逼近末端的时候,基德终于感觉自己有了疲软的迹象,他努力咬着牙让自己的视线紧盯路飞视频里那个乔巴玩偶以此来分散注意力,而这个时候听觉成为基德和路飞之间唯一的联通感官,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基德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呼吸,那声音太过熟悉,在小基德又一次斗志昂扬同时,基德记忆中的某个声音抖落一身时间的灰尘跃然而出,迈着狂乱的二八字与刚才路飞发出的声音完美重合,那是一声路飞满足地瘫在椅子上拍肚子呼气的声音,而基德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是在很久以前一段二十五分钟的大胃王吃肉串比赛录像上。

  那个时候刚刚工作的基德正一个人在格子间值夜班,那一天,清风朗月,星光闪烁,那一天,闲的无聊的基德随手点开了一个刚上传一周的视频做抽样检查……

  之后发生的一切完全是今天的复刻版。

  基德发现自己硬了,基德进入贤者模式,基德逼着自己一动不动地看完了,坚决不向支帐篷的小基德妥协。

  基德君胜利了,他抵御了内心的诱惑,他无愧于在室男这一族群只为妹子撸的历史传统,他没有背叛宁死不弯真直男组织的党纲党章,他在这一刻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魔法师培养协会繁荣发展的人。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是一个人,这场胜利属于每一位约不到炮连基友都没的单身狗,属于未来,更属于基德!尤斯塔斯家族万岁!

  基德君后台永久删掉了这条视频,并顺着传播链删掉了网络云端所有备份。

  怎么能够在网络上传播这么淫秽的内容!基德君内心的正义熊熊燃烧。

  [系统提示,该数据条将永久删除,是否备份?Y/N]

  [Y]

  回忆结束。

  基德一身大汗,已经陷入黑屏的屏幕里只能看到自己瞪大的双眼和来不及合上的嘴,基德时间暂停几秒后,重新移动鼠标从隐藏文件夹里翻出那条备份视频。

  在看到一样的眼角伤疤后,基德君终于彻底软掉了,可能射了可能没有,基德在裆部一片汗湿的黏糊中拒绝实地考察一验真伪。

  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

  基德盯着屏幕上的某人恨恨地想,操你的!

  ——基德又硬了。

  在这之后,基德进行了艰苦卓绝的训练,类似于少年漫里主角在打倒大boss前必须进行修行一样,他的具体方法就是在独处时开始不断地刷路飞的视频,一遍不够两遍,两边不够三遍,这条刷完刷下一条,刷完一个专辑从头开始循环再刷。之后还发展出了视频转音频在坐地铁打游戏的时候听的新方法,名曰增强对声音的适应性,再后来关了声音把画面当背景,把路飞的照片设置了当桌面,有事没事去看看路飞更新了没有以此来给自己增加新的训练素材……这一系列训练当然取得了可喜的成果,比如只听声音的基德君在战场上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大杀特杀,无人匹敌,Carry全场斩人王就是你了基德君;比如把路飞酱当桌面的基德君在坐地铁的时候偶然收获了几个陌生人的笑容,不知不觉就扩大了一潭死水的交际圈;再比如,还有个优点是连什么都不关心的霍金斯都看出来了,那就基德最近仿佛沉迷了健身房一般越发强壮,整个块头也开始从人类向兽人方向进化,某日来交接班的霍金斯瞟了眼基德肌肉隆隆的手臂,轻声细语说了句:“原来你习惯用右手。”基德没听懂,扭着身子斜睨着他,而霍金斯没再说话坐下来开机泡茶。

