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Inception同人][EA]120708夜间卡片

 
 

他们偷的是奔驰S280。Eames在握上方向盘的时候,吹了个轻浮夸张的口哨。

“这可不吉利,darling。”

而Arthur给他的回答只是重重的推了他一把,把他挤到了副驾驶座上,随后长腿一迈就坐了进来。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对着镜子整理自己其实一丝不乱的大背头的Arthur看起来禁欲又闷骚。当然Arthur从后视镜里看到了Eames那揶揄调笑的眼神,他抿了抿自己薄薄的嘴唇。

“听说副驾驶座是死亡率最高的座位,Eames。”

汽车发出一生短促的哼哧声,开始微微的震动,这个时候第一发子弹射穿了他们的右后视镜。Eames把不知道从哪来变出来的手榴弹丢向了后面,而他们在一股炙热气流的推动下驶向了远方。

 

他们要找一个银色的小盒子,而在面对着茫茫沙漠的时候这件事情变得毫无头绪。他们在炙热的高温下行驶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那些追赶着他们的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而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庆幸便意识到他们最大的敌人是——饥渴。

他们渴极了,可是他们连一个该死的加油站都找不到。

Eames在副驾驶座上无奈的翻着地图,这是他们的任务人物画给他们的。Eames摸着自己的胡茬嘴里发出叽里咕噜的声音,他湖绿色的眼睛纠结着那些花花绿绿的线条觉得干涩而疲倦。相比较于一张皱巴巴的纸,一边的Arthur显然更加养眼一点。他的额头泛着一层亮晶晶的薄汗,皮肤被汗蒸得几乎有些透明。相比较Eames已经衣衫大开的样子,Arthur还是一本正经的穿着他的马甲三件套,感谢上帝,呆板的他在酷热面前好歹做出了一点妥协————他已经松开了白衬衫最上面的扣子。

两颗。

Eames不知怎么的心情就变得愉快起来。

 

他们不知道开了多久,这里没有白天黑夜的交替,他们的车似乎就像神话里的永动机。

只有饥渴感是真实的。

 

“你确定我们不是掉进limbo了么,前哨?”Eames舔了舔嘴唇。

“闭嘴,Eames。”Arthur甚至没有扭一下脖子,但是他的声音里却掩盖不住焦躁,车胎摩擦着滚热的土地,他眼前的景色从半个小时前就再没有变化过。冷静的前哨终于有些泄气,他狠狠地踩下刹车,尖锐的摩擦声一瞬间成为整个世界里最活力的声音。他一把夺过Eames手里的地图,皱着眉毛研究起来,而对方只是无奈的耸耸肩。

“放轻松一点。”Eames安慰的语气里总是带着一种慵懒的散漫,他完全摊进了椅子里,脚大大咧咧的翘在仪表盘上。他微微歪着头去看在一边独自纠结的前哨,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终于他伸出手捏了捏对方的脖子,结果对方却狠狠地把地图丢到了他脸上。

“我们迷路了!”Arthur宣布道,并且一脚踹开了车门,他走出去,炽热的风包围着他,他走到了车前举目四望,这其实没有任何帮助,Arthur的手撑在车前盖上,这让他细瘦的肩膀耸起,他隔着玻璃和悠然自得的坐在椅子上的伪装者对望。他们互相凝视了对方一分钟或者更久。

“好了,你到底要说什么!”Eames保证刚才Arthur的确是想在句子里加上一句他妈的,但他最终还是把粗口吞回了喉咙里。Eames挪了挪屁股,但他并不是要起身,而只是给自己找个更加舒服的位子。

“亲爱的我想我没什么要说的!”

“得了,Eames,你那个表情绝对有问题!”Arthur皱起了眉,这是他心情转向恶劣的前兆。

“真的没有什么要说的。”Eames插起双手,他的笑容加深,却强调自己无辜的眼神,“刚才上车前你可是说了,让我闭嘴跟着你走。Arthur,我可是都乖乖照做了。”

Arthur前倾了身子,让自己压抑愤怒的表情更好的投射到Eames的眼睛里。他们又这样沉默无声的对视了几秒,大概内心猥琐无赖的Eames终于败在了正直死板(关键是没有幽默感)的Arthur质问的眼神下,Eames缓缓地放下了双腿,他故意慢吞吞的揉了揉膝盖才钻出了车门。他和Arthur并肩站着,故作深沉的,或者说只是学着Arthur的样子举目四望。

“我想我们在走一个莫比乌斯环。”

Arthur明显的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他把整个沙漠都做成……”

Eames点了点头:“你知道,梦主是个无可救药的理科宅。你还记得你去他房间看到的那面墙壁么?哦,伟大的伽罗瓦·希尔伯特·拉格朗日·泰勒!我们都爱戴您。”

