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海贼同人][索路]大海的歌-下

       Title:大海的歌

  Author:diemoony

  Pairing:索路

  Rating:G 。清水的我想哭

  Warnings:虐文系。角色死注目。(大概)不含糖质。首发在ZLonly论坛(http://zlonly.com/)声明一下有隐含其他路的成分,但是唯一的双向箭头只存在在剑士与船长这两个蠢货之间。

=====================================

BGM:Ripple -- Anoice

 

 

       很多年之前,大海新的王者刚刚陨落。

  唯一知道这一真相的是一位绿发的剑士。

  我们现在,要从这里开始……

 

  【3】

 

  索隆在岸边坐了一天一夜,一动不动的望着海面。

  桑尼号的影子已经看不见了。

  现在终于剩下他一个人。

  他吐出了压抑在心中的一口气,整个人都垮下来。他瘫坐在沙滩上,不觉得饿,不觉得渴,不觉得吵闹,不觉得炎热,不觉得疲倦,不觉得心痛。

  从昨晚开始,所有的知觉的停止了。

  在太阳重新升起的时候,他沉默不语的把三把剑插进了沙土之中。

  看起来就像一块墓碑。

 

  他一步步的向海洋走去,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要去做什么。

  只是想拥抱海水。

  迫切的要拥抱他。

  海水漫过了他的脚踝,他的膝盖,他的腰。

  刚下水的时候很冷,让他的皮肤泛起一阵寒颤,很快的,却感到一丝潜藏的暖,它们吸附在皮肤上,温柔的像是一个拥抱。

  索隆走的很稳,步伐不急不缓。海水终于淹没了他的胸口,呼吸开始沉闷起来,海浪打上来,让他尝到了熟悉的咸味。索隆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在那一刻,他终于看见了路飞,就在不远处,瘦削的肩膀,穿着红色的衣衫,衣角被风吹得猎猎抖动,他一手按着帽子的扭过头来,在看到自己的时候,露出惊讶的表情。路飞的嘴巴动了动。

  在听到路飞声音的瞬间,索隆猛的沉入海底。

  那是他最熟悉的口型,喊着他的名字:索隆。

 

  海洋无私的接纳了绿发的来者,或者说是吞噬。

  更多的海水灌进了索隆的鼻腔,他放弃了憋气,一串气泡在他眼前飞向天空,在接触到阳光的瞬间破灭。海水是一种幽深冷漠的蓝。索隆闭上了眼睛。他感觉到有什么在他身边游过,小心翼翼的触碰着他,大概是鱼吧。他漫不经心的想着,不知道那个家伙会不会喜欢吃。

 

  溺水的感觉,他这是第一次感受到。过去,他只能从路飞脸上去揣摩这种感受。他有一个比任何人都更加会惹麻烦的船长,他做救生员却做得心甘情愿。当然嘴上免不了要教训路飞一顿,把他从水里捞上来的时候,他总是比较乖,湿漉漉的整个人都恨不得巴在你身上,每次被勒得喘不过去的时候,索隆就会吐槽路飞的求生本能真是强悍。而路飞就抬起湿漉漉的眼睛盯着索隆瞧,恢复点力气了就笑得没心没肺起来。

  其实他溺水很难受的吧,何况恶魔果实能力者相较于一般人,更要被大海所唾弃。索隆比其他人更多次的见到路飞苍白的脸颊被海水吞没,他的黑发无生气的漂浮着,眼睛闭着,整个人被海水拖着往下沉。他得游得很快才能抓住路飞的手,死命的抱着他往上浮,阳光透过海水照射到他们脸上。怀里的躯体冷的要比想象的快,当终于冲破水面的那一刻,来自海水的桎梏退去,他们拥抱着彼此,气喘吁吁,在这个时候,路飞回拥上来的力度,莫名的让人心安。真是的,明明你才是差点死掉的那个!

  可是路飞却比谁都热爱海洋,他在岛上的时候会把双手浸到海里去触摸,常常缠着乌索普改进潜水装置让他到海里去玩一玩。他喜欢海水包围他的感受,即使会浑身无力。

  “我天生就该是个海贼。”他说这话的时候,满脸都是骄傲的神色,“我属于这片海。”

  索隆看着路飞这样会觉得害怕,其实也算不上害怕,就是觉得心脏不安的跳动。那一刻的路飞比任何时候都难以掌握,飘忽的下一秒消失掉也不奇怪。这些类似于呓语的话,路飞只对索隆说过,而索隆大部分时间只是沉默,大概是因为这样,路飞反而越发的喜欢和索隆分享他这些奇怪的点子。

  “在我尝起来,海水会有点甜哦~我们来比赛喝海水怎么样?”

