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海贼同人][all路]いただきます(9/ 9全文完)

〔9〕少年啊,你的征途是……?


  ——「时间:7:32am」——

 

  结束了每日晨操的巴托洛米奥神清气爽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如往常一样迈着二八步,双手插着兜,耳机里的路飞前辈正在唱着“南边的岛,真是暖和”,左口袋外面晃荡着路飞前辈的小人挂件,黑色会服迎风招展时不时露出鼓胀的肌肉和满是腿毛的小腿。

  以这样一种气定神闲的状态悠哉哉踱出众会员视线的巴托洛米奥直到转过了墙角才开始一路撒腿狂奔。

  哼,路飞前辈的精华剪辑版我昨天晚上就复习完了,刚才的只是烟雾弹而已,今天的目的只有一个!

  风,盛夏的风,如往常一样拂过巴托的脸颊。

  脚步,急促的脚步,重重敲击每一块踩过的地砖。

  时间,流逝的时间,3小时28分的倒计时。

  荣誉,地位,生命,巴托洛米奥存在的意义,都将在今天被再一次的改写和奠定!

  巴托猛得顿住脚步,鞋底与沙地发出巨大的摩擦声,他跑的满头冒汗,呼吸在清晨的冷风中化成白雾,在他面前矗立着一座三层楼高的餐厅,只不过看起来好像还在装修的样子,二层楼以上的部分还罩着建筑围栏。五六个在门前打扫的员工在见到巴托后纷纷点头问好,其中一个给巴托拿来了替换的衣服。一边换衣服的巴托一边忙着给员工们布置任务:谁谁谁,再去清点一下库存,肉一定要足够;谁谁谁,看看盘子都擦干净没有;谁谁谁,把桌子再摆一遍,一定要确保靠窗的位置阳光充足,活动空间大;谁谁谁,再去查一下军火库,火枪和西瓜刀人手一份,务必要扫除妄图阻扰的各界人士。

  衣服换好后的巴托身穿猩红色毛脖滚白边运动服,金属扣的牛皮皮带下是一条束腿方格长裤,敞开的衣服里,清晰的黑色纹身画在胸口正中,被摩丝抹得直挺挺的冲天发型绿油油得像把茂盛的葱,此外还有鼻环,獠牙,机车靴。一众小弟也全都画风统一,充分展现后现代朋克艺术与复古原始野味的混搭审美。在巴托布置完后,众人躬身齐吼一句“知道!”吓得路过的一只野狗流着哈喇子一路狂飙。

  赐给我力量吧,路飞前辈!

 

  ——「时间:8:00am」——

 

  在闹钟持续响了半个多小时后,艾斯终于一把推开路飞的门,按停了路飞床边的闹钟,再从路飞的被窝里把吹着鼻涕泡泡的路飞给揪了起来。

  “起床了!”

  “啊——不行我好困啊,哎,艾斯你怎么来了啊!”

  “不是说要赶火车吗,怕你不起来所以我一早就来了。”

  “哦……这样……哦……ZZZZzzzzzzzz……”

  “不准睡了,快起来穿衣服……喂喂喂,我不是肉!”

  面对八爪鱼一样直往自己身上爬的路飞,艾斯当机立断扛着路飞进了洗手间。

  接着就是一阵花洒的嗤嗤的水流声。

  “啊,好冷!”路飞的声音伴随着一下小小的喷嚏,“艾斯你不冷吗?”

  “啰嗦,刷牙,洗脸,换衣服!”

 

  ——「时间:8:29am」——

 

  巴托最后检查了遍准备好的一盒签字笔是不是都有墨水,然后安心地关上了抽屉,对于他这种行为,正在擦玻璃的贝拉米翻了个白眼,他转过头,却正好看到对面已经关了好几个月的豆浆店,不知什么时候换了新的招牌,现在正缓缓的升起铁卷门。

  “巴托!”贝拉米喊了声,而巴托已经冲了出去。

  “你怎么在这里?”

  对面有人此时此刻就正好走出来在距离巴托一米半远的豆浆店门口站定,当然现在这家店已经被更名为“玫瑰茶餐厅”,从招牌到装潢一如眼前那人般从头到脚白亮得反光。豆浆店的新主人原本戴着墨镜口罩,就连他平时最宝贝的金色卷发居然都扎了个小揪低调地缩在脑袋后面。他的手里拿着一杯咖啡,之所以知道那是杯咖啡是因为纸杯外壁上用黑色马克笔写着“皇室咖啡”并且正正好对着外面手指都不带挡一下。

  “当然是来拿属于我的东西。”

  “什么你的东西?你给我再说一遍!”巴托双手叉腰,远看像个黑社会,近看的确是个黑社会。

  “话说,看到我不该叫我会长吗!”

