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XFC+Inception混同][EC+EA]Uncertainty(死坑)

这两个真心太萌了!!捂脸哭!!!!

我爱【大家长带小盆友】设定啊!!!

时间点大部分依托于XFC,也就是EC在一起,Erik还没有去找Shaw报仇的时候吧。

基本上有点半架空了。

 

 

=============================================

【1】

 

当Charles刚刚摆好棋盘的时候,Eames像一阵风一样穿过房间,他撞到了桌子(或者说故意撞到了桌子),棋盘上的棋子倒下,互相碰撞,一只黑棋皇后画出大半个弧最终越过桌角往金红花纹的地毯上坠去,下一个瞬间,是的,我们不能说一秒,属于Eames世界的时间刻度太精细了,他在千分之一秒,或者万分之一秒的更小间隔里抓住那只黑皇后,又把棋盘稳稳的扣回桌面,当Charles开口的时候,那些棋子都恢复原状,好像什么都未曾发生过。

"Eames……"Charles交叠着手指,他棕褐色的头发软软地垂着,不像平时他教授学生时那样一本正经的打理得服服帖帖,Erik坐在他的对面,他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当他看到Eames的时候,他交换了一下交叠的腿,以此来表示他略微的不满。

“不要老是炫耀你的能力。”Charles温柔地提醒他,声音就像个故作严厉的兄长,“你的能力应该用在更有意义的地方。”

“比如?"Eames扯起嘴角笑起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苹果和一把小刀,他熟练地削着皮,然后切成片。

“我希望你在拿苹果的时候,和Andy说了谢谢。”

“哦,没关系,我想她还没有发现。”

Eames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他靠在Charles得沙发旁边,嘴里嚼着苹果,当吃完后,他开始无聊地抛拾着那把小刀。

当小刀第二次在Charles头顶飞过的时候,Erik抬起手指把那把刀钉在了地毯上。

“不要考验我的耐心,年轻人。”Erik的口气不是很好,他其实已经忍Eames够久了,在他看来这个家伙就是一个不知进取的纨绔子弟,仗着自己的能力胡作非为,时空跳跃是很强大,但同时也很麻烦。他现在熟练掌握了如何移动自己,并开始慢慢摸索着怎么掌控时间。Erik和Charles遇到Eames的时候,他正妄图从银行的金库里拿一些他所谓的“零花钱”。Charles用脑电波试着和他沟通,而他在Charles的脑子里说了一大堆黄色笑话。

“其实我也很想走……”Eames用手遮着嘴,向Erik前倾身子做出讲悄悄话的样子,声音却大得足够整个屋子的人都听见,“但是有人拜托我留下来。”他意有所指的冲Charles抿了抿嘴。

“当你学会正确使用自己能力的时候,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Charles并不生气,他已经开始走棋,并示意Erik专心投入到他们的对弈里。

Eames又无所事事地在他们房间里溜达了一会儿,翻翻这个看看那个,他被禁足在这座大庄园里,虽然他可以随时跳跃到他想去的任何地方,可是Charles会在他脑子里说上一大堆烦心的话。虽然一开始还有点新鲜,这里有很多和他一样异变的人类,而且还提供温暖的床和可口的食物,可是Eames很快就厌倦了,他渴望能够出去,在各种昏暗的小巷子里跳踢踏,路过那些浓妆艳抹的流莺的时候,偷一个吻,再去随便什么银行的金库里拿点钱。Eames喜欢偷盗,他爱干这个,而且在能力觉醒前,他已经非常擅长。

他喜欢偷任何可以偷得东西,金钱,首饰,或者秘密。

Eames坐在沙发上撑着下巴,目光落在远处下棋的人身上。

“Eames,不要动不该动的脑筋。”Charles突然开口提醒他。

“Shit!你他妈的能不能别读我的脑!”Eames觉得被冒犯了,他提高声音抱怨着,下一刻他脖子上的项链瞬间勒紧,把他狠狠地惯到地上。Eames觉得那项链就像要嵌进自己的皮肤,他的指甲扣进地板,发出刮擦的声音。

“我说过了,不要考验我的耐心。”Erik警告着,脸上是一丝不容置喙的假笑。

过了几秒或者更久,Erik才松开桎梏,Eames大口地呼吸着,他趴在地上咳嗽着,抬起湿润的眼瞪着不为所动的Erik。下一刻,他从房间消失了。

“你该温柔一些。”Charles一边笑着一边移动自己的车,“Eames只是从小没被教好,你知道那些资料,这不是他的错。”

“这里是孤儿的并不只有他一个。”Erik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带着冰冷,他闭了闭眼睛,向后靠了靠,“有时候铁血的教育手腕往往更有效率。”

Charles笑了一下,并没有再说什么。

他们又下了几步棋。

“你刚才没有读他的心?”