  然而有成功就有失败,虽然基德的特训似乎取得了可喜的成就,但最根本的革命目标尚未实现,只要关于路飞的声音和画面同时出现,基德的小基德还是屡看屡硬,一柱擎天,而且有越来越快速向膝跳反射看齐的趋势。如果基德不撸个一把他就金枪不倒,越战越勇。在这场漫长痛苦的灵魂与肉体争夺主权的战役中,基德到底还是跪了,或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一个性向正常的男人是不可能莫名其妙对同性就升旗的,他肯定没有问题,那么只能是路飞有问题了。这种情况就好像一个绝望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那根稻草在他眼中就立刻像浮木一样大甚至可以变成一艘船,又恰如一个人困在一个房间里太久苦于没有出路结果在墙根找到了一个洞那么他就会立刻满怀希望的要把这个洞越挖越大让自己逃出去而不管那个洞他手指都伸不进去或者那墙是钢筋混凝土又或者那根本就不是个洞只是个污点——基德君显然就是进入了这样的阶段,想着想着,他就淡定了,他就敞亮了,他就奔放了。

  既然问题出在路飞的身上,那么是什么问题?

  你看他眼睛那么圆,睫毛那么长,脸那么小,在男人中个子也不高,手腕细脚踝细腰也细,怎么说也是大学生了啊为什么感觉还没有变声,为什么那么喜欢撒娇,为什么撒娇那么自然,为什么那么喜欢笑,为什么笑起来那么甜……

  基德君感觉到了自由的风吹向他的脸颊,吹进他的心田,吹拂过他的全身,他眼睛湿润,呼吸急促,一片朦胧中路飞酱正在屏幕里舔一把星球棒棒糖,他的舌头已经被糖果染成花花绿绿的颜色,一伸一缩的非常可爱。

  是的,可爱!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可爱的男孩子?!

  基德君激动地想着,手握紧腰挺直一口气提上来,几分钟后,小基德也收获了久违的自由。

  一炮之后,路飞就成了“路西”,不管别人怎么看,起码路飞在基德的心里成为了男孩子气的女孩子,这个转变告诉我们的道理有很多:比如——孤独的人最可耻,人类的想象力是无穷的,自欺欺人未尝不是一种解决办法,人不能被自己的欲望给憋死等等等等,等等。之后的日子可以说,基德度过了很长一段愉悦的时光,开个小号给路西酱整理整理视频呀,开个小号给路西酱点点赞刷点小花呀,开个小号去找找老是骚扰路西酱的某某某不痛快呀,开个小号给路西酱留言祝她生日快乐呀,开个小号……

  直到某天阿普在办公室测试程序,程序名曰“视频自动关联”,顾名思义就是在一段视频后面强制推送10秒其他视频片段,说的直白点就是为了卟噜卟噜之后能够更臭不要脸的卖广告费或广告屏蔽费。测试用的视频是一段雪景,阿普把他放入数据池让程序运作,而0.3秒后自动关联的是某人冰激凌火锅的试吃的视频。

  当路飞做着猪鼻子鬼脸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基德还没有意识到之后注定的发展,而当他意识到有什么正冉冉升起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不看视频而目光下移了,原本坐在基德侧前方的霍金斯第一时间站了起来,并且迅速地避开了小基德的运动轨迹。阿普看了眼基德又看了眼屏幕上的路飞又看了眼小基德,最后终于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基拉咳嗽了下。基德立刻暴吼一声:“你丫的咳个屁!”

  ——基德你做人真的很有问题。

  在场的每个人都这么想,虽然是各有各的“问题”。

  接着就出现了本章开头的那一幕,基拉扛着48小时加班后造成的大脑延迟硬是给基德掰出了理由,然而基德不买账,基拉被揍进了厕所,基德回来了,小基德傲视群雄,群雄怂了,群雄闭嘴了,群雄继续上班,基德和小基德最后也一起上班直到小基德疲倦地睡着了。

  ——为神马主人这次不爱爱我了呢?by小(大)基德

  ——你他妈给我消停点吧!by (大)基德

  五点一到阿普本月以来第一次准点下班且没有人阻止,还在衣柜里享受安全惬意昏暗潮湿空间的霍金斯被基德踢了一脚柜子门也老老实实站出来抖了抖腿,他收拾收拾东西路过基德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别随便做决定,今天你能做出正确决定的几率只有5%,不过基德你做出正确决定的概率从来没超过10%所以也无所谓吧。”基德想踹他,没踹着。

  等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基德才站起来走向厕所,基拉正弓着背坐在马桶盖子上玩手机,基德束着手往门上一靠:“喝啤酒吗?”