  对方一这么说,巴托的脸色明显一僵,他张着嘴巴呐呐了好几下到底还是没蹦出一个字儿来,这番光景显然让说话人很得意,他故作姿态地挥了挥手驱散眼前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才慢悠悠地把眼镜口罩摘下来,这下子,卡文迪许那张让巴托后牙槽咬得吱嘎吱嘎直响的脸终于完全露出来了。

  “你只是抽签运气好才拿到1而已,这次可没这么简单了!”

  “怎么能说是运气好呢,这明明是我天生的实力!何况我才不像某人那样出过那么大的失误。”

  如果两个人都有尾巴的话,那么卡文迪许此刻就是只得意地在梳理自己自己尾巴的猫,而巴托则是一只完全炸毛的狗了。

 

  说起巴托洛米奥和卡文迪许的旧怨,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一切都要说归到「LLOF星际大联盟后援会」第一届会长选举。

  每次提到LLOF的创立,开社元老冈比亚就要大谈一遍发家史。这个组织之所以会建立起来完全是因为巴托洛米奥。当年的巴托洛米奥还不是现在的巴托洛米奥,作为X市黑街一等一的社团大佬,巴托洛米奥的日常是一部充满恐吓、群殴、沉潭、剁手指的黑色喜剧,直到有一天他去一家电器店收保护费,当时的老板正在用3×8台小电视同步播放一档网络采访节目。

  那台节目当然是关于路飞的,当时的巴托就在等店老板准备保护费的间歇,一边抖腿一边嗑瓜子的看路飞的采访,当看到路飞笑着现场吃完十只烤乳猪的时候,巴托顶多也就是在心里笑笑,想想这个小鬼头胃口倒挺大的,随后就到了节目的“惊爆秘闻披露环节”,当时负责这档节目的编导就是后来有名的电视人夏琪,人称“夏姨”,虽然台面上的身份是新闻编导,但据说黑白两道通吃,世界上没有她不知道的消息,也没有她卖不出的秘密。披露环节就是放一个关于路飞的短片剪辑视频,题目起的很耸动——“被神眷顾的幸运之男”,短短五分钟,通过群众采访,照片实录,各种画质的街头监控录像剪辑展现了蒙奇·路飞幸运值max的一生:小时候掉进动物园熊山和熊一起睡着了之后还坐着黑熊去猴山溜了一圈,小学过马路追甲虫连过十六辆车毫发无损,见义勇为和当地不良社团互殴结果和社团老大成为朋友,最神奇的是被人骗了去摸电门居然毫发无伤,简直是个真人版皮卡丘……

  主持人还在热情激昂的吧啦吧啦,电视机前的巴托洛米奥已经眼睛都看直了,在他眼前,3×8=24个路飞正在一桢桢从灰白过渡到缤纷, 3×8=24个路飞正在从一蹦一跳的奶娃娃变成精壮活力的少年,3×8=24个路飞正在开怀大笑,镜头一转,3×8=24对眼睛都晶亮晶亮的,冲着电视机前的巴托洛米奥眨巴眨巴。

  巴托沦陷了,保护费改为把店老板所有关于路飞的私藏搜刮一空。

  一个月后,巴托的社团沦陷了。

  一个半月后,巴托收保护费的街区沦陷了。

  两个月后,LLOF就成立了。

  与其说LLOF成立艰难,不如说LLOF发展太迅速了点。这种感觉就类似于你是一匹孤狼,每个夜晚都在对着月亮嚎叫,后来发现月亮只有一个月亮,而对着他嚎的狼却是一头接着一头。

  何况,有些可比狼麻烦多了。

  比如卡文迪许就是这么个麻烦的存在。

 
 

  ——「时间:8:55am」——

 

  在出门前路飞才想起来和索隆约好了也要一起去X市。

  “索隆怎么还没起来啊,我去叫他!”

  “别了吧,我来的时候都没听到他闹钟响,估计他不打算去了,他本来就对吃的不感兴趣,何况不是有哥哥陪你去吗?”