“他的心事都放在脸上太好猜了。”Charles摇摇头,“我不会随便去读别人的心。”Charles抬起头看着Erik微笑,“在这幢房子里的,都是我的家人。Erik,我从不随便窥探家人的思想。”他这样说着,目光停留在Erik的脸上,他坦然地直视着他,却在说话前露出斟酌思索的表情,“我信任你们并且愿意分担你们所希望共享的事情……”

“我要吃你的马了。”Erik突然低下头,躲开了Charles的目光。

 

【2】

今天,当Eames一如往常的想要从二楼的厨房拿走下午茶甜饼时,他没想到自己会被人逮到。那个家伙穿着白得发亮的衬衫,当时正坐在咖啡壶的旁边看书。Eames路过他的时候,瞥了一眼他正在翻阅的东西——一本他连名字都念不出的外文书。

哦,书呆子。Eames想。这里到处是这种不爱说话脑子里塞得满满的,呆板无趣的怪咖。

不过Eames发现这家伙长得不赖,就比自己差了那么一点点,他甚至花了点时间在那个家伙身边坐下来,Eames凑近了点,看到他长长的睫毛和一双抿得紧紧的唇,他嗅到他身上清新的皂角的香气,扣子严肃地扣到了最上面的一个,他的指甲剪得短短的,头发半长且卷曲,在某个时刻里他皱了皱眉,想要眯起他好看的棕色眼睛。这个动作被无限的拉长近乎静止,却带来一丝灵动的吸引力。

Eames站起来,他把手伸向了橱柜里的小甜饼。

“如果是我,就不会那么做。”

Eames听到他这么说,他只停留了几秒,在他离开前,却被人逮了个正着。他微微有些惊讶地转过身,他停下来回到正常的时间里,咖啡壶吐了个泡泡,而白衬衫淡定地翻过一页书。

“你是怎么……”

“如果你能多看点书,或者起码去听几次讲座,你就会明白你那可笑的能力没什么好炫耀的。”

哦,有意思。Eames吹了个口哨,他满不在乎地托着放小甜饼的托盘,大声地拖过旁边的椅子在白衬衫身边坐下,又重重地把托盘放到对方的书上,在对方皱起眉看向他时,Eames愉快地抓起饼干塞进嘴里。

“……”白衬衫无声地瞪视了他一会儿,把自己的书抽出来合上。Eames吞下最后一口饼干的时候,对着他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Love?”

这个称呼让白衬衫眯了眯眼,他并不准备回答他,他坐得很直,即使在自己的椅子上,他的背距离椅背也有一段距离。白衬衫用一种审视的眼光打量着Eames,看得他心里发毛,随后他笑了一下,语气里带着懒得掩饰的无奈。

“Charles教授让我……恩……看着点你。”对方顿了一下,他说的时候扭过头,看起来分外的不愿意。

“这么说Charles给我找了个小跟班?”

“是监督。Mr.Eames。”白衬衫快速地纠正他,“起码得阻止你那些坏习惯。”

Eames摸了摸下巴,白衬衫说话的语气就像学前班里唯一一个得到老师眷顾的优等生,他看Eames的眼神里积聚着满满的不屑和说教意味,Eames觉得自己该生气,可他最终笑了出来。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Eames歪了歪头,他笑起来总有点坏坏的,带着一点年轻人常有的嚣张。

“别再去做那些小偷小摸的事情了,你让教授很困扰。”

“哦,天,你就是老师常常挂在嘴边的乖乖学生。”Eames啧啧地感叹着,“要我告诉你你尊敬的Charles教授是个怎样的人吗,上次他用他的超能力和我进行所谓的脑电波交流,我给他说了一段英国流行的黄色笑话,结果他用法语给我讲了个更加糟糕的。要我给你复述一遍吗?说的是一个妓女……”