  最后两个单身男人叫了烧烤啤酒在寂寞的夜对着一排寂寞的主机聊寂寞的人生。

  “你真的每次都会硬?”

  “你不是问过了吗?”

  “硬完了还会硬?”

  “……是。”

  “你间隔呢,你不是这么厉害吧!”

  “你他妈的有完没完!”

  基拉不吭气了,往嘴里塞了口炸炒面。基德之前一直觉得基拉很有病,连吃饭面具都不摘下来,现在却觉得面具的确是基拉的生存必备,如果基德看见他笑了的话,他不能保证自己不会打他,即使现在他很需要他。

  基拉终于咽下了嘴里的那口炒面,他的声音变成那种被食用油浸润过的模糊。

  “你真觉得他,我是说路飞,是女孩子?”

  “恩……”

  “可是他……她,她没胸啊!”基拉一边说一边划拉过屏幕哔哩叭啦打了一大串,屏幕上跳出路飞众多视频中的一个,基德眼疾手快按了静音,但很明显基拉的脑袋已经朝向了基德的裆部,在双方目光接火的一刹那,基拉又很僵硬地把脖子掰直了。

  “你看,他没胸啊!”基拉用手指向了穿着背心的路飞,虽然不是全裸,但和全裸也没太大差别。

  “搞不好人家是平胸呢?”

  喝过马桶水的基拉显然比白天清醒了很多,成功地把嘴巴边那句“对着这么平胸的妞你都能硬”的吐槽给咽了回去。他的目光在基德和屏幕中的路飞间来回打转。

  “是不是真的压抑久了啊……”基拉还是回归了自己的原始理论,“要不借你钱去打野炮吧……”

  基德牙有点痒拳头也有点痒,他粗暴的从基拉手里抢回键盘,又哔哩叭啦打了一串,调出一组新的视频,点开。

  “你看,这是他舍友,你看他看他的眼神,一个男人会这么看另一个男人吗?”

  “你看,这是给他带饭的,后面是路飞他同学,你看到那同学看那黄毛的眼神没有,明显在是看追自己朋友还不告白的怂包才能露出的不屑的眼神。”

  “你看,这是他们那个小区的片警,这是那次路飞迷路了被这个四眼田鸡送回家,你看到那警察脸红没有,你说他一个男的对另一个男的脸红什么!”

  “你看,这是他在喂狗,你见过有这么被一个巷子所有狗都不嫌弃的男人吗?只有香喷喷的女孩子才会被鼻子灵敏的动物喜欢!”

  基拉觉得槽点有点多,眼睛有点花,思维有点快,头有点疼,他尝试了下,然而并不能打断基德的读条。

  “你看这是他在吃棉花糖,你见过有男人这么坦然地吃棉花糖还搞直播吗?”

  “你看这是他跟其他女孩子相处的样子,你见过有男人能被这么一大群大波妹轮流搂着埋胸还嫌弃说不要闹了的嘛?”

  “你看这是他的粉群分析表,你见过一个男人男女粉丝比例几乎一样吗?这说明什么,说明根本不是我一个人发现了真相!”

  “咳咳,那个基德……”

  “你再看他这一期穿的衣服,下面那个是什么,是花边吧!是荷叶边啊,基拉!你看看啊!”

  面对喊得脖子上都爆青筋的基德,基拉不自觉地向后挪了一点。

  “你看,这个就是那个特拉法尔加,那个什么外科医生,眼圈黑的跟肾亏似的,三天两头在自己的节目里逗路飞,也不说话,就知道打字幕装自己有文化,你说他声音是不是特别虚所以不好意思说话。”

  “他好像说过吧……”

  “你说路飞要不是女的他天天撩她干吗!你看这个他们合作的视频,你看他爪子的位置,受不了,这个视频怎么还没被删掉,审核部是不是吃屎!”

