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海贼同人][克力架×路飞]甜味派对(4-5 / 13)

作者:diemoony

配对:克力架×路飞,卡二路,其实本质我觉得是大妈团→路飞的故事

分级:G

声明:以克力架为视角,时间线遵循原作卡二和路飞大战之后。私设如山。

          是送给啾啾太太的~~٩(ˊᗜˋ*)و✧

前文:【1-3】

===========================

  【4】

  

  其实和卡塔库栗从糯米屋里走出来,我们根本没有打架,似乎所有的力气都随着步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之前忽视的疼痛开始密密麻麻地折磨起我来。我捶了他一拳,他拍了拍我的背,比欧文温柔很多。哈,不愧是我们所有人都最尊敬喜爱的哥哥,我不由得这么想。

  我们没再说一句话,他转身回那个糯米屋里,而布琳跟在我身边一起慢慢地往回走。

  这段路程我们似乎心照不宣都走得很慢,但是也没有人说话,直到看到蛋糕城屋檐的轮廓,我才清了清喉咙,我讨厌每次都由我挑起话头的感觉,但是好像醒过来后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有很多问题似的。

  哦,路飞也应该有很多问题,可惜他全部“忘记”了。

  “记忆果实真是很好用吧。”我说。

  “是因为哥哥们觉得那个果实对战斗一点用也没有才给我的。”布琳目视前方,毫不客气地说,夏洛特的大部分人都知道,她从来不是表面上看起来楚楚可怜的样子,这个三眼恶魔女。

  “所以呢,他是全部都忘记了吗?”

  “……是想不起来。也不是全部。”

  我们“沙沙沙”踩在草地上,坍塌的结婚蛋糕的甜味还在空气里浓烈的释放,有点恶心。

  “永远都这样了吗?”

  布琳顿了顿,我虽然抬着头,眼角还是看到她抓着黑皮箱的手指绞紧了起来。我创造的巨大的饼干战士就跟在我们身后,雪亮的剑刃不小心割断了布琳几根垂下的发梢。

  “是把他过去的记忆都封闭了起来,只要他不硬去想,就不会想起来。”

  我想起连我和他战斗的记忆一开始都是纯黑色的,被封印的记忆就算不是全部,也是大部分了。

  “硬去想会怎么样?”

  布琳叹了口气:“那就像用脑袋撞墙。”

  “看起来就是那个傻瓜爱做的事。”我哈哈大笑着说,同时不能控制地想起“傻瓜”捂着脑袋痛苦的样子。

  “如果怕他想起来的话,把过去的记忆直接毁掉不就好了。”

  我也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地说出来,但这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布琳一下子站住了,扭过头来瞪着我,我懒洋洋地看着天,挠了挠下巴,然而很久之后,布琳都没有退缩,我便只能重新看向她。

  “克力架哥哥,记忆是灵魂的一部分。”布琳严肃地说,“你之所以成为今天的你,你的性格、习惯、思考方式、战斗模式,都是过去的经历一点点塑造的,这些经历的证明就是记忆,即使你不能清晰地记得一切,它也完整地存在在你的身体里,强行把一个人大部分的记忆毁掉,他就和一个空壳没有区别。”布琳微微吸了口气,“这不是妈妈所需要的路飞……也不是卡塔库栗哥哥需要的。”

  可能是空气实在太甜了,我反胃的感觉也越发强烈。

  “你的封印能保证他绝对不会想起来吗?”

  布琳抿了下嘴,没有回答我,她又不紧不慢地走起来,我停在原地几秒,只能跟上她。她黑色的皮箱在五彩斑斓的蛋糕城里显得分外扎眼。我想起来蒙多尔告诉我卡塔库栗和布琳最近经常不在国里,综合刚才的情况看,我猜是卡塔库栗带着布琳去抓获很多和路飞接触过的人,窃取他们的记忆来作为他们篡改的素材。

  真是用心良苦啊……需要做到这个地步?

  即使做到这个地步也要把他留下来吗?