当白衬衫竖起一只手指的时候,Eames以为会有什么杯子飞过来砸中他的脑袋,但事实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只是制止自己再说下去。

“我想我比你更清楚教授是个怎样的人,他看起来亲切但不代表他好欺负。”如果Eames没有看错,白衬衫偷偷地笑了一下,“总之我已经答应了教授要保证你别再惹祸,我想我们都别让对方难做好么?如果你可以乖乖的呆上一个月,你就可以出去溜达溜达,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样,离开这个庄园。”

Eames本该十分的欢欣鼓舞,但现在他觉得这就像他的自由需要别人的批准。怒气在他心中悄然积压,可他还是保持着自己的笑容,懒洋洋地瘫坐在椅子上。

“我想,这之中有那么一点点的问题。”Eames缓缓的说,用自己的膝盖碰碰对方,“如果你真的要看好我的话……我希望你起码能够跟得上我。”

当Eames说完最后一个音节的时候,他从他的座位上消失了。

白衬衫沉默地望着空落落的椅子,没露出惊讶或者生气,他只是淡然地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再次把那本厚重的书翻开。

【3】

Eames很快发现的确不该小看所谓的“老师口中的好学生”。

他并不明白白衬衫是怎样找到他的,但是他总能找到他。他并不是立刻找到他,而是在Eames经历了好几个空间跳跃,累的气喘吁吁的时候,悠然地踱着步子找到他,而且他总是算的很准,在Eames没有力气进行下一次空间跳跃的时候。

“你缺乏练习和控制,你该和Hank聊聊,他可以帮到你,你能量消耗得太快了。”白衬衫插着手悠闲地靠在门上,低下头欣赏瘫坐在地上的Eames。

“哦……呼……那个大脚怪?”

“注意你的用词,Mr.Eames。”

Eames哼了一声,他准备再溜走一次,可是突然的白衬衫一把捏住了他的肩。

“别勉强自己,我可不想告诉教授你迷失在时空跳跃里。”对方蹲在他身边,手掌贴在Eames的肩膀上,这让Eames产生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放松,疲倦一点一滴的消失了,而力量就像被人所引导着流遍全身,他擦了擦头上的汗,竟然轻松地站了起来,而白衬衫还蹲在地上,当Eames去碰他脸颊的时候,他抬起头,眼眸里闪过琥珀色明亮的光。

“感觉好多了,恩?”

“你做的?”

对方笑了一下,带着点小得意,就像秋日里偶然滑过的明媚阳光,不过他很快收住笑容。

“现在你还准备继续蹦跶下去吗?”

“暂时不。”Eames伸了个懒腰,“你为什么总可以找到我?你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白衬衫撑着下巴侧头看Eames的表情让他意识到他似乎有点疲倦,Eames向他伸出手,白衬衫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住那只手站了起来。他的眼睛现在不再闪光,又变成了平静的棕色。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能力。”他思考了一会儿,在Eames以为不会得到答案的时候,状似随意的延续了话题,“我只是比别人更加擅长感知周围的环境而已。”

“恩……你的意思是你是通过感觉找到我的?”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每个生物都含有不同的能量,你在时空跳跃时,在我看来就像在一张地图上不断闪现的点。当你能量变弱且长久的停在一个地方的时候,我就来找到你,你是这样。”

“所以你看起来我就像是绿色的点?”

“能量是有很多表现形式的,Mr.Eames。”

“哦~那就是说你可以看得出来我有多么的帅。”

“你的厚颜无耻让人印象深刻。”

“谢谢夸奖。”

他们像熟识了多年的朋友一样,你来我往地拌了会儿嘴,Eames笑着拨开一缕白衬衫额前的头发,才让他意识到两个人靠的很近。对方咳嗽了一下,动动身子想要拉开距离,可是Eames没有松开拽着白衬衫的手,他顺势把对方拉得更靠近自己,他凑上去,尽可能的贴近他,而对方一直在后退。他又闻到那干净清新的皂角香味,从白衬衫的领口里淡淡的发散出来,Eames把他堵在墙角里,看对方不高兴地抿起嘴看他。

他总喜欢折磨自己的嘴唇,在紧张不高兴或者愉悦的时候,抿它们,又或者露出牙尖咬着。

“现在你感觉起来我是怎样的?”

