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盗梦同人][EA]See you next time

Title:See you next time

Author: diemoony

Pairing: Eames/Arthur

Rating:G。大过节的不能太激烈!

Warnings:作者是个只顾自己爽的人,我本来准备给大家码甜文的,但是写到一半实在写不下去了……so,这是一篇不甜的文!

非甜文才不是虐呢,嘤!大家元旦节快乐~

summary:AU。想写了很久的兵匪文!!!!喜欢看敌对关系真心闹不住!_(:3」∠)_

=================================================

 

【A】

“站住!别动!”Arthur拿枪的手很稳,他站着,把每一下呼吸都压抑在胸腔里。黑暗的巷子里弥漫着一股子腐臭的酸味,从老旧水管里渗出的水滴滴答答地落下来。Arthur向前挪了一步,眼睛牢牢地绞紧黑暗中那个背对自己的人影。

“举起手来!”Arthur命令道,并且又向前踏了一步,他看到那个黑影举起了双手,他比自己预想得更强壮,Arthur追着他跑了三个街口,现在他不知道自己离警队有多远,他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枪。

“转过来!”Arthur微微抬了抬手腕,对方犹豫了一下,发出一声很轻微的叹气声,随后他慢慢的转过身来,灯光把他大部分的脸藏进阴影里,可是Arthur还是认出了他。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喉咙发紧,刚才一顿猛跑没发出的汗现在突然湿漉漉的贴在他背上,风一吹,就冷到骨子里。

“Hi,darling……”Eames叼着牙签,举起的右手晃了晃,“好久不见。”

 

【1】

Arthur和Eames告别的时候,Arthur送他到警校门口。那个时候他还穿着学员服,理着寸头,人高却瘦,汗衫的下摆总喜欢塞到衣服里。那一天的太阳特别大,晒得脖子一片火辣辣的疼。Arthur就那么站着,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再看到Eames把手伸到自己面前。Arthur把包递过去,可眼前的手一下绕开了,转而按到了他的脖子上。Eames的手出乎意料的冷,低温的掌心契合着Arthur后颈曲起的弧度。这不是Eames第一次这么做,过去Arthur会把自己的手附上他的手背,或者拧着他的手腕把他甩开,可现在Arthur只想抬头叫他别闹了。Arthur试着挣扎了一下,对方是卯着劲儿不让他动,Arthur只能盯着水泥地上他们的影子,看他们扭动着靠近再远离。他们无声的僵持了一会儿,Arthur的手还笔直地拎着包,固执地不肯弯曲一下,随后他就听到Eames笑了起来,轻轻的混着气声,像羽毛一样从心口上擦过。他手上的包被接过去,当Arthur抬起头时,正好看到Eames把包甩到背上。

Arthur皱起了眉,其实他想踹他一脚,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可开口却是哑着嗓子问他:
“为什么你手这么冷?”

Eames冲他眨眨眼睛,丰厚的嘴唇弯了弯。他笑,总带着点言不由衷的意味,这让Arthur从来没法完全的相信他。

比如说现在,Eames说:“我出来前握着冰矿泉水好久专门等着冻你一下,darling,你相信吗?”

Arthur小小的哼了一声,他还想再说什么,教官却在远处吹响了集合哨。

“Eames……”

“我得走了。”Eames打断了Arthur,他转过身去的背影太过潇洒,抬起手告别的姿势太过流畅,于是Arthur到底准备说什么忽然都忘了。他只记得Eames对他最后的告别句是:

“Darling,下次见。”

 

【B】

“别动。”Arthur又说了一遍,他突然提高的音量让Eames止住脚步。Arthur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他觉得手臂绷得发麻,食指停留在扳机上,他想起前些日子看过的一则警员因痉挛而走火致死的报道,想了个开头就一发不可收拾的越想越多,走火枪支的型号,致死人员的现场照片,记者极具煽动性的描述,像破碎的剪影闪过眼前。他稍微活动了一下肩胛,把枪口悄悄地偏离Eames的致命部位。

“你在这里干什么?”

“Arthur。”Eames耸了耸肩。Arthur等了他几秒钟,意识到他并不打算解释。

“你贩毒?”

“技术上来说,不是。我只是来帮着看场子。”

“……你被警校开除后就干这个?”

没有回答。这次Arthur等得足够久,直到Eames缓缓地放下双手他都没有再开口。

当Eames走到Arthur面前的时候,Arthur才意识到他其实有3年没有见过Eames了,他的头发变长了,腮边留着看上去就很扎人的胡渣,他胖了一些,穿着花哨的衬衫,胸口无所谓的敞露着,Arthur在滋滋闪烁的灯光下看到陌生的黑色线条,他意识到Eames纹身了而且不止一个。当对方伸出手触摸到他脸颊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把枪口戳到了Eames的脑门上。

“操,你在贩毒!”