  “索隆,游泳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哎,真好啊,我一辈子都只能是旱鸭子。”

  “你说我们先在浴缸里放满海水练习,再一步步的适应,会不会学会游泳呢?”

  “用橡皮气球是不是能在海里浮起来?”

  “嘛,不会游泳也没有关系啦,反正总是有索隆的嘛!”

  “啧,你可真会说。”索隆终于忍不住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对方转过脸来笑的像个小孩子。

  “反正索隆总会来救我的嘛!”

  “总也有我不在的时候。”

  “索隆不在的话,不掉进海里就可以了嘛。”

  路飞的尾音里带着轻快上扬的调子,满当当一股子理所当然的语气。索隆却被这话惊得一时不知要怎么接,他小心翼翼的去看路飞的脸,不出意外的还是一副坦然的神色。索隆在内心琢磨着这句话的逻辑转承就忍不住脸上发烫。他移开视线,却感觉到路飞趴到了自己的胸口上。

  “索隆的心跳得好快。”

  “啰嗦!”

  “索隆你生气啦?”

  “你给我闭嘴。”

  “……哦,那就睡吧。”说着居然就响起了小小的鼾声。索隆有点不知所措的支起身子,结果换来船长不满意的哼哼,路飞的手蛮横的压在索隆的肩头强迫他睡下。他们心脏的位置微妙的重合在了一起,一轻一重的应和着。

  “睡吧睡吧。”路飞的声音很轻,手掌覆盖在索隆的眼睛上。索隆看到阳光丝丝缕缕的穿过路飞的指缝留下红色的阴影。

  他也睡着了。

  手不知不觉搂着路飞的背,做出把他嵌进心口的姿势。

  连笑容都甜蜜的无法遮掩。

 

  沉得越深,这个世界就越安静。耳朵里汩汩的水流声也悄然消失了,心脏缓慢的跳动,呼吸迟缓,意识模糊。

  可是路飞却越发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他从海底升起,张开双臂,拥抱了索隆。

  他亲吻他的眼角眉梢,用脸去蹭剑士冷硬的嘴角。

  “索隆。索隆。索隆。索隆。索隆。”

  他一遍一遍呼唤着他。

  他拥抱着他,在深色的海水里,心脏像是突然被人给揪紧了,疼的撕心裂肺。

  索隆忍不住张开嘴咳嗽起来,于是咸涩的海水灌进来。

  “索隆。”路飞弓起身子,他的背后是穿透海面的阳光,模糊的光影,宛如张开的翅膀。

  “索隆我们走吧。”还是那撒娇一样的黏糊语气,却霸道无双,不容辩驳。

  索隆感觉自己的手被路飞拉扯着,整个人被海流托起,海水温柔的抚摸着他,像是被未知的力量所引导。他奋力的蹬腿去抓住路飞远离自己的手,路飞调皮的冲他眨了眨眼。他们又拥抱在一起,路飞的下巴就枕在索隆的肩膀上,他嘻嘻哈哈的笑着,声音清晰地就像来自索隆的内心。

  “抱紧一点。”索隆的内心这样高喊着,“再紧一点,让我感觉到你。”

  于是就真的觉得自己是被实实在在的拥抱着,感觉不到温度,感觉不到压力,但却无比坚定的相信自己此刻被路飞所拥抱着。

  “索隆……”那个声音还在内心呼唤着。

  “索隆明明答应我了的。”

  “去他妈的答应。”

  路飞不再说话,他们紧紧的抱在一起,海水越发的温暖,世界又喧闹起来,阳光,鱼群,声音,呼吸,即使无法阻止也都回来了。

  “不要走。”索隆挣扎起来,他的手穿过那虚无的幻影,世界颠倒,分不清真假。路飞在他的手中微笑,凑过来,似乎是一个轻轻的吻。

 

  “我喜欢索隆,喜欢的不得了不得了不得了!”

  “喜欢到舍不得你死掉。”

 

  浮出水面的一刻,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手维持了抓握的姿势,就连心脏跳动的频率都像合着另一个人的节拍。

 

  索隆离开岛的时候,选择了与指针相反的方向,他没有回头,只是努力的滑动船桨。

  离开。越远越好。

 

  【2】

  “我们的船长自己走了。”索隆这样宣布的时候,听到了耳边刮来的风声,他的鬼彻在同一时刻出鞘架住了山治的腿。

  同伴们发出惊呼,但是索隆的刀和山治的腿都不会停下。他们打得极其狼狈,完全不像海贼王的船员该有的样子,杂乱的毫无章法,死揪着对方胡搅蛮缠,只要是为了揍到对方就完全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也会受到同样的冲击。简直比任何一次他们的打架都要难看,却看得出这是他们唯一一次认真的打斗。没有人去出声阻止,因为大家都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他们的船长不见了。

  路飞,整座岛都听不到他的声音。

  山治和索隆在这悚然的寂静中缠斗着打了很久,最后索隆都丢掉了自己的剑而山治也不再用什么华丽的踢技。他们只是用最直白的体力,一拳一拳的殴打着对方。血洒在白色的沙滩上,带着一种让人焦躁的热度。

  乔巴终于不安的喊起来:“你们两个不要打了!路飞到底到哪里去了!”