“你血液流速比刚才快了千分之三,大脑正变得兴奋,脑内的十二个分区协同运作在产生更多的肾上腺素,多巴胺,内啡肽。你的汗腺正在分泌更多的汗水,血管内压增加,体温升高,而你的呼吸间比三秒前散发出更多的费洛蒙,哦,刚才又涨了一点……”

“所以呢?”

“无聊。”白衬衫最后得出这个结论,他再一次推了推Eames的胳膊,虽然依旧没有什么效果,他眯起眼睛瞪着Eames,而Eames一点也不在乎,乖宝宝眼神的杀伤力只是负值,何况他可不是什么掌握杀伤性超能力的变异人。

感知。白衬衫的超能力是感知,这听起来是多么的软绵而温柔。Eames想,他有义务教导他更有意义地运用自己的超能力,就是Charles一直挂在嘴边的那一套。

“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把‘你对我有意思’说的这么无聊的人。”

“可惜你不是第一个对我有意思的人。”他翻了个白眼,“人类要比自己想象的更容易发情,也更容易忘记。”

“哦,听这炫耀的小语气。”Eames忍不住心情更好,他发现白衬衫要比他想象得有趣的多,他又一次把目光停留在对方的嘴唇上,且故意缓慢地舔过自己的嘴唇。当他倾身凑上去要求一个吻的时候,对方僵了一下,Eames一眨不眨地望进对方的眼睛里,他吃不准自己到底会不会真的吻他,但是看白衬衫紧张很有趣,他们在一个呼吸纠缠的距离里对视了几秒,白衬衫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他就越发卖力的微笑,对方终于发出轻轻地哼声,就像一片羽毛滑过Eames的心口。随后他温暖的手覆盖上了包括Eames心脏的那块皮肤。

现在Eames只要再低一下头就可以知道白衬衫的嘴唇到底是什么味道了。

“你知道心脏之所以可以跳动,依靠的是心肌细胞的自律性传递兴奋,而这本身也是一种能量。”白衬衫慢悠悠地说着,就好像在谈论一则刚刚从报纸上看到的新闻,“生命的律动真的很美妙……”白衬衫慢慢按压着Eames的胸口,“我可以触摸到,他们摸起来就像滑动的水,我可以用手指搅动它们……”

白衬衫这样说着,他微微侧了侧天,就好像要亲吻Eames的脖子,Eames看到他眼角皱起的纹理,伴随着一闪而逝的亮光。

“或者……像这样把他们截断。”

Eames听到这句话的同时,他觉得自己的心脏突然被麻痹了,起先是一种钝钝的感觉,但很快的,他明显感觉到心脏一次剧烈的收缩,他眼前花了一下,猛地深吸一口气却发现呼吸困难,他向后退去而白衬衫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以防止他躺倒到地上去。

那就像经历了一次,切切实实的,电击。

“看。真有趣。”对方这回是真真实实地笑起来,居然还露出了酒窝,他笑的几乎眼睛都看不见了,眉毛弯曲成诡异的角度。

“现在我想我们以后的相处会更融洽。”他给Eames整理着衣服,无辜的语气就好像刚才他并没有妄图让Eames心脏停跳。

Eames心有余悸地欣赏对方胜利者的姿态。

“对了,我叫Arthur。”白衬衫大大方方地向Eames伸出了“友谊之手”,“很高兴认识你。”

Eames又深深地吸了口气,他看着Arthur摊开的手,刚才的感觉还清晰地停留在记忆里,而罪魁祸首就在自己面前笑得人畜无害。

“那么也很高兴认识你。”Eames拖长了音调。

Eames,Arthur读过他的资料,他的档案里有是几行白纸黑字的关押证明,戳着各种形状的机关印章。他的姓来自于第一个收养他的家庭,不过他从那户人家逃了出来。Arthur知道他八岁起就在伦敦街头混迹,他偷窃他人的钱财,第一次的收押原因是在街上调戏一位英国贵妇。当他发现自己的超能力后,他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Arthur想,外面的人真是弱爆了,驯服Eames根本没什么难的,啊哈哈,我一定会让Charles和Erik刮目相看。