Eames沉默了一下,他的手指停留在离Arthur很近的地方,这让Arthur闻到了大麻,酒精,火药,他们浓淡不一的混合着,标示着一个今非昔比的现实。

“你可以逮捕我,警官。”Eames收回手并拢并伸到Arthur面前。

“为什么?”Arthur没有动。

“我在赌场欠了钱,只能给对方打工啊。”Eames没有再说下去,他嚼着牙签,肩膀懒洋洋地垮着,他说这些看起来没有一点尴尬或是内疚。Arthur捏紧了手指,黑色的枪口压迫着Eames额头的皮肤,那里因为压力而失血变白,Eames却在枪口下露出无所谓的笑容。他灰绿色的眼睛镇定而坦然,就好像他只是在和Arthur谈论今天的天气。

“欠多少?”

“宝贝儿你这是要替我还债吗?”

“多少?”Arthur手上使了力,“如果你再和我开玩笑,Mr.Eames。”Arthur顿了顿,“我真的会开枪打你。”

Eames吹了个口哨:“看,这才是一个警员该做的事。darling,我欠的太多了,你还不起。”

“你看的这个场子是Fischer的,这你知道吗?”

Eames微微点了点头。

“今天过后,他的地盘就全清干净了。你……别回去了。”

Eames眯着眼睛盯了Arthur几秒,当他确定Arthur是认真的时候,他笑起来,他一只手捂住嘴,侧过头去,却笑得直打颤。

“Arthur,Fischer不是只有这一块地盘,黑道也不是随便可以赖账的地方。利滚利,这笔账不是那么容易还清的。”Eames好不容易才止住笑,他又把自己的脑袋按回到Arthur枪下,这个动作让Arthur瑟缩了一下。

“而且,谁说我不喜欢干?”

下一刻,Arthur用拿枪的手狠狠地砸了Eames的下巴。这一下没有犹豫且充满力度,Eames趔趄了一下,他很快地稳住身形,嘴巴里却弥漫出一股血味,他的牙齿磕破了嘴唇,而下巴上的伤让他每说一个字都感到疼痛。

“你可以逮捕我。”Eames只是这么说。

Arthur像不认识一样望着Eames,他站在那里,握枪的手微微下垂,他深呼吸了几下,牙齿在口腔里咬紧,这让他的面部肌肉紧绷。Eames嘴角的血没有擦干净,他的下颚开始肿起来,他不再笑了,不自觉地握着拳头做出防御的姿势。Arthur看着这样的他,嘴巴里干得犯苦。

他其实有很多话想和Eames说,比如这些年你到底去了哪里,比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比如……

"我很热意这么做,Mr.Eames。"Arthur笑了一下,他希望自己真的笑出来了。

 

【2】

“See you next time.”

Eames每次和Arthur告别的时候总喜欢说“下次见”。Arthur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是他们去警校报道。他往自己的宿舍走,手里是一沓乱七八糟的表格,他转过墙角,看到一个男人正靠在门上抽烟,他穿着白色的汗衫,头仰起露出滚动的喉结,白色的烟雾在他指间缭绕。Arthur愣了一下,他的宿舍在那个人旁边,Arthur路过那个沉迷在尼古丁里的男人,他旁边就有禁止吸烟的标识牌,但他什么都没说。Arthur只是安静地把钥匙插进了自己的宿舍门。

“hi,你好。”当Arthur打开门的时候,他听到那个人这样打招呼道。Arthur扭头,那个男人正看着他,他一边的肩膀还撑在墙上,嘴巴里吐出一缕白烟,他看过来的眼神很友好,Arthur沉默地冲他点了点头。

“别去告密好吗?我想这大概是我这两年抽的最后一支了。”他露出一个非常虚假但圆滑的笑容,丰厚的嘴唇弯起的弧度要命的好看。

Arthur依旧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把自己的行李丢到木板床上,随后他出来锁上门。

“你还有吗?”Arthur平静的问,对方一瞬间愣了一下,他张了张嘴但很快真正地笑起来,他从口袋里掏出烟盒。

“最后一支。”他把那支香烟抖出一半而Arthur娴熟的夹过来,就着Eames给他打起的火点燃香烟,两个还陌生的男人一起靠在门上,在寂静无人的转角分享最后吞云吐雾的时光。

当Arthur在地上踩灭烟屁股的时候,男人用开玩笑的语气问他:

“如果刚才我说我只有那一支了你怎么办?”