  路飞看了眼索隆紧闭的卧室门还有些犹豫,这时门外传来汽车喇叭的声音,于是就被艾斯推出了门。于是也就没发现门后垃圾桶里拔出电池的,属于罗罗诺亚的,六只闹钟。

 

  ——「时间:8:56am」——

 

  卡文迪许和巴托洛米奥是在一场由「风车橘子社」举办的网络“蒙奇·路飞周边展销会”上认识的,那个时候巴托参加展会是想要竞拍一只印有六岁路飞穿企鹅装照片的抱枕,但最后这个抱枕还是被署名为「沙鳄鱼」的买家以一个离谱的价格给拍走了,而且这位买家不仅买走了这个抱枕,还以高价买走了很多其他极品周边,唯一能够和他竞价的是署名为「火烈鸟」的另一人。最夸张的是据传言,两个人居然还私开了个拍卖室拍「和蒙奇·路飞相处的一天」,且把价格炒到了一辆玛莎拉蒂。巴托对这种不开放的拍卖行为表示抗议,另一个抗议的就是署名为「白马」的买家,然后他们两个就因为刷屏被拉黑了。

  所谓患难见真情,两个人在网上私聊了一段时间后就约了见面,而「白马」就是卡文迪许。

  巴托洛米奥刚认识卡文迪许的时候,他也是墨镜加口罩,神神秘秘的样子。据他自己说,自己是个大明星,不这样不好出门,可当时在巴托眼里他也就只是个喜欢喝浓缩咖啡,古龙水味道刺鼻的娘炮而已。卡文迪许说自己会注意到路飞完全是因为当时他的短片正好和他的电影预告片一起放在了“卟噜卟噜”站的站头,对于当时路飞视频的点击率居然比自己高这一点非常的不能忍。

  “只是个大胃王小屁孩而已。”卡文迪许一边说一边向巴托展示自己集齐的全套路飞各个阶段的学生证照片,甚至还有幼儿园花名册上的大头照。

  “一般来说我是不会注意到这样的小鬼的。”卡文迪许向巴托展示路飞亲笔签名的汉堡店叫餐号单。

  “但是很多我的影迷总是提到他让我很生气,所以就想着不能再让这个连出道都没有的家伙嚣张下去了!”卡文迪许向巴托展示路飞给小八章鱼丸子店做广告的宣传单。

  巴托想摸,卡文迪许抽走了。

  “孤品,不要用手摸。”卡文迪许郑重地摇摇头,把宣传单放进了封膜文件夹。

  “所以说,我真的是个大明星,但我不是路飞的脑残粉,我只是对他比较关注而已。”卡文迪许又喝了一杯咖啡随后戴上了墨镜。巴托已经在脑中估算等会儿去厕所开黑这小子实施抢劫的成功几率。

  最后,他们当然打过,平手,事实上,卡文迪许被巴托一拳揍昏后又跳起来的绝地反击差点把巴托打趴下。男人关系有四铁,同过牢、扛过枪、嫖过娼、分过赃。巴托和卡文迪许勉勉强强可以算一又二分之一铁吧。后来他们遇到了另一个叫克比的人,一起开黑洗劫了他的路飞收藏,这让他们的关系上升到了二又二分之一铁,之后他们发现克比居然是条子,接着双双在拘留室碰头,收藏充公,导致他们的关系最终确定在三又二分之一铁上。后来克比警官和他们一笑泯恩仇了,此乃后话,不表。

  总的来说,巴托洛米奥和卡文迪许的关系还算不算,如果没有发生那场“会长之争”的话。

 

  ——「时间:9:00am」——

 

  路飞和艾斯下楼后就发现萨波一早在那里等他们,上车前,萨波把买好的火车票一人一张,关照好了千万别搞丢了,开车前又想起来山治有给路飞准备早饭,就放在副驾驶座上顺便就让路飞坐了过来。

  “啊咧,那山治呢,他说也要跟我一起去的啊?”

  “啊,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电话那头忙的不行,连早饭都是拜托乌索普送过来的,好像是他的常客人妖姐妹会要在巴拉蒂办聚会吧,他实在走不开。”

  “哎,会吗,前天我和索隆在街上还遇到了冯酱,索隆还问他们最近在干什么,冯酱说闲的发慌呢……”

  “所以才要搞聚会呀!还有哥哥说过很多次了,不要那么称呼人妖!”

  “没关系的,冯酱说喜欢被这么叫!”

