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Kingsman同人][并不是很CP的蛋梅]感受自然(广东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妈蛋居然是这样的题目(。

不写作文好多年了,随便走个~

 

===============================

 

  “恩,那个……”

  “就是……你有没有……”

  “我是说就是……”

  “到底是什么?”Roxy不耐烦地甩了甩头发,她一只手优雅地撑着下巴,一只手随意摆弄着桌面上的小口径P7,从枪口正对Eggsy的现实来看,催促意味十分明显。

  “就是……”Eggsy勾了勾手指,在Roxy前倾身子时在她耳朵边嘀嘀咕咕了几句。

  “你不是开玩笑吧!”Roxy立刻站了起来,她一边迅速地和Eggsy拉开距离一边紧张地四处张望,好像随时会从哪里伸出一管狙击枪正中她的眉心。

  “难道你没有过这样的想法?”Eggsy撇嘴。

  “当然没有,怎么可能!”Roxy猛地吸了口气,“那可是Merlin……先,生!”她故意狠狠强调了最后的称谓,挥舞在空中的手指似乎都在做无上的致敬。然而Eggsy不为所动,他耸了耸肩,用鞋尖点着地面。

  “正因为是Merlin,这件事才比预想中的更久地折磨着我。你想有没有可能,如果我好好计划,先做点让他开心的事……随后在个恰当的时间,我告诉他,郑重地告诉他,会不会就……”

  Roxy用看泄露了的病毒装置的眼神看着他,在Eggsy冲他瘪嘴和眨眼后,Roxy又用看小鸡电影中注定陪跑的男二号的眼神看着他。

  “Eggsy。”她的声音轻柔下来,像在抚摸一只受惊的小猫,“如果你坚持的话,祝你好运。我只想说,万一你发生不幸,我希望能照顾你的巴雷特*。”(*指巴雷特M82A1狙击步枪)

  

  对于一个曾在东伦敦街头叱咤风云的少年来说,得不到同伴的支持并不会打消太多的热情,事实上当他西装笔挺,左胳膊挎着伞,右手拿着报告文件夹,对着镜子花了20分钟以上的时间打理头发,擦得锃亮的皮鞋跨进Merlin办公室的时候,计划就已经开始了。

  “早上好,Merlin。” Eggsy轻快的嗓音打破了室内空旷的安静。

  “我把报告给你带来了,关于这次西雅图的任务我完全按照你的指示没有一点自作主张。”

  “你是不是还没吃早饭,我给你带了蔓越莓朗姆曲奇和黄油面包,顺便还有日本煎茶,你还要咖啡吗,我可以再跑一趟。”

  “哦嘿,你今天换了新的毛衣吗,看起来比上次的颜色更深一些?我觉得很好看。”

  “JB不知道为什么毛有点掉色,我想它还是更喜欢你过去给他用的香波,我能问下牌子吗?”

  “哦,你听说了吗,Roxy最近好像在跟一个阿拉伯帅哥约会,你说这跟她一个月前的任务有关系嘛?”

  Eggsy顶着僵硬的笑容自说自话了大约五分钟,期间Merlin一直保持着除了手指其他身体部分纹丝不动到令人肃然起敬的姿势,敲打着他的高科技发光键盘。好吧,Eggsy已经连Roxy的秘密都说完了,他搜肠刮肚地想着话题,最终意识到只有一个他还没有涉及,正如英格兰旅游百科第1页第23行写到的那样:让我们来聊一聊天气吧,朋友。

  “Merlin,你觉得今天天气怎么样,会下雨吗?”

  Merlin终于敲下了一个比之前力度稍稍大点儿的回车键,原本滚动着数据和弹窗的大显示器一下子退回到Kingsman的标志,暗下去的屏幕让Eggsy清楚地看到自己正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的神情。

  “早上好,Eggsy。”

  “报告按惯例放左边第三个文件夹,谢谢你的早饭。香波是West夫人柑橘味,但毛发变色一定和你喂的食物有关,Kingsman的医保同样承担宠物医疗的部分。如果你想追求Roxy并不需要和我报告,我们不支持也不反对办公室恋情。”

  “最后。”Merlin修长手指拿起板子点了下,“伦敦今天多云,不下雨。”

  “你还有什么事?”Merli抿紧的嘴唇几乎拉成一条直线,镜片的反光让人看不到他的眼睛。

  “呃……我觉得我这次报告写的很不错,你要不现在就看看?”

  Merlin做了个非常危险的眯眼,从他眉间的褶皱深度可以看出危险程度大约是橙色,然而最后他还是拿起了Eggsy放在桌角的文件,三分钟后,上面画着各种红圈和波浪线的No.20156803147号文件在Eggsy的目送下被放入了归档盒。

  “还有事吗?”Merlin翘起腿,在膝盖上一下一下地敲着那支红笔。

  “呃……嗯……呃……”眼神随着Merlin手腕上的尺骨茎突上下晃动,Eggsy的大脑仅仅能让他意识到自己正在发呆这一事实。他又嗯嗯啊啊了会儿,直到Merlin打了个响指。

  “你该出去了。”Merlin指了指门。那神态动作让Eggsy想起Merlin训狗的样子,毫不怀疑,如果现在有只哨子,他可能就要对着Eggsy吹了。

  “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嘛,任何事情?”Eggsy决定做最后的挣扎。

  Merlin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他缓缓地靠回椅背,难得的沉默了会儿。

  “Hmm……”Merlin眨了眨榛绿色的眼睛,“Hmm……”

  