  基拉沉默地看着基德从后台把特拉法尔加的视频人工沉底了。

  “还有你看,这个金卷毛是他哥,你是听不到他和路飞说话的那个调调,恶心的一比,太装了受不了,你看他和路飞下馆子,要啥买啥,谁家哥哥是这么惯弟弟的?”

  “还有这个黑卷毛也是他哥,你看他抱她的姿势,两个男人可能会抱这么紧吗?”

  “如果是兄妹更不可能搂搂抱抱的了吧……”

  “不是亲的,没血缘的。”基德大手一挥。

  “你怎么知道?”

  “网上有专门八他们兄弟事情的专楼,一共十八栋,我全部都看过,错不了。他们小时候挺困难的,住的地方治安不太好,估计也就因为这样才把路飞当男孩子养吧……”

  已经建立了完整的世界观,时间线都排好了啊,基德。

  基拉有点方了。

  基德刚才的长篇大论在经过他的大脑CPU处理后,得出了基德是在发牢骚的初步预判,而他发牢骚的中心思想并不是“我的小弟弟居然不受控制了”,而是“关于路飞,私以外全员基佬”。而这个命题针对的客体“路飞”被基德假设为了“女性”,既然这样,“他人全员基佬”的命题就是伪命题,那么基德就不该表现得这么生气;如果“他人全员基佬”的命题要成真,那么充分必要条件是“路飞”为“男性”,而基德的小基德已经被证明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这名男性唱国歌,那么“私以外”也就不能成立。所以怎么看,基德刚才说的一大段话都是废话,什么都证明不了。

  基拉艰难地咽了口口水。

  从基拉认识基德二十多年的历史积累经验来看,虽然基德脾气暴躁,出言狂妄,但本质上是个非常有思想的人,不然他初中就不会数学考试得第一,高中发明的机器人也不会得奖,长大后也不会从事程序员这么苦逼但需要技术的操蛋工种。当基德开始胡言乱语的时候,意味着他的内心已经乱了。虽然基德的穿衣品味一直在抽象派和野兽派之间摇摆不定,但他的内心其实纯情如安徒生童话,纯情的人在面对突然而至的感情都比较容易思维异常,行为紊乱。

  ——特别是这段感情可能还是基德君的初恋。

  “……那你现在是个什么想法……”

  “什么什么想法?”

  “……就是你对路飞是个什么想法……”

  基拉问完就看到基德开始脸红,那坨红色从他两个耳朵亮起一路烧到脖子下面。

  完了。基拉内心已经盖章了。

  “……可他真的是个男的唉!”基拉在口头上尝试做最后的挣扎,他从兜里掏出钱,“我认识非常靠谱的风俗店……”他把钱往基德手里塞,想了想又从鞋子里掏出最后一点私藏,“双飞都可以。”

  话没说完基拉就被基德拽着领子揪了起来,眼看就要亲自体验把飞翔的快感了。

  “网络和现实是不一样的啊,尤斯塔斯!”

 
 

  一周后,基德来到路飞所在的城市,花的理所当然是基拉当时的赞助费。

  在看完路飞视频就顺手黑出IP接着卫星定位出家庭住址的基德到底还是从“计划”走向了“实施”,当然并不是说什么犯罪计划,而是当时基拉的一声吼给基德提供了另一个思考方向:网络和现实是不同的,见一面能解决的问题远远超过“确定路飞到底是男是女”,“他是不是真的长得那么可爱”,“声音是不是真的那么甜”等等等等,还能够带来更多更立体更直观的感受从而解决更庞大更宏观更可能发生但还未发生的问题——不管怎么说,现代网络死亡率最高的事件就是“见光死”。