Arthur咽了口口水,显然他接受了这个事实。他的脚蹭了蹭地上的黄沙,他微微侧了侧头,注意到Eames正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他迎上那人的目光就像是卯足了劲的看一下到底谁会先把眼睛离开,结果他只看到Eames越发深沉的笑意,就像一只偷腥的猫。他很熟悉这种眼神,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见到,而连带而来的记忆让Arthur咳嗽了一下,他猛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电子表,这里不是梦境的第一层,如果他们要等到自然离开的吧……好吧,那么他得和这个家伙在一起继续呆上3年。

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改变。

关键是和“Eames”一起。

于是Arthur的叹气声明显得让Eames不忍忽视。

“这真是个糟糕的主意。”Arthur加重了语气,“让梦主自己做造梦者来暴露目标物真是个糟糕的主意。”

这个时候的伪装者拉了拉前哨的小马甲,在接收到对方抬起眼角投射过来的目光时,Eames只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他把前哨拉过去了一点,这样他可以更加清楚的看到Arthur微微颤动的睫毛和鼓起的脸颊。

“嘿,别那么生气,darling。”在下一秒,Eames感受到了腹部一股熟悉的凉意,那是Arthur最喜欢的伯莱塔92F,银色小巧的枪身,干净简洁的设计以及让人叹服的精度,当然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射穿腹部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再见,Eames,我会想你的!”Arthur咧开嘴角笑了一下,“我很遗憾我们的第一次合作就要以失败而告终。”

“哦,Arthur,我可是听cobb说你是个最不喜欢放弃的家伙。”这样说着的Eames更加近一步的贴近Arthur,这个时候他们之间的阻隔只剩下那把小手枪。

“不是的,Eames,我想你已经找到我们要找的东西了。”Arthur的声音带着一种冷质的硬感,听上去却像是贴着耳朵滑过的风,Eames的手不由自主的覆上Arthur紧致的腰线,他毫不在意的上下抚摸,但最后却停留在一处。他扬起下巴端详Arthur嘴角冷硬的线条。

那张薄薄的唇里吐出过各种有趣的字句。比如“给老子滚蛋”,比如“Eames”,再比如“求你”。

“哦,得了,别装了。”Arthur显然也看出了Eames再想什么,他凶狠的又把抢按压的更加用力一点。Eames知道这个刻板的男人在紧张,因为他快速的眨了眨眼睛,而且还不由自主的抿了一下嘴,“得了,把那个盒子拿出来,我们快点看一看里面到底是什么,这个鬼地方我一秒钟都不想再呆了!”

Eames露出一副很受伤的表情:“哦,我还以为你会很乐意和我享受一下难得的独处时光。你看你那次的不告而别……”

Arthur抬起手臂朝天开了一枪,然后还带着热度的枪口又贴回了Eames的腹部,“我想你现在知道我是认真的了吧。”

Eames嗅了嗅鼻子,他在火药味中闻到了Arthur衣领处皂角的香味。

“哦,亲爱的,原来你是如此钟爱我的肥皂。其实你可以完全不用羞涩的告诉我,你知道我很乐意在下次我们一起泡澡的时候借给你用。”

在Arthur完全发怒前,Eames快速的拉下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燥热的吻,他们的嘴唇撞在一起,好像还磕着了牙齿,Eames舔过亚瑟的嘴唇,一如记忆中的美好。

Arthur感觉到Eames把什么塞到了他的上衣口袋里,硬邦邦的小盒子。

“给生气孩子的糖果。”Eames发着怪里怪气的伦敦音,听起来像个哄孩子的大教堂神父,在Arthur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Eames握住了Arthur的手对着自己的肚子扣动了扳机。

“真的,darling,你想揍我多少次都没有问题,如果能让你解气的话。”

 

kick达成。

先醒来的Eames没有去管还在昏睡的梦主,而是再一次轻吻了现实中Arthur那美好的唇。

 

The End

==============================

 

*奔驰S280是戴安娜王妃车祸时乘坐的车型。

莫比乌斯环就是:它只有一个面,也只有一条边。在数学上,这样的曲面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单侧曲面。用红笔在上面沿着它的走向画一条线(不跨越边沿),在笔回到起点的时候,我们会发现红笔已经涂过了纸环的所有面。

嘛,就是这个样子:

 

E老湿说的那几个数学家感兴趣的可以去搜搜,我只是随便百度了拼在一起【喂喂

 

啊啊啊~真是久违了的夜间卡片啊!其实一开始写很乱,写到后来反而有了感觉。于是统计一下,随意跳圈子的话,我每篇文的预热期大概是1个小时左右,字数在1500~2000左右。

骰子就是说Eames应该没啥问题。末日的话,一直在莫比乌斯环上运动,也是挺末日的【喂

其实这就是一个Eames老湿在梦境里带着亚瑟伪私奔的故事,内情就是Eames老湿只是想对太过认真的Arthur解释自己那一晚并不是禽兽的意乱情迷~~~关键部分我一个字也没有写真是对不起大家,对不起,整个故事看起来就是一个冷笑话。。。。。

评论
热度(5)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