Arthur耸了耸肩:“那就算了。”

“哦,其实我们可以分着抽。”

“哦。”Arthur皱了皱眉。

“讨厌间接接吻?”对方凑过来,压低了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耳语。Arthur扭过头想说些什么,但对方快速地,就着Arthur侧脸的角度印上了一个吻。嘴唇几乎在刚触碰到的那一刻就分开了,所以Arthur还没来得及惊讶,陌生的男人就已经大笑着退开了,“你尝起来像薄荷糖,还不坏。”

Arthur想骂滚你的,然后把他过肩摔到地上再踩几脚,可是他得花费很大的力气来克制自己不要很娘的捂上嘴并且努力忽视自己奔腾起来的心跳。

那个吻太轻了几乎不能算存在过,Arthur短促的呼吸了一下,他抿了下嘴唇,意识到后觉得越发羞耻。

对方歪着头饶有趣味地盯了Arthur一会儿,在Arthur下定决心无视校规开揍之前直起了身子。他没问Arthur叫什么也没有说自己叫什么,他只是笑吟吟地摆了摆手。

“下次见吧,红耳朵~”他愉快地说着并飞也似地溜掉了。

Arthur觉得自己该生气,可事实上他只是看着地上徒留的一星半点还没有被风吹走的烟灰,他用脚去碾他们,结果蹭出一条条灰色的痕迹。

这是Eames和Arthur第一次的见面。此后他们之间的每一次告别都由Eames来完成。Arthur怀疑Eames是不是特别热衷由自己结束谈话,并且把这当成一项成就,像是集满一百个“下次见”换一瓶啤酒啥的,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果然太神经质了一点。

 

See you next time.

Eames总这么说,而每一次他都能成真。

 

【C】

Arthur揍向Eames的第一拳被对方截住了,他挑起眉没有任何犹豫地踢了过去。Arthur曾经是警校的散打冠军,不过他知道Eames并不比自己差,他很有技巧而且灵活,他只是懒得拿冠军。

他就是这样一个讨厌的家伙,有能力做好很多事情,却总是懒得去做好他们。你必须给他一点动力,比如输的人帮对方洗一个月衣服,打一个月的饭什么的,大家做好约定,这样往往Eames会赢上几次,绞着Arthur的手把他压在地上得意地唱《伦敦大桥垮下来》。

不过现在已经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了。Arthur踹中了Eames的肋骨,他听到他在黑暗中发出痛苦的吸气声,而他自己刚才被击到了脖子,他觉得头晕想吐,可是谁也没有退缩。

“我以为你不会反抗的,Mr.Eames。”

“哦,Arthur,你知道我喜欢开玩笑。”

“哈,真好,起码你还是有一些没变是不?”当Arthur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伤心难过,他拳头捏得死劲,没有留一点儿劲地去揍Eames。他们从来没有这样不遗余力地去痛殴对方,Arthur用手臂抱着Eames的脑袋往墙上撞,而Eames用腿抵着把Arthur狠狠地压到墙上,他们听到骨骼清晰地摩擦声,听到拳头击打到肉体的冲撞声,他们互相用言语伤害直到气喘吁吁再也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单词。Arthur的眼角被打破了,血流下来模糊了他的眼睛。他的手撑在地上想要站起来,可是腹部疼得要命。Eames并不比他好多少,他站了起来,但是没走几步就摔倒在了Arthur的身边,Arthur大声地笑起来,他用脚去踢Eames的肩膀,他成功地踹了他一脚,Eames哼了一声,在Arthur曲腿踹他第二脚的时候,Eames抓住了他的腿。

“打够了?”Eames顺了顺气,他摇晃了一下脑袋,汗水沾湿了他的头发,他眯着眼睛看了看Arthur,发出一声丧气的鼻音并摇了摇头,再抬起脸的时候,Arthur的抢抵在了他们之间。

Eames握着Arthur的警用配枪,一动不动地抵着Arthur的腹部。

Arthur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路灯离他们很远,黑暗笼罩着他们,Eames看不清Arthur的表情,他只能看到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烁烁,Eames熟悉这双眼睛,他不止一次的凝视着他们,贪恋地看着这双眼睛里只有自己的影像。他保持这个秘密,并因为独享它而兴奋。Eames稳稳地握着枪,手指勾在扳机上,枪口贴着Arthur的小腹,Eames能感觉到Arthur的每一下呼吸都顺着枪管蔓延到他的手上,清晰而沉重。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开枪,Arthur……但是……”Eames及其缓慢地,一个字一个字说着,“我会。”

那看着自己的目光消失了,Arthur闭上了眼睛,就好像熄灭了世界上所有的光。

 

【3】

“我从没有一边洗澡一边唱过lady gaga。”

“我从没有在教官的茶杯里放过蝌蚪。”

“哦darling,其实除了蝌蚪还有过别的……”

“闭嘴!喝你的!”