  基德终于踏上E市的土地,见到真实的蒙奇·路飞,成为了基德的主线任务,同时剩余支线任务全部清除。

  [系统提示:玩家 尤斯塔斯·基德 上线了]

  [系统提示:玩家 尤斯塔斯·基德接受了前置任务:遇见路飞]

  [系统提示:玩家 尤斯塔斯·基德 下线了]

  [系统提示:玩家 尤斯塔斯·基德 上线了]

  [系统提示:玩家 尤斯塔斯·基德 下线了]

  [系统提示:玩家 尤斯塔斯·基德 上线了]

  [系统提示:玩家 尤斯塔斯·基德 下线了]

  [系统提示:玩家 尤斯塔斯·基德 上线了]

  [系统提示:玩家 尤斯塔斯·基德 下线了]

  ……

  如果一定要形容基德在尝试接近路飞这一周中感受,那就是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RP欠费,被命运不断地拔插网线:基德被门卫老大爷用拐杖打过头,被宠物店的小狗在腿上嗞过尿,远远地看到路飞还没来得及挥手就被一群留着莫干西头的不良社会人用滑板碾过了脚板,在公寓对面咖啡店蹲守被一个把猫当兔子养的小萝莉嘲笑接着还在她醉醺醺的奶奶那里办了卡,之后因为气不顺踢了一脚路边的垃圾桶就被路过的巡警逮到,最后因为拒交罚款和袭警逃逸吃了两个晚上的看守所便当。

  当基德口袋里只掏得出3贝利零钱的时候,他意识到这个看似简单的前置任务其实是地狱级。

  基德的肚子“咕噜”叫了声,声音婉转,催人泪下。基德仰起头,终于把内心的中指戳进了现实的次元。

  “你他妈的玩我是吧?”

  而被叩问的湛蓝苍穹也在第一时间给出了回答。

  ——天开始下雨了。

  “操你大爷的。”

  ——大爷开始下暴雨。

  “你下啊你下啊,你以为爷吓大的啊!”

  ——暴雨夹杂冰雹把基德周围的一片屋瓦砸了个乒乒乓乓。

  “我操你的丫的蒙奇·路飞!”

  “恩你叫我?”

  准备接下来一口气骂个痛快的基德硬生生把将要脱口的下一句国骂给咽了回去,他张着嘴,转过头,视线下移,发现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亮黄色的雨衣,红色的橡胶靴,露在外面被雨淋得发白的手成为此刻风雨大作的天地间最明艳的色彩。一口炒菜锅顶在那人脑袋上,此刻被砸得发出“咚咚咚”的声响。

  不对,那个好像是我的心跳啊!

  基德吞咽了口唾沫,嘴巴微张,口腔缓存区全是脏话还在逐步删除,不过因为呼吸苦难,他现在也说不出什么剩下的只有诡异的粗声喘气而已。

  “……你是……”

  一切在基德眼中成为了场慢镜头的推进,缓缓抬起的锅边,缓缓露出的下巴尖,缓缓咧开的嘴角,缓缓不能跳动的心。

  那一刻,狂风大作,吹乱纯情在室男基德那颗180迈的心脏。

  那一刻,雷声隆隆,伴奏一场将至未至的相遇。

  那一刻,重力加速度,是一个点向另一个点在命运线上的逼近。

  那一刻,已知:一颗20cm大小的冰雹以60m/s的速度向基德那颗染成烈焰的锯齿头做变加速直线运动,而路飞以不高于1m/s的速度在距离基德0.5m的位置掀开头上的锅盖,基德双目视力5.2,视线与路飞成15°——30°夹角,当时空气质量为良,可见度一般,求问——

  “咚!!!”

  冰雹已经砸在基德后脑勺上了。


  ***************************

       后文走石墨

       论坛也可以哦~

  *************************** 


TBC

我本人,最喜欢的就是基德篇啦,可以说是至今我搞笑生涯的巅峰了。

你们不喜欢我也不会改变的【喂



评论(14)
热度(142)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