  这个时候,山治正狠狠地向着索隆的下巴落下一拳,而索隆也曲起腿踢向了对方的肚子。花瓣缭乱,罗宾的手从他们身上长出来,死死地把两个伤痕累累的家伙按在地上。他们都喘着气,却不看向对方,只有脸色阴沉的可怕。娜美不知道什么时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乌索普有些慌乱的喊起了路飞的名字。然而布鲁克,弗兰基和罗宾却沉默下来。

  沉默。

  在没有人说话。

  因为真相其实是那样的近在咫尺。

 

  “路飞自己走了。”索隆吐掉了嘴里的血沫,“他说航行到这里就可以了。以后,就是大家自己的冒险了。”

  “可是路飞他到底去了哪里啊!他的身体……”乔巴的声音有些尖锐,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布鲁克的琴掉在了地上,一声闷响。

  “啊,对不起,手……手松了一下。哟呵呵呵呵~虽然,虽然我没有手!”

  “说什么傻话啊,你可是有手的啊喂,虽然只是手骨而已。”乌索普也突然这样笑着说起来,“路飞这个家伙啊,嘛,好歹也航行了六圈了,哟西!剩下的就是我乌索普大爷一个人的冒险!”

  “草帽这个家伙!呜哦哦哦哦哦,居然不和我们告别,流泪着说再见可是男人的浪漫呀!”

  “所以……所以路飞真的走了么?”

  “是啊,那个家伙,绝对是任性的离开了啊!是想和我们比赛谁先航行完剩下的部分吧!”

  “这个混蛋啊……呵……欠我的钱还没有还啊!”

  “说起来我们也是应该回去看看自己的家乡都怎么样了啊……对吧……路飞那个家伙搞不好已经回到东海了吧。”

  “呐,我们要不要去东海,也许可以遇到他!”

  “是的,是的,绝对是可以……遇到他的吧……”

  大家都这样断断续续的说着话,声音卡在嗓子眼里像是努力在压抑什么。

 

  如果哭出来的话,一直不想承认的事情就是真的了吧。

 

  于是就让我们说着轻松地,无关痛痒的话吧。

  如果保持相信的话,也许事实就真的会为此而改变,这不是路飞最常做的事情么?

  布鲁克,弗兰基,娜美,乔巴,乌索普的声音里藏着一丝哽咽,却因为开始说话了而不知道怎样停下来,努力的找着各种话题,脚像生根一样动不了。罗宾的手轻轻地搭在娜美的肩膀上,替她偷偷抹掉不断流下的泪水。

 

  “走吧。”山治的声音打断了这一切。他点了根烟叼在嘴里,捡起沙滩上自己的西装,像过去一样搭在背上。他站起身向岸边的桑尼号走去,他回头看向大家的样子温柔的一如往昔,没人想到船上的厨师会是第一个愿意离开的人。

  “绿藻头都说路飞离开了那肯定就是了。”山治点了点鞋尖,“我只是想着走之前再狠狠的揍他一顿罢了。”

  山治这样说着扭过头向海岸走去,他的身影被朝阳拉的很长,每走一步就在沙滩上留下一个脚印。索隆沉默的坐了下来,他把剑插进沙地里,擦了擦还在流血的眼角。

  所有人再次沉默下来。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动一动。

  索隆最终还是擦干了眼角的血,他神色平静,看起来就和过去的每一天没有什么差别。风静静的流动着,凉意被慢慢的驱逐,一只寄居蟹爬上了海滩,他晃荡着自己的蟹钳从贝壳里探出脑袋,他摆动着自己的八只脚来到了布鲁克掉落的小提琴前。他好奇的伸出自己的眼睛打量着,最终把自己的钳子放了上去!