  我始终没有确认这件事情,我还有很多事情最终都没有问出口。

  到达蛋糕城后,我和布琳就渐渐分开了,彼此也没有很认真地说再见。

  走出很远后,我回头,始终觉得还是能看见那座关押着路飞的糯米屋,事实上当然不可以,我想,大概是我的见闻色增强了吧。

  说到底,是件好事……吧。

  我浑身疼得愈发厉害,迫不及待躲进强大坚硬的饼干铠甲里,我迈开步子,强大、坚硬,我感觉好多了。

  我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了。

  

  【5】

  

  妈的。

  人类大概就是越告诉自己不要想越忍不住要想的生物。

  事实上我很意外我居然忍了一周多才又走回到那座糯米屋前,我的脑子里一直在想关于路飞和卡塔库栗的事情,事实上根本一回家,也许在回家的路上就在想了,实在太奇怪了,怎么看都不应该是理所当然就坦然接受的事情。

  当我走到糯米屋门口的时候,新的一批更强大的霍米兹拦住了我的去路,原来是卡塔库栗给它们下了命令,在路飞养病期间,除了他不可以再有其他人接近这里,这真是莫名其妙的命令,如果路飞真的成为了我们的弟弟,那么哥哥来看弟弟还需要向另一位哥哥通报吗?虽然打趴下这些霍米兹用不了我多少时间,但是只要我露出一丁点反抗的意思,他们就会通知卡塔库栗,我插着手在门口站了会儿,最终还是作罢了。

  并不是打不过,而是不想显得我非进去不可!

  我昂首挺胸走过那群狐假虎威的霍米兹,走进了诱惑森林里,我没怎么犹豫,不过如果真的有人问起的话,我也想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总之我用饼干制造了一个“卡塔库栗”并且钻了进去。

  只是看起来像而已,但是糊弄那群霍米兹应该够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糊弄过路飞。

  当我顺利打开门的时候略有些不安地想,如果他叫起来或者攻击我的话……

  啊,我们已经不是敌人了。

  

  事实上,我的一切担忧都是多余的。

  或者说,事实的变化永远都远超人的预期,即使有卡塔库栗的预见能力也不能保证未来的百分百确定。

  

  路飞根本没有怀疑我,因为当我进门的时候,他正面朝下地倒在地板上,血撒得到处都是。

  “喂,你!”我飞快地跑过去一把抱住了他,“你怎么了吗?”

  他整张脸都红了,紧闭着双眼软绵绵地倒在我怀里?

  难道是因为想不起来真的把自己脑袋撞破了吗,这个傻瓜!

  “你醒醒,你醒醒……”我拍着他的脸,他也毫无反应,我立刻抱起他朝门口跑。

  “——噗嗤。”

  “……”在我就要开门的时候,我还是听到了某个白痴憋不住发出的偷笑声。

  “你……”他妈的!

  我把他狠狠地摔在地上,他依旧紧闭着眼睛,顽强伪装成是一具尸体。

  “你根本没事吧!”我生气地说。

  “不,我得了再关在屋里就会死的重病。赶紧把我送出去吧。”尸体居然老老实实地回答了我。

  我重新冷静地环顾四周,那些一开始被我认作是血迹的东西根本是番茄酱而已。

  我抓着路飞的脚把他重新拖回到房子中央,再狠狠甩在沙发上。我双手撑在他耳边,同样不屈不挠地瞪着他。一会儿,路飞偷偷睁开了一只眼睛,在看到我就看着他的时候,他的眼睛终于完全睁开了。

  “你生气啦?”他眨了眨眼睛,猛得坐起来。如果不是我反应快,我们肯定要撞在一起。

  在后退的过程中,我撞到了身后的柜子,稀里哗啦,引发了更多一些东西的倾倒,造成的破坏倒是和路飞不相上下了。

  “你赶紧去把脸洗一洗!”我还是有些手忙脚乱,只能学着卡塔库栗的声音吼他,他正趴在沙发上看着我,下巴支在叠起的手背上,听了我的话,他刮了刮自己的脸皮塞进嘴里。

  “是番茄酱啦!”

  我当然知道是番茄酱!喂,你这样好脏啊!