  萨波无奈地耸了下肩,然后发动了汽车,第一次点火,没点上,接着,爆胎了。

  这个时候车窗外传来自行车的铃声。

  “这么巧啊,草帽当家的。”

 

  ——「时间:9:27am」——

 

  作为民间粉丝团,最荣幸的事情莫过于得到官方的认可,这是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

  然而LLOF得到路飞的认可就有了那么点小波折。

  首先,“Love Luffy only Forever星际大联盟后援会”这个称呼是只读过36天书的巴托咬秃了一盒铅笔在他那暗无天日的地下办公室里想出来的,且那个时候能够给巴托提意见的也就只有他的小弟,除了胆量问题外,巴托知识水平最高的小弟大约也只读到小学毕业而已。所以巴托提出的全称毫不意外地获得全票通过,而当LLOF不断壮大后,似乎也没什么人对这个全称有过异议,毕竟狂热粉之所以狂热,中二也是必备属性之一。

  而路飞第一次听说这个组织是他正受邀参加“黄金乡美食节”的开幕活动,而好巧不巧,那次活动地点正好在特拉法尔加居住的K市,所以当路飞在台上剪彩的时候,罗其实就在台下插着手看着,而在他周围一众为路飞欢呼的粉丝手里除了写有“我爱路飞”的应援牌外,也有着那么几个LLOF的署名。之后事情的进展完全出乎巴托洛米奥的预料,比如路飞在台上坐的无聊居然就大大咧咧地喊罗上去陪他玩,罗上去后,路飞支着下巴晃着腿随口就问了句底下那些“LLOF”是啥意思。当时在家里看直播的巴托简直心眼儿都提到嗓子口了,小手帕都要揪出丝儿了。

  镜头一转。

  罗挑眉笑了笑。

  “是LAW LUFFY ONLY FOREVER的意思呢。”

  “那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说希望我和草帽当家的永远在一起的意思吧。”

  “我们不是在一起呢吗?”

  “这个解释起来就有点复杂了,你靠过来点呢。”

  于是罗就勾勾手指,路飞就把耳朵凑了过去,镜头一转,台下群众持续懵逼中。镜头一转,主办方放飞了一笼气球。镜头一转,路飞皱着眉。镜头一转,一群白鸽上天了。镜头一转,路飞开始哈哈大笑,罗就在一旁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镜头一转,白胡子主办方上台宣布“黄金乡美食节正式开启啦”,路飞带头鼓掌,罗悠然地拿手指点着桌面一脸满意的笑容。一片沉静后,台下传来一个妹子高亢的尖叫。

  “LAW LUFFY ONLY FOREVER!”不知道谁带头喊了一句,于是,犹如潮水一般,law luffy only forever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完全无视了主办方搞这次活动的初衷。

 

  场外,巴托洛米奥砸了电视机。

 

  ——「时间:9:45am」——

 

  坐在罗自行车后座上的路飞晃晃悠悠地向火车站前行。

  “萨波和艾斯留在后面没问题吗?”

  “没事的,草帽当家的,等汽车维修服务的人到就行了。”

  “还真是谢谢你啊,不然就赶不上火车了。”

  “正好路过,我说……”骑着自行车过了颗小石子的罗晃了晃车把手,“你抱紧点,路不平。”

  “哦……唔唔恩……”

  “你在干什么?”

  “肚子饿了……在吃山治给的便当。”

  “你就不能等会——阿嚏!”

  “特拉男你怎么了吗?”

  “阿,阿嚏,阿,阿嚏!”

  “你没事吧?”

  “卷眉当家的给你做的什么玩意儿,阿嚏!”

  “恩,梅干面包卷,据说是特制梅干呢!你要尝尝吗?”

  “卧——阿嚏!阿嚏!阿——嚏!”

  罗一个急刹车,路飞也顺势跳了下来,罗脚一撑开始狂打喷嚏。

  “你……笑什么!”罗掩着口鼻,“把你的盒饭拿远点。”

  “忍不住嘛哈哈哈哈哈哈因为你眼睛都红了哈哈哈,咳咳,不好意思,特拉男你还好吧。”

  “我对梅干过敏!”

  “这样哦,我马上吃完就好了。”路飞开始往嘴里猛塞,然而不知道山治用的是什么特殊烹饪方法,梅干的味道反而越来越浓烈了。

  罗开始在路边一下接着一下的打喷嚏。

  在这个时候,一辆轰鸣的哈雷停在了他们身边。

  “白痴猴子上车。”某人随手丢给路飞一个头盔。

  “等——阿嚏!”

  “基德?”