事实证明,这个时候的Arthur的确是个本质意义上的乖宝宝,他可以敏感的感知世界上一切流动的能量,脑袋里却还运转着类似于学校里绩效考评体系的东西。

他渴望被赞扬,而之后Eames尖锐的指出,Arthur只是想要被认同而已。

之后,非常久之后,直到Arthur终于成为了个成熟冷静,决策力超群的“泥棍子”,而Eames即使依旧玩世不恭,却可以守护住自己同伴的背后的时候,Eames依旧喜欢用他含混的伦敦音一次又一次的提起这件往事。

Everybody knows,I am so naughty.

他总喜欢这么开头。

Eames就这握住Arthur的力道把他拉了过来,在对方做出反应前,Eames狠狠地咬了上去。

“下次见。”他最后说,满意地朝Arthur破皮出血的嘴唇眨了眨眼,随即快速的消失了。

 

在Charles接收到Arthur气愤的怒吼时,他看到Eames正好出现在远处的塔楼顶上,他捂着脸大笑,又冲着天空挥舞着手臂喊着什么,同时Arthur开始说脏话。

Charles离开窗户并且暂时截断了和Arthur的沟通。

"他们相处的不错。"Charles点了点头,而Erik确定他看出了Charles脸上享受乐趣的表情。

“我还是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Erik刚从书桌前抬起头,他在一张地图上用红色的笔画着一根根线条,Charles并不想让他的目光落在上面,但他不由自主地看到了。所有箭头,所有标注,所有Erik一笔一画写下的记录都指向同一个人的名字。

那是个Charles没法找到的家伙,他对他最后的记忆固化在一个浸润了海水咸味的夜里,钻石墙阻断了他对Shaw的追踪,可是他却遇到了Erik。

他跳进冰冷的海水从背后拥抱住Erik,他是那个时空里Charles唯一触摸到的暖。

Charles在口腔里暗暗咬着舌头,他想要和Erik谈一谈Shaw,谈一谈他脑内那疯狂的复仇计划,这样的次数远比Charles真正说出口的次数要多得多,可是Erik不想谈这个,这在他的认知里是个只需要实践不需要讨论的问题。属于他的桌子里永远放这个那个关于Sebastian Shaw的文件袋,过去他会在Charles不在的时候翻看他们,当那些纸张都被他捏得皱巴巴的时候,Charles安静地靠在门上看着Erik,并告诉他,他不需要这样。

Shaw在那一晚之后就彻底失去了踪迹,他和他疯狂的变异人团伙好像人间蒸发了,于是Erik唯有用仇恨来标记他的存在。

“我们会帮你找到Shaw的。”Charles轻轻地敲了敲Erik的手背,“一切等找到之后再说。”这是他第二次说这句话,距离上一次已经隔了快两个月。

Erik把地图草草的对折放到了桌子的一边。

“没事,总会找到的。”他有些疲倦地说,目光掠过窗户外绿油油的草地和偶尔经过的人群,他看到Raven正和Alex他们在不远处聊天,而Eames已经在远处的塔楼上躺下晒着太阳,Hank,Sean,Candy,Ted……他们找到了十多个变异人,这是他和Charles一起找到的,来自于世界各地,他们把他们带回来,使他们受到庇护,更好的学习如何使用自己的能力。

其实Erik觉得……觉得这真是太“Charles”了!

Charles是个温和且喜欢循序渐进的人,带着点小资产阶级的高雅和不切实际的理想化,所有人都学习得太慢了,Charles显得太过的耐心悠闲,变异人喊他教授,这让他们就像一群在完成特定学业的大学生,Erik所经历的是完全相反的成长方式,Shaw就像一只紧跟在他身后的豹子,用利齿催促他竭尽全力的奔跑,他必须变得更加强大,一开始是为了不再失去,最后是为了活下去。

可是Erik从来没有反对过Charles这种方式,就像Charles无论表现得多么不希望Erik去报仇,但依旧每天都在致力于寻找Shaw。

互相尊重。Erik给自己这样一个理由。

又或者Erik也默默地想过,如果自己在年轻的时候遇到的是Professor X,那么一切会是多么的美好。

 

The End?

评论(1)
热度(8)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