  Eggsy接下来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

  他在一个神秘的地下室整理30年前的Kingsman纸质文档,每张泛黄纸页的抖动都足以扬起一场灰尘风暴,当Eggsy从地下室出来的时候,他不得不高高举起双手避免在任何物件上留下黑手印直到爬了五层楼梯才找到一个洗手池。

  接下来他负责把10盒监听记录的内容录入电脑,又听了技术部一场昏昏欲睡的新式武器报告会并把核心内容浓缩在一张A4纸上,随后Eggsy尝试攻破一家耶路撒冷木材制造业的防火墙来获取他们的人事名单,最后他通过眼镜被告之去给20只幼犬洗澡喂食。

  当落日余晖沾上Kingsman总部尖房顶的时候,Eggsy正晃荡着湿淋淋的裤脚袖管,忙着让双手紧抓的二十条狗绳都向同一个方向运动,他头昏脑涨,西装早不知道丢在了什么地方,衬衫黏黏地吸在背上,嘴巴里还一股子肥皂水和狗粮混合的味道。Eggsy每前进一步,就得扭脖子把耷拉到眼前头发甩到后面。一只罗威纳犬此刻正宁死不屈地坐在他右脚的脚背上,一只柯基和一只拉布拉多忙着把狗绳绕满他的左腿上,一只金毛在欢快地冲旁边的斗牛梗吠叫,而最远处的一只小巴哥快要把Eggsy的手腕给勒断了,却扭着头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露出无比委屈的表情。

  Eggsy仰天发出一声长叹,当他低下酸疼脖子的时候,他看到Merlin正站在对面望着他。

  他像是从地里突然冒出来一般,穿着一成不变的深咖色毛衣和一看就是整个Kingsman最舒服的裤子,他的两手随意地按在板子上,夕阳在身后把他整个人拉的又高又直还闪闪发光。当Merlin出现的时候,20只幼犬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他们瞪着一颗颗黑豆眼睛看向Merlin,在他露出微笑的时候争先恐口后地跑向他的脚边。Eggsy松开了绳子,对于这些之前惹是生非的小狗崽此刻乖且谄媚地蹭Merlin鞋跟的行为嗤之以鼻,他居然连口哨都不用吹。

  “Eggsy。”Merlin叫他,声音出乎意料的温和。他慢慢走向Eggsy,带着流动的狗仔河,逆光一点点被落在身后,当Eggsy终于能完全看清他脸时,他发现Merlin在微笑,可能是吹了风的关系,Merlin的鼻头和耳尖都红红的,而那古板的方框眼镜竟然在此刻让他看起来像个随和的老好人而不是动动手指就能炸掉一群人脑袋的王牌特工。

  Merlin有一双深情的眼睛。

  Eggsy记得Roxy曾经陶醉地描述过,那让他打了个寒颤,而现在他又打了个寒颤,为了感到认同的自己。

  “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知道今天是我生日的,但你居然坚持到了现在……”Merlin扶了扶眼镜,如果这不是Merlin,Eggsy一定会以为对方在掩饰害羞,“所以谢谢你,Eggsy。”

  唔噢……

  唔。噢。

  唔!噢!

  他完全搞错了!并不是这样!

  Eggsy在心里狂喊,类似于他又被踹下了飞机而这一次真的没有带降落伞的那种“啊啊啊啊啊天啊啊啊啊啊啊法克啊啊啊啊啊怎么办”的心情。

  但此刻,Eggsy当然不再是当年那个初上贼船的小伙子,他已经成长为了一名合格的特工,有着三年的Kingsman经验,经历过了各种血与硝烟的考验,那让他起码可以保证自己露出一个镇定完美的笑容。

  “生日快乐,Merlin。”他自然而然地接道,语气神态天衣无缝,“那么我可以提一个小要求嘛?”

  Merlin挑了下眉毛,但是他没有出声,Eggsy抓紧了这个机会。

  “我能,摸一下你的头吗?”

  

  “Roxy,你就不想知道Merlin的脑袋摸起来是什么感觉嘛?”

  “天哪,Eggsy,你个……”

  

  一切在这一刻变成了爱•伦坡笔下的惊悚小说,沉默是不断下降的钟摆,底端是锋利的刀刃,而沐浴在Merlin平静目光下的Eggsy就是深陷坑底的囚徒。他随时可能被利刃一切两断,又无比热切盼望着能够早日迎来最后的宣判。

  Merlin噘了下嘴,不知道是要说什么还是舔嘴唇,总之那很快速。接着他又走近了点,完全站在Eggsy面前。在Eggsy捶雷般的心跳声中,Merlin稍稍低下了点身子。

  上帝上帝上帝上帝上帝,上帝,上——fuck!fuck!FUUUUUUCK!

  Eggsy颤抖着手指,他希望自己的指尖能有点知觉,别所有血液都往脑袋里灌。

  他的脸烫极了,脚像是要陷进地里。

  他沉重的呼吸覆盖了周围所有的声音,他视线模糊一半因为汗水一半因为紧张,他的两片肺此刻似乎也罢工了,Eggsy偷偷汲取着氧气,全世界只剩下了眼前Merlin的光脑袋。

  提问:当夏娃第一次摸到苹果的时候她在想什么?

  去问Eggsy吧。

  他的手指正贴在Merlin的脑袋上。

  

  《感受自然》又名《Merlin老师有一颗天然的光头》

  

  The End


估计是篇零分作文,特别当阅卷老师是哈老师的时候…………◔_◔

评论(8)
热度(62)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