“我从没有给所有的生活用品贴过标签!”

“并不是所有的,Eames!”

“你宿舍的任何一样都有标签,包括你的牙刷,我看见了,在……”

“闭嘴,我已经喝了!我从不玩3P!”

“恩~好孩子喝多了终于开始重口了嘛?我从没有一个人看着建筑杂志手淫~”

“你怎么会知道!哦你个卑鄙下流无耻的混蛋!!”

“嘘,darling,你要吵得大家都听到吗?”

“我从没有穿过颜色跨越4个色系的衣服,也没用过任何皮毛或者羽毛的饰品!”

“哦你是在夸奖我吗?”

“不!是人身攻击!”

“我们现在喝的都一样?”

“差不多吧,你那边有几瓶?”

“好吧……唔,最后一个……我从不和自己不爱的人玩‘Never have I ever ’游戏……”

“……”

 

【D】

他们接了一个伤痕累累满是血味的吻。Eames凑过去,Arthur听到衣料摩擦的声音,感觉到温热的呼吸拂过脸颊,Eames看到Arthur的眼珠在睫毛下滚动,他停了一会儿,侧着头,如果Arthur这个时候睁开眼睛,他会看到Eames那珍而重之的眼神,他把Arthur圈在自己的阴影里,他笼罩着他,包覆着他,用自己的目光和呼吸去占有他,他认认真真的看着Arthur,一如两年前那个喝醉的夜晚。

Arthur。

Eames默念着他的名字,像一个虔诚的教徒。他的吻暖得烫人,Arthur的喉间发出一声类似于低吼的呜咽,他挣扎了一下,曲起膝盖弓起肩又揍了Eames一拳。

但这并不会让任何人停下,他们两个都知道这点。所以很快的,Arthur摁住了Eames的脖子为他打开了唇齿,他们像两条干渴到极限的鱼一般吮吸对方,Arthur的拥抱疯狂地像一个报复,他搂住Eames的肩背,指甲抠着他的皮肤,好像要把他嵌进自己身体里。Eames的一只手安抚地摸着Arthur的背,但是在对方一个响亮的吮吸声后,一切都如他们的呼吸那样变得炙热急促。

他们的世界昏暗而急促,只有彼此。

Arthur整个人都被摁在了墙上,而Eames倾覆着他,他们半坐着,为对方弯曲自己寻找尽可能多的触碰。Arthur的衣服被拉了起来,Eames摸索着他那随着动作凸起的骨骼,用虎口去熨帖Arthur的腰线。那柄枪在纠缠中再次真实地触碰到了Arthur,他瑟缩了一下并猛然睁开了眼睛。

就好像陷在一个过往的梦,迷醉而甜美,却因为迟来的冷空气而被冻醒了。Arthur的眼神晃动了一下,很快又变得锐利起来,他竖起所有的棱角用冷漠武装自己,这个时候,Eames正在侵犯Arthur的下唇,他笑了起来,整个人贴着Arthur在颤抖。

他狠狠地咬了一下Arthur。

“操。”Eames低着头拉开自己,“操他的。”

Arthur不知道他在骂谁,他从没见过Eames这么生气。

“Arthur……”Eames再抬头的时候,他又在笑了,那种熟悉的,Eames式的,言不由衷的笑容,“不要追我,OK?”Eames晃了晃手枪,“我只是个小混混。”

Eames试探着退后了一点,他盯着Arthur,而对方只是漠然地瘫坐在墙角。

Eames看着Arthur,看着Arthur把目光落在出自己以外的任何地方。

Eames一点一点的退后,小心的把枪放在离Arthur几米远的地方。

“Byebye,darling。”他说。

这一次不再是See you next time。

 

【0】

“77915,从现在开始,你的档案会从警校的公共档案里删除,只有你的教官和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你的一切行动都有我们负责,你直接向我们汇报。最后问你一次,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长官!”

 

Cobb已经很久没有接到Eames电话了,他被半夜吵醒,手机执着地响个不停,Cobb第一时间听出那个铃声来自那部专用手机,他没有立刻接,而是想看那电话会响多久。

他以为Eames死了,他参与卧底行动3年多,而最近一个月都没有按时向他汇报。

手机执着地响着,Cobb终于按下了接听键。

“听着,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是没有太多时间了,Saito已经动摇了,你必须帮我促成这次的交易。”

“Eames。”Cobb思考了一会儿才开口,当他发现Eames还等在电话那头的时候,他很惊讶,“你不是个心急的人,你那边出事了吗?”

“我只是不想再浪费时间了,长官。”

 

The End

评论
热度(7)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