  一声尖锐的e小调“re”,带着粗糙的尾音贯穿了所有人的沉默。

  “别让那个橡皮笨蛋看扁了啊。”索隆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口,他没有看着任何人,只是把目光凝注到微微泛着波浪的海面。他的声音才出口的时候,沙哑的可怕,以至于他说了几个字不得不停下来吞咽,来让声音恢复湿润。

  “喂,大家要一起走么,正好弗兰基可以开船把我们送到最近的岛。”山治突然在远处喊,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过头来,正好走到了一个阳光可以完全遮住他表情的位置。

  乔巴在这个时候大声哭泣起来,罗宾走到他身边把他抱了起来。她轻轻地走过索隆的身边却不再看他,乔巴趴在罗宾的背上看着自己离索隆越来越远,他放声的哭泣,像个人类的孩童,他抽抽噎噎的喊着路飞的名字,结果罗宾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他便哭得再也无法说出一个完整的单词。

  乌索普默默的跟了上去,他一边走一边翻着自己的包,他的头低着,越找越慌乱,一些奇奇怪怪的种子散落出来掉落在地上,开出一朵朵奇形怪状的植物,他们在阳光下怒放又很快的枯萎下去,留下黑色的茎梗和萎缩的花瓣。最终乌索普终于找到了那个狙击王的面具,他狠狠地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奋力的把面具丢向大海。他在这个时候唱起来,越唱越高。他唱着,有什么在脸上肆意横流:“生于狙击岛的我/百发百中/百发百中/噜噜啦啦噜/老鼠的眼珠/Lock on/你的心脏/Lock on/狙击之岛来的大男儿/噜噜噜……噜噜啦啦……噜噜啦啦……噜噜啦啦……”

  布鲁克这个时候拉起来小提琴,他的指骨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连带着他走起来都咔哒咔哒直响,宾客斯的酒,这首曲子曾经是宴会首选,他们一起围坐在一起,喝着酒唱着歌,曲调欢快的流淌。路飞把筷子插在鼻孔里跳着奇怪的舞步。“你是最好的音乐家。”他满意的说着,把布鲁克的肩膀捶得咔哒咔哒直响。布鲁克拉的很慢,拉了一遍又一遍,音符传遍了小岛的每个角落,又被海浪卷着沉下海底。“还好我是个骷髅,哟呵呵呵~所以我没有会流泪的眼睛。”他一边说,一边跟着曲调哼唱起来。

  弗兰基走过索隆身边的时候,在他肩膀上重重地压了一下。“我会留下一艘可以离开的小船。”他说完最后一个字就迫不及待的捂住了脸,机械的手臂撞击着发出巨响。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悲鸣,平静的海面上,桑吉剧烈的摇晃着,卷涌着海水漫上沙滩,随后又是一下,就好像桑尼号在拍打着海面,海水被激起又落下,下了一场雨。路飞的特等席湿漉漉的,水珠滚过狮子的眼睛,再直直的坠入海中。

  娜美最后才向远处走去,她刚才一直躲在人群的后面,索隆叫住了她。

  “我需要这个岛的永久指针。请把它留给我。”娜美愣了一下,但是索隆继续说,“我知道你存了这个岛永久的记录,你似乎早就感觉到了,也许比我要更早的意识到这里会是终点站。”娜美很明显的深吸了一口气,可是她紧握的拳头告诉索隆她在颤抖,她犹豫了一会儿才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指针。

  “这是唯一的一个,这个岛从来没有被命名过。所以这是唯一能再回到这里的东西。”

  “那个家伙……那个任性的家伙只和你告别实在是太过分了……”

  “不过,的确没有人能像你这样坚强吧……”

  “那就,只让你一个人回来吧。”

  然后娜美也走了,执拗的死也不回头,就好像当初她唯一一次背叛她们的时候一样,因为怕哭的样子被人看见,所以就要躲开所有人的目光。

 

  没有人说什么再见。

  再见。

  再也不会见到他了。

 

 

  路飞,你真是个混蛋。

  索隆毫不掩饰的说了出来,在桑尼号扬起帆的那一刻。

 

  【1】

  草帽团结束了伟大航路的第六圈后,来到了一个未知的岛屿。船刚挺稳路飞就甩着橡皮手飞上了岸,身后是草帽众其他人早见怪不怪的呼喝。他们的船长在之后的几年里又长了点个子,脸也越发的显出青年的英气来,但笑起来还是那副龇牙咧嘴的小孩子脸,惹起麻烦来无法无天让人无法真的生气。如果早年的路飞爱惹麻烦是本性使然,之后越闯越大的祸绝对是自家船员惯出来的。

  当大家都踏上岸的时候,路飞已经逛遍了整个岛。这个岛不大,平和而美好。路飞笑嘻嘻的转过脸对自己的船员们宣布:“我们要在这里开宴会,开三天三夜,就这样!”