  “别废话了,上车。”基德轰了轰油门,路飞坐了上去,鉴于之前坐罗自行车的经验,路飞自觉自动地把手搂了上去。

  “上、面、一、点。”基德一字一顿地说。

  “喂。”罗还在一下下打喷嚏,基德瞟了他一眼,随手拿走他刹车上夹的火车票。

  “早点去看医生吧,小喷壶。”

  哈雷开走了,留下一地尾气……

 

  ——「时间:10:00am」——

 

  “你只是抽签运气好才拿到1而已,这次可没这么简单了!”

  “怎么能说是运气好呢,这明明是我天生的实力!何况我才不像某人那样出过那么大的失误。”

  “别给我提那恶心的特拉法尔加,我告诉你,他今天要是还跟来,填他的水泥我都准备好了!”

  “随你怎么说咯,总之这次路飞的礼物我势在必得!”

  “做梦去吧,路飞前辈一定会在我这里吃到最满意的料理,我可是准备了杀手锏呢!”

  “你一个黑道出身的小混混会做什么东西,呵呵不好意思,我之前可是在贵族学院特训过高级厨艺呢!”

  “路飞前辈到我们这里的时候可是中午啊,你最好祈祷自己别睡着,到时候隐疾暴露可就不好了。”

  “什么隐疾,只是普通的梦游症而已!”

  “你那能叫普通的梦游症嘛!”

  “够了!别吵了,路飞的订婚礼物,是属于妾身的!”

  “谁说那是订婚礼物的啊!”×2

  “还有你又是谁啊!”×2

 

  ——「时间:10:20am」——

 

  当基德和路飞一路跑进火车站的时候,火车正拉响汽笛缓缓离站,路飞停顿了一秒就开始撒腿狂奔,基德紧随其后,当路飞跳上最后一节车厢后,他探出身子伸直手臂绷紧指尖直到基德握住他的手,猛的一跳,两人双双跌到在车厢里,某个不怕死的小鬼用笑声咯得基德耳朵痒痒的。

  “真是谢谢你啊,差点以为赶不上了,都和雷欧他们说好了。”

  “毕竟也是本大爷想的方案嘛,作为卟噜卟噜网站第一个户外360°跟踪直播视频,可也指望你好好做呢。话说你设备都带来了吗,连线都OK嘛?”

  “昨晚不是都试过嘛,没问题的,毕竟是基德做的嘛。”

  “我擦你个白痴猴子,废屁什么,告诉你要是你中途断线,劳资废了你。”

  “你这不是跟着我嘛,断线了到时候再修嘛!”

  基德不吭气了,低着头捏了会儿手指,猛的抬起手掌把路飞一头被风吹乱的头发揉的更乱。

  “你在预告里说会在这次直播过程中随机选一个人送一份礼物,到底是什么啊?”

  “现在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嘛,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

  “你个小鬼,可别搞出什么乱子……”

  “基德你……是也想要吗?”

  火车似乎咯噔了一下,又一路呼啸而去,风声大得把两只耳朵都灌得满满的。

 

  ——「时间:10:48am」——

 

  巴托发现一夜之间X市多了很多陌生人,那些原本熟悉的面包店,甜品屋,快餐连锁店纷纷都换了主人,有了新的名字,新的招牌,店门都已打开,却没有人吆喝也没有人点火。

  目的早已路人皆知,眼神都已心照不宣,每个人都在静等着某个家伙的到来。

  距离路飞宣布的X市五月五日美食之行全程直播,还有11分50秒。

 

  ——「时间:10:55am」——

 

  “哎,真没想到,检票的时候基德的票居然是伪票,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路飞扛着背包,背包里装着收发器。他摸了摸肚子,已经感觉饿了。

  X市最大的美食商业圈入口已经近在眼前了,路飞不由得加快脚步,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大。

  每一场未知的旅程于他都是精彩丰呈的冒险。

  “哎,那是什么!”

  路飞打开了录制器,向某个建筑飞奔而去,镜头晃动中,一栋高大建筑呈现在在线同时收看直播的十五亿人眼前。

  “哈哈哈哈是我的铜像呢!”

  是了,一尊巨大的,有三层楼高的,戴着草帽,甩着小披风,欢快挥手的路飞酱铜像赫然出现在眼前。路飞发出大笑,他的脑袋挤进屏幕里,和自己的雕像合影。

  “真是个有趣的地方呢哈哈哈哈哈哈,那么就——”

  “い——た——だ——き——ま——す——!”

 
 
 

  The End

    

      更新结束。合掌!!解脱了!!

      

      感谢每一位给我留言点心点推荐的人~♡


评论(17)
热度(287)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