  用语言根本不可能让路飞停止舔番茄酱的动作,我又冲进浴室随手抓了条毛巾甩到他脸上。

  “你干嘛?”他顶着毛巾继续毫无自觉地嘬着手指。

  说实在的,这个时候我其实就已经完全认命了。

  我走过去,抓起毛巾给他仔仔细细擦起脸来,擦干净后,又顺便攥着他两只脏兮兮的爪子给他擦起来,反正都擦了,两只脚也沾到了地上的番茄酱,通通给他擦干净得了。

  路飞在巨大的毛巾里毫不羞愧的“哈哈哈”直笑,他似乎把这当成是我和他的游戏,在毛巾里钻来钻去。

  卡塔库栗你是什么毛病为什么要给他留这么大的毛巾?

  我按着毛巾抓他,感觉到他柔软温暖的身体在我手掌下滑动。

  “好痒啊好痒,全部吃掉不就好了。”

  吃个屁啊!

  我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看过路飞,当然他之前和我打交道的时候也完全不是现在这幅乖顺可爱的样子,虽然我也没养过猫崽狗崽这类无聊还烦到死的东西,但小时候好歹看过妹妹们照顾各种小动物,感觉眼下的路飞便是和那些玩意儿差不多。这样一个小小的海贼到底为什么会有勇气挑战我们的妈妈呢?意识到我在不自觉揉路飞脑袋的时候,我立刻收回了手,他妈的,绝对是因为卡塔库栗实在太高的关系,他哪有这么小。

  为了缓解尴尬,我……开始拿着毛巾擦家具上溅的番茄酱,之后我收拾掉那些被我碰下去的东西,整个过程中,路飞依旧坐在沙发上,撑着肩膀,晃荡着一对光脚丫看我,我在前面他就撑着脑袋支在膝盖上,我走到后面他就爬到沙发背上。

  “你就没点别的事情好做吗?”

  “在这里我还有什么事情好做!”他声音了充满了埋怨我,不是,是埋怨卡塔库栗的意思,“你说我病好了就可以出去了,我已经完全好了,不信你看!”

  他说着就蹦到我眼前,把他那张愚蠢的橡皮脸死命地扯成各种搞笑的形状,我在饼干里其实已经笑了出来,但是卡塔库栗看起来还是严肃的样子,还好他总是常年逮着围巾,不然路飞一定会起疑吧?

  “你不信吗?不信你摸!”他固执地说,并抓起我的手按到他脸上,即使隔着饼干我也意识到他摸起来真的非常柔软,这就是橡胶果实吗?完全不是和我打架时攻击力超强的样子,原来不裹上武装色他是这么脆弱的吗?原本是一只手,后来我就忍不住两只手都用上的揉捏起来,而路飞真的非常听话,不管我怎么揉他,他都眼睛晶晶亮的充满期待地看着我。

  咳咳。

  为了缓解尴尬和羞愧,我……开始拖地。

  “我到底什么时候能出去!”他双手叉腰踩在了拖把上,老实说,我真的应该揍他一顿,但我想起卡塔库栗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兄弟姐妹发过火,他虽然不常说话,但很维护我们。我把手搭在路飞肩膀上,把他整个拎起来,对的,我也发现他非常的轻,像棉花糖一样,我把他放到沙发上按着他坐下。

  “你真的生气啦?”他仰起头看我。

  “没有。”我摇了摇头。

  “唉,不要生气了。”他自说自话地张开手臂,得益于果实能力,即使卡塔库栗比他大上很多,他也可以一圈一圈地缠绕上他,把他紧紧抱在怀里,我看到路飞黑色的毛绒绒的脑袋蹭着卡塔库栗的肩窝。

  “不要生气啦,又不是第一次了,为什么今天就这么生气呢?”

  我从没想过他是这么和卡塔库栗相处的,那么现在卡塔库栗会怎么做呢?

  “我没有生气。”我记忆中只有卡塔库栗冷漠严肃的样子,我紧紧被路飞环抱着,只能翻转手掌,很不幸,如果不想弄断他的臂的话,我只能拍一拍他的屁股。

  手感也不错。

  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路飞冲我咧开一个个大大的牙齿闪闪发光的笑容。

  “那你今天怎么还没拿出甜甜圈给我吃?”

  

  ……原来是因为这个吗?!


TBC

虽然我觉得克力架路是我搞的all路里最拉郎的【喂】但搞起来真香!

大家七夕节快乐哦!!!



评论(32)
热度(557)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