  大家没啥反对的,除了乔巴略有微词的提醒路飞要按时吃药。

  船医最近其实没少对路飞发火。乔巴现在已经长成了一头健壮的雄鹿,恢复鹿形态的时候大的足以打破一切对萌物的幻想。他在几个月前发现路飞偷偷地把药丢掉后,生气的用鹿角追着路飞跑了好几圈,结果船长倒是一副委屈到逆天的样子抱怨说“药没有肉的味道,而且他很好不需要吃药”。

  乔巴露出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他不得不再次解释他的担忧:路飞虽然看起来很好,但是在给他检查的时候(即使身体检查也只能在路飞睡着后好不容易完成),却发觉路飞的所有器官都在衰竭。可是事实上路飞看起来并没有任何问题,他依旧可以轻松地战斗,畅快的吃东西。乔巴无法解释这一切,就好像路飞身体里有什么支撑着他,让他可以忽视器官自然地衰老。也许是麦哲伦留下的毒,也许是伊万打进他身体的解毒剂,又或者是其他什么。无论怎样,乔巴建议还是先吃点药来延缓器官的衰竭。

  乔巴还在苦口婆心,一片阴影移了过来,大剑豪直接毫不犹豫的抓起路飞的肩膀,顺手捞过乔巴的药剂对着嘴灌了下去。

  “给我喝!”面露修罗之色的罗罗诺亚·索隆其实还是具备相当的威慑力,何况他现在比路飞高多了,拎起路飞就可以让他双脚离地的晃荡。

  至此之后,逼迫船长吃药这件事情就成为了副船长的专属工作。

 

 

  他们的宴会还是如船长所希望的那样开了三天三夜,没有人能真的拒绝耷拉着脸的路飞。篝火不分昼夜的燃烧着。

  山治一边抱怨路飞吃得越来越多,一边不停手的料理食材,结果被路飞一句“因为山治的食物真好吃,我怎么都吃不够嘛”给噎得扭过了脸,当然还是不忘把橡皮给踹飞。路飞大笑着,手臂一甩,很快加入了乌索普和乔巴的筷子舞队伍,他和乔巴抱在一起哈哈大笑,在乌索普踩在石块上吹嘘的时候,眼睛kara kara的闪闪放亮。弗兰基和布鲁克在那边玩起了吉他和小提琴的诡异二重奏,娜美在路飞把肉汁撒到她鞋子上的时候,毫不留情的揍得他满头包。索隆在一边大口的喝酒而罗宾依旧优雅的微笑。

  他们就这样不知疲倦的欢庆着,日升日落,当大家都睡去的时候,路飞是唯一不知疲倦的那个,于是在第二天醒来时,他们得面对各种奇怪的恶作剧,脸上被画满了胡子或者堆满了花,又或者在还困顿的时候就被海水浇醒。

  他们的船长就好像这是一辈子最后的一次宴会一样,乐此不疲的狂欢着。

 

  最后一晚的时候,似乎路飞也终于玩累了。他抱着乔巴蜷缩在索隆身边,大家都围着篝火昏昏欲睡,音乐家拉起舒缓的调子,一轮月亮瓦蓝瓦蓝的挂在天空。大家说起很多过去的事情,第一次相遇,第一次战斗,流下眼泪的理由,多少次的欢乐,似乎一旦说起来就停不下来了,他们的旅程太过漫长,任何一个片段回忆起来都意犹未尽。而路飞却只是安静的听着,睁着眼睛认真的看着每个人。最终所有人都意识到路飞悄无声息的凝视而说不出话来。

  “致我们的海贼王。”罗宾突然说,高举起酒杯。

  “致我们的海贼王。”大家纷纷说道,酒水飞溅着,而路飞露出满足惬意的笑容,在下一秒就睡去。

 

 

  “罗宾罗宾?”

  “什么事啊,路飞?”

  “你还记得你以前和我说过的那个故事么?就是什么海的精灵啊,歌啊什么的。”

  “哦,那是在很久之前船员们关于海葬的传说,说是如果把死去的海员沉入海底,他的肉体献祭给了海的精灵,那么他的灵魂就会永远活在这片海洋上,无拘无束,自由无往。更有人说,在寂静无人的夜晚,听到了自己死去船员唱着动听的歌,回来找自己的同伴,保佑着他们的航行永远顺利。”

  “哦,听起来好有意思啊!”

  “路飞,这些毕竟只是传说,而且海葬已经被废弃很久了,人们总还是希望能有一个葬身之地的,何况是漂泊了一辈子的海员?”

