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盗梦同人][EA]关于Mr.E和Mr.A的一次接吻及其他

PWP…………我想写PWP,但我觉得我没写好【喂

好想看他们再在一起拍部片啊,这对RPS是我喜欢过的最寂寞的了,好多图是P的啊,55555【内牛满面的吃着牢饭】

====================================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

这次的开始就像过去很多次一样没头没脑,他们刚出了电影院,Arthur在随口评论刚才看的电影,Eames微笑而安静的听着。然后不知道怎么的,记忆被飞速的略过了一段,再回神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昏暗的小巷子里吻的热火朝天。Arthur在Eames用舌头描摹他唇形的时候没能克制住一个白眼,于是他听到了Eames压在喉咙里暧昧的笑声。

你不专心,darling。

Eames重重的捏了一下他的屁股,他没有说话,但是Arthur知道他在表达这个。他们两个站在黑暗里气喘吁吁,电影院熙熙攘攘的人声漂浮在远处。他们互相紧贴在对方身上就像犯了歇斯底里的肌肤饥渴症。Eames的手掌停留在Arthur脖子后面,温柔而炙热的熨帖着,以熟悉的韵律抚摸着,这让Arthur发出一个急不可耐但努力克制的呻吟,他在黑暗中抬起Eames的下巴把他从自己的喉结上拉起来去索求一个吻。

没人能对这次的擦枪走火负责,这不是他们之间第一次的意乱情迷。Eames是Arthur失控的开关,这神奇的就好像Arthur只要触碰到他,他的胡茬或者手背又或者其他什么该死的地方,事态就像他们裤子的拉链一路下滑。

而Eames,恩~他总是乐见其成。

在Eames再一次舔舐过Arthur喉结的时候,Arthur死死地拽着Eames后脑勺的头发,那看不出来是在拉离还是更进一步的把Eames性感的嘴唇熔铸到Arthur的脖颈间,那是一个若即若离的状态,而Eames在那一瞬间占据了主导权。

他总是那个最坏心的家伙。

 

他们的第一次接吻,Eames厚颜无耻的把那命名为Arthur的“性启蒙”,发生在巴黎的一家小超市。那个时候是凌晨3点36分,Arthur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站在货架后面的时候抬眼看了一下挂在店门口的时钟。他们刚刚结束了一次盗梦,却因为飞机停飞被滞留在这里,Arthur从来没有和队员在任务结束后还呆在一起的历史,当然那不包括Cobb或者Mal,他们是家人而不是队员。无论怎样,Eames应该被划在“不该有过多接触”的那一条线后面,是的他们合作过很多次,他们一个是业内最顶尖的前哨,一个是业内最顶级的伪装者,这让他们时不时会凑到一起,他们总是很默契,在工作期间还会开一些在外人看来“关系良好”的玩笑。但是说真的,Arthur和Eames并没有熟识到任务结束还腻在一起,住在同一家旅馆,进行一些朋友之间的亲切交流。

至少Arthur是这么定义的。

Eames太油嘴滑舌了,他就像只永远都在发情的猫,而且不吝惜向任何人炫耀他性感的资本。他给Arthur起各种奇怪的昵称,嘲笑他是泥棍子,太喜欢开玩笑,而且不在乎场合。Arthur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神经质了,因为显然其他人并没有和Eames有任何的交往困难,但Arthur觉得他意无意擦过自己胳膊和肩膀的次数有点多。

 

在Eames手摸进Arthur衬衫的时候,Arthur死死地抓着了他,他努力呼吸了一下,其实在努力的控制自己。

“别他妈的告诉我你准备在这里……”

“当然不,darling,其实这里距离我计划的床远了那么几公里,但是我看得出你急不可耐,所以……哦,我想我不介意为你适应一下。”Eames在一个一个吮吸的间隙回答Arthur的问题,他正反复的吮咬Arthur的脖子,并计划一路向下,而Arthur只能狠狠地把他推离来阻止他的行动。

而对方耸了耸肩停了下来,但是仍然环抱着Arthur。

可能事实上只有Arthur比较饥渴的希望Eames触碰他,用他那炙热而灵巧的手指与湿润色情的吻。Eames事实上像个慢悠悠享受食物的美食家,他撩拨着Arthur,用嘴巴和他擅长的下流话逼出Arthur所有咬在唇齿间的呻吟。他有一对温暖且性感的唇,当他吮吸在皮肤上的时候,可以直接烫伤Arthur的灵魂。Arthur不会承认这些,绝不。