  “不,罗宾,我很喜欢大海。因为我是在海上遇到了你们。”

  “……”

  “大家,能够永远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0】

  索隆睁开了眼睛。

  他其实陷在沉睡里,却莫名其妙的醒来。

  第一眼就看到路飞撑在他身上,默默的俯视他。他们靠的极近,距离是刚好可以看清对方脸的距离。索隆睁得眼睛发痛,却不知道为什么舍不得眨眼睛。路飞怔怔的凝视着他,瞳仁里清晰的倒映着自己的影像。

  “索隆。”路飞开口的时候,一大滴泪珠滚落下来,正好滴落在索隆的眼角,又很快的滑落下去,路飞咧开嘴角,他的笑容逐渐扩大,眼泪却一颗接着一颗的滚落下来。

  “索隆,对不起了。”他一边笑一边哭的样子让索隆紧张的喘不过气来,他觉得指尖发麻,就像掉落进一个可怕的梦魇里。他深吸了一口气才挣脱开莫名的恐惧,急急忙忙抬起手腕去擦路飞的脸,却接触到路飞瞬间跌落的身体,重重的,不受控制的砸进索隆怀里。

  “啊,该死的!”路飞小声的抱怨着,“手一瞬间没有力气了,你等我一下……”

  路飞轻描淡显的语气刺得索隆太阳穴生疼,他猛的抱紧路飞准备叫醒乔巴,可路飞却先一步的咬住了索隆的嘴唇。这其实称不上是吻,却让索隆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们大眼瞪小眼的维持着僵硬的姿势,索隆收紧了手臂,触手是难以想象的柔软。

  停在这一刻就好了,索隆想着。路飞发生微弱的笑声,就好像窥伺到这一想法似的。索隆感觉到他的的睫毛搔刮着自己的脸,接着被咬住的嘴唇松开。

  “不要吵索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止住了泪水,就好像那些咸涩的东西不曾出现过一样,“陪着我吧,我们得离开这里。”索隆迷迷糊糊的抱着路飞站起来,又似乎清楚地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他迈开沉重的步子,觉得自己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全身在叫嚣着酸疼。他们的同伴安然的沉睡着,星空下只有他和路飞两个人缓步前行。路飞走路有点歪歪扭扭,索隆干脆伸出手臂搂抱着他,他很快感觉到路飞把大部分重量架到他的身上,并对他瞥来一个感激的眼神。

  这让索隆几乎潸然欲泣。

 

  他们沉默的走了好久,只有呼吸声是唯一的交流。路飞似乎明白自己要走去哪里,眼睛一直盯着前方,直到确定离开伙伴们很远了,路飞才转过头看着身旁的索隆。

  “人总是要死的。”他说的很平静,“对不起,我要死了。”

  真的听到这句却没有想象中的震惊。索隆停下脚步,他们就面对面的在夜空下站着,索隆微微低着头,他用仅有的一只眼睛死死地看进路飞黑色的眼睛里,那里黑的看不到底,也许潜藏着太多的东西,也许空无一物。路飞在这个时候伸出手想要遮住索隆的眼睛,却被索隆狠狠地抓住,动作里是显而易见的怒气。索隆是真的想抽刀砍了路飞,可事实上他只是死死地抓着路飞的那只手僵在那里。他突然发现那只手几乎没有一丝温度,他努力的抓紧那只手,寄希望于能把自己的温度熨上去,但是那只手冷的就像一块冰,怎么样都捂不热。

  路飞还是在笑,他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释然得可怕。索隆从那样的笑容里读懂了一切,无可挽回。

  他的世界在这一刻开始崩塌。

  “已经撑不下去了,明明是希望能一直航行下去的,和大家,和索隆一起。”

  “再陪我走走吧。”路飞小小声的要求着,语气像是个知道自己做错事的孩子,“我给自己挑了块好地方,索隆带我去那里吧。”路飞这样说着,却在迈出下一步的时候无力的向地面摔去,一双有力的臂膀抓住了他,他被按进一个炽热的怀抱里,他听到索隆的牙齿咬得吱嘎吱嘎直响,他抬起头去寻找索隆的脸,却被人腾空抱了起来,他的脸贴在索隆的心口上,听得到心脏一下一下重重地击打着胸腔。四肢的麻木感让他觉得整个人都很沉重,路飞努力支配着自己的身体,更加的贴近索隆,这花掉了他最后的力气。

 

  这是索隆第一次可以这样无所顾忌的拥抱路飞。曾经潜藏在内心的欲望现在苍白的一触即碎。在路飞生命的尽头,似乎一切都不再重要。他们还有多久的时间?真可笑,连倒计时的刻度都不知道。也许他们还能相聚十分钟,也许只有一秒。

 

  索隆曾经在一个岛上救过一个瞎眼的算命师,他干枯如树枝的手指死死地揪着索隆的衣角。

  “你说,如果你恋人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你希望实现什么愿望?”

  索隆冷着脸打开了对方的手。他望着那张树皮一样苍老的脸一字一句的说。

  “我没有恋人,所以不会有什么生命尽头的蠢问题。”

  而对方在听到时,裂开没牙的嘴拼凑出一个可怖的笑容。而索隆只是转过身,把那宛如诅咒的笑声远远地甩在身后。

 

  路飞从来不是自己的恋人。一开始是不敢说出爱,慢慢的是意识到这个家伙大概也不明白什么是爱。

  身为海贼的他们,世界简单而直白。

  野心与同伴。

  我站在你身边。

  你一往无前,我奉陪到底。

  这个世界再大也不过如此。

  如果路飞每次回头第一个找的就是自己,如果每次寂寞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如果他身边最近的位置站立的永远是自己。那么,其实他已经得到了比爱,更重要的东西。

  大剑豪心满意足的陪着他的海贼王,碧落黄泉,上天入地。他们嚣张的挑战世界,享受着最大的自由,无视一切可笑的束缚。于是所有人都忘记了,时间才是最大的杀手。

  伤痛如果无法感觉就会累积,疲倦会藏在暗处等待伺机报复无度的畅快。任何东西都有寿命,任何感情都有期限。

  我说我爱你,缺少了宾语,就没有意义。

 

  他们走到了岛的另一边。索隆发现这里有一个用石块推放的箭头。

  他走过去在路飞的示意下把他放在沙滩上,他坐在路飞身后,支撑着他,望着平静的海面。

  “我的墓地。”路飞这样宣布的时候,居然还有一丝骄傲的神色,“这里可以看到你们起航的方向,我可是有留心问过娜美哦。而且这里的月色最好。”

  索隆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哼声,他把路飞搂得更紧一点,努力的想要温暖他逐渐冰冷的身躯。

  “不能告诉别人我死了。谁都不可以。我是真的有这样认真的计划着。”

  “我让One Piece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之后我发觉,我好像夺走了大家的梦想。既然这样,我就还一个One Piece给大家吧。人们总是需要追寻什么,才会在越走越远的道路上发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你看我就因此找到了大家。我找到了你们,你们才是我的梦想。”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头歪向一边侧耳倾听什么,却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再次开口,说得比刚才更加的缓慢,咬字比刚才吃力了起来,发音变得有些模糊,声音也时高时低。

  “我在刚才,认认真真的再去看了一遍你们每个人的脸。其实从一周前,我就在努力的记住你们,一定要更清楚的记住才行,这样我才能再找回你们。”

  “索隆你相信人的灵魂可以留在大海上么?”

  “我们见识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说死后有灵魂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吧!”

  路飞这样说着就不再出声,索隆知道他在固执的等他的回答,他点了点头,下巴蹭过路飞柔软的头发。

  时间变得沉重迟缓,宛如一场漫长的凌迟。

  “真的是没有想要吵醒索隆的。可是看到你的时候,就怎么样都不舍得离开。为什么你连睡着了都要皱着眉啊?我死后索隆会怎么样?索隆还会继续航海么?他会不会加入别的海贼团?想着这些就会连原本平静的心情都变得焦躁起来。”

  路飞就要死了,路飞就要死了,路飞就要死了,路飞就要死了。

  索隆很想就这么喊出来,让自己的无助洒遍每一寸土地,可是他的怀抱里承载着路飞,他居然可以这么轻,这让他连呼吸都小心翼翼,似乎任何的妄动就会带来路飞的消逝。

  “路飞,我会陪你一起死的。我发誓。”

  索隆死死地圈紧了路飞。可是这句话路飞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他只是继续自顾自的说下去。

  “啊,真的好想再吃一次山治做的饭,可是最近总是尝不出味道。”

  “娜美的钱,不知道还有多少没还呐。”

  “弗兰基的机器人完全战斗终极形态也没看到。”

  “乌索普还和我约好,要说狙击王在萨博罗迪岛的第二百三十次战斗呐。”

  “上次打翻了乔巴的药剂,还没有让他知道,嘿嘿~”

  “罗宾的那本历史书被我拿去垫桌角了,也不知道她发现了没有,是不是还在找……”

  “布鲁克上次和我说,拉布有了小拉布,我们要一起去看的啊!”

  “而且啊……还没有告诉索隆,我很喜欢他的事情……”

  “我喜欢索隆,喜欢的不得了不得了不得了!”