你看事实不该这样。

优秀的前哨不该抓着这个自以为是的,油嘴滑舌的,穿衣品味糟糕的让人切齿的“thief”在小巷子里不知廉耻的索求,但Arthur明白他和Eames之间存在致命的吸引力,这不单单是“性吸引力”什么的玩笑,那要复杂得多。Arthur原本决定按部就班,缓慢的发展他和Mr. Eames之间的关系,按照他的设想,他们最后可能会成为非常合拍的同伴,但是当Eames意识到这种吸引力是相互的时候,他就立马利用了他,并且一路开拓,攻城略地。

 

 几年前的巴黎,Arthur正缓慢的走过一排排货架,而Eames站在他身旁,一只手骚着下巴眼睛在货架和Arthur之间来回的流连。营业员是个20多岁的小伙子,他整个人趴在柜台上昏昏欲睡。Arthur其实只是下楼来买阿司匹林,他头疼的厉害,而在他跨出门的同一时刻,Eames从隔壁的房门探出头来,要求和Arthur一起下楼买点吃的。Arthur想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明确点说,是想不出什么理由可以坦然的拒绝Eames又不会让自己看起来是刻意疏远他而被追究他内心到底在纠结什么。    

“找到你要买的了嘛?”

Eames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里有一点淡淡的困意,他手里已经抓了一条巧克力,手指婆娑着一端像是随时要撕开他。Arthur保持自己的目光停留在货架上,他没找到阿司匹林,可能这家店里根本没有,他知道自己的眉毛正纠结到一起而Eames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的指尖最后停留在矿泉水上并拿起了一瓶。

“你看起来有点紧张。”

Arthur发誓Eames在不知不觉间靠近了自己一点,但他没有回头,他的眼皮不可抑制的跳了一下,随后他越发敏感的发觉Eames的呼吸越来越靠近,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像是不断逼近极限的函数,带着可预知的未来和不可抑止的趋势,Arthur在感觉“实在他妈的太近了”的那个距离猛的扭过头,他立马看到了Eames灰绿色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笑意,就像是偷腥的猫,舔着嘴唇,尾巴扫过人类的脚踝。

Eames总是那个性感的坏心的家伙。

亚瑟被吓了一跳的一下靠在了货架上,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动,他的右手还抓着那瓶水,现在自然地垂下。

“你在干什么,Mr. Eames?”

“恩。”Eames发出模糊的语音词,他微微抬起下巴做出思考的样子但其实并没有,因为他的眼睛牢牢地盯着Arthur。

"我想吻你。"

他最后这么说,厚颜无耻,坦然无比。

Arthur不由自主的咬紧了嘴唇,又在他意识到的时候很快的松开,现在他感觉到Eames的手掌包裹着他的手腕,他更加进一步的凑过来,带着逼人的热度侵占着Arthur的空间。

“你不喜欢可以拒绝。”Eames笑了一下又或者没有,因为他们靠的实在太近让Arthur难以分辨。Eames的嘴唇尝起来柔软,但却绝对不是一双女人的唇舌,这个吻的开势带着浅尝辄止的试探和笃定不会被拒绝的信心,而这在Arthur猛的反手握住Eames时沾染上喜悦和“耶我就知道”的得意。Arthur死瞪着看了一会儿对方,在Eames的舌头舔舐过他的口腔最后和他的舌尖纠缠在一起的时候闭上了眼睛。

他们最初的吻尝起来是那样的厚重而沉默,且没被任何人发现。

 

他们两个在黑巷子里互相瞪视了一会儿,最终以Arthur很泄气的哼气声打破沉默。Arthur气哼哼的推开Eames,鼓着脸,他走了几步却没有回头看他。

“不该这样的……太快了……”Arthur说得很轻就像在拷问自己,他没有回头看Eames,一个人呆呆的站了一会儿后开始迈步往光亮的大街上走,但Eames一把拖住了他把他又抵回到墙上。

“好吧,darling我知道你时不时的需要做一些心理建设,来调整你那可爱而纠结的小心思。但是不是现在……”Eames说到最后的时候拽着Arthur的手把他按到了自己的下身上,那里坚硬而炙热,“我为你而勃起,亲爱的。每分每秒都渴求你。”他用着最正经的口吻毫不犹豫的说着最下流的话,“我希望这能够说明一切。”

他又看了Arthur几秒,凑过来继续刚才的事情。

“你不喜欢可以拒绝。”

他再一次吻上Arthur,而唇齿的触碰一次比一次更加的契合。

==================================================

想要写pwp结果写了一堆废话的人……………………所以说,道路真的是漫长的……

评论(1)
热度(12)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