  索隆的喉间发出痛苦的呜咽,而路飞终于转过脸来,他看起来疲惫至极,随时都会睡去,可是在接触到索隆目光的时候,又变得神采奕奕起来。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该再说这样的话,可是总觉得如果在死之前还不告诉索隆的话,就太不甘心了。我喜欢着索隆,要比喜欢其他人,更加的喜欢着索隆。”

  “路飞……”索隆捧起了他的脸,他强迫路飞更加努力的凝视着自己,他要霸占他的视线,霸占他的生命,不与任何人分享,“看着我路飞。我在这里,我是真实的。但是如果你不在了,我找不到可以立足的地方。”索隆的眼睛此刻就像狼一样凶狠,“你不能阻止我和你在一起。”

  这句话索隆是一个字一个字咬出来的,他说得很慢,他不清楚路飞还能听清多少,他得保证他明白,无论路飞在哪里,他也只会出现在路飞所在的地方。

  路飞露出的神色表示他明白了。在那一刻他的神色却改变了。

  “我就在这片海上。”路飞眨了眨眼睛,“我会永远的留在海上。而索隆,你要过完你剩下的人生,我会等着你。”路飞又重复了一遍,“我就在这片海上。”

  索隆此刻的表情就好像他会吃人,他捏紧路飞脸颊的力道其实会让人疼的尖叫,可是路飞感觉不到了。有一种无形的东西阻隔在他们之间,要把他们拉的越来越远。

  是流逝的生命。

  “曾经艾斯死的时候……”路飞突然提起自己哥哥的名字,让索隆一愣,他眯起眼睛,陷落进回忆里,“我当时绝望的就要死掉了。真的觉得生命痛苦的只能这样停止了。我一个人趴在地上,伤痕累累,去破坏一切可以破坏的东西,渴求任何东西可以结束自己的生命。”

  “想去死和想活下去其实都是一样需要付出努力。可最终我还是活了下来,因为梦想,因为同伴,因为仅仅只是想活下去。很久之后,会偶然的庆幸还好自己活下来了,虽然会觉得有小小的负罪感,但是能够活下来真的太美好了。可以和大家走更远的路,看到更多的东西,实习梦想,不仅是我的,还有你们的……这些,都是必须活着才能做到。所以我知道,人,绝对不可以轻易的死去。”

  “当真的意识到自己就要死的时候,第一时间也是害怕的。想着无论如何也要走完这一圈,于是奇迹般的撑到了现在。那个时候每个晚上都舍不得睡着,然后慢慢地睡眠就消失了。也不觉得累,我在黑暗里听着你们各自的呼吸,就会觉得安心。有一次晚上差点就撑不住了,当时整个身体都麻木了,我当时怕的要死,倒不是怕死掉,而是觉得突然就这样死掉实在太不甘心了。好歹要和你们再开一次宴会,再唱一次歌什么的……于是我就在心里不断地祈求,也不知道该向谁祈求……”

  “再等一等……再等一等……再等一等……”

  “你看,其实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更加希望活下去的。而我只能走到这里了,但是索隆不可以,大家也不可以。你们终于可以去做些其他的事情。我没有这个权利来夺走你们剩下的时光,也不需要你们为了我而难过。你们要继续活下去,以此来证明我也曾经活着。”

  “啊!”路飞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的喊了一声,“对不起,因为真的做过要和索隆一起去死的梦……可是真的……我太喜欢索隆了,喜欢到舍不得你死掉。”路飞没有再说下去,他感觉到自己的唇被堵住,和刚才的那个情急之下的咬不同,索隆的吻带着痛苦的挣扎和无尽的依恋,这个吻尝起来是那么的咸涩。路飞的脸被打湿了,但是他的眼睛已经无法哭泣。他很想张开双臂抱一下索隆,或者仰起头亲一下他的额头。然而事实上他只能努力让自己不要失去意识。

  最后的时刻了,他赚到了一个全心全意的吻。

  “索隆……你尝起来是大海的味道。”

 

  路飞安静的睡着了。风撩起他的额发。他的嘴角带着一抹笑容。

  索隆抱着他,他终于把自己的体温烙在了路飞的身上,现在他是温暖的。

  他抱着路飞顺着箭头走向海洋。海水沾湿了路飞的衣角,然后是胸口。

  “晚安,路飞。”索隆对着路飞的耳边轻轻的说,随后松开了怀抱。

  被海洋唾弃的海贼王,终于被他热爱的大海所接纳。

  路飞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他偷偷的从这个世界溜走了,只让他的大剑豪知道。

  月影斑驳,一层层的荡开。

  海水卷起小小的浪花。

  索隆还是死抓着路飞的右手,从掌心一直纠缠到指尖,还是不肯放弃。他脸上满是泪水,死死的低着头看着海下那张安静的脸,不知名的力量从索隆的手中抽走了最后的连接,索隆惊呼一声向前冲了一下去抓路飞的手,可是却再也握不到了。

  就像路飞自己松开了手。

 

 

  他就在海上。

  我的恋人就在海上。

  海浪就是他动听的歌。

 

 

  索隆,最后一个船长命令。

  活下去。

 

  The End

  初稿:2012.07.24  凌晨4:59     字数:24921

  完稿:2012.07.25  凌晨3:57     字数:25530

 

 

感谢暖暖给自己做的签子~虽然是我厚脸皮蹭来的~:p

评论(11)
热度(106)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