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海贼同人][艾路]120615夜间卡片


 我曾那样深信,映照在眼前的一切都将永远不变。     

                                         ——————矢野真纪《旧日时光的山丘》

 

在路飞的记忆里,那个夏季是淡淡的橙色,舌尖都是橘子汽水的味道。蝉鸣没完没了的回荡在耳畔,喧嚣得热闹。他在每个汗蹭蹭的午后醒来,都会发现自己的手被紧紧的攥着,随后他就会笑起来,龇牙咧嘴的眯起眼睛,艾斯就在他身边,鼻尖和额头上沁着细密的汗。他也会笑一下,但更多时候他只是用另一只手狠狠地抹一抹路飞的脸。

 

他们一起紧挨着躺在树屋里。

是的,萨博已经不在了。

可是他们已经约好,不可以再因为这个原因哭了。

 

森林还是那么大,天空还是那么蓝。

一切就像一首正在被轻轻哼唱的歌,突如其来的插入一个苍白的休止符,在短促的沉默后,必须也不可避免的要继续哼唱下去。

路飞的橡胶拳头打起来还不是那么的有力。他经常会被莫名其妙的回弹收缩给撞飞出去。

这个时候艾斯就会毫不犹豫的嘲笑起他,他扬起脸,叉着腰,小雀斑下的脸被阳光晒得有点发红。

“真是个笨蛋弟弟。”

他总是这么说,却也不忘把路飞从地上拉起来。

 

一切都在继续。

还好,一切都还能继续。

 

 

路飞最让人神奇的地方,也许是他从来不惮于告诉别人自己的害怕。

艾斯,你在哪里啊?

艾斯,你等等我啊。

艾斯,没有你的话我就要饿死了。

艾斯,你是不是生气了啊?

艾斯,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啊?

艾斯,我好想……哎,恩,不说。

 

艾斯。

路飞的声音还是稚嫩的童音,就像糯米团子一样黏糊,他的小脑袋里时常会装着各种奇怪的想法,但是,在十岁的路飞的世界里,这一切都是跟艾斯有关的。

这种纯粹的依赖其实来的毫无缘由却强烈的不可忽视。

 

艾斯曾经有一次潜到海里抓鱼,大概是起了捉弄自己弟弟的心思,偷偷地藏在岩石后面不出来。

路飞抱着双膝等了很久,他的影子小小的铺在沙滩上,眼睛圆圆的瞪着盯着平静的海面。这大概是艾斯第一次见到路飞这么安静的样子,那样的专心致志全神贯注。

随着时间的推移,路飞显得有些着急,他小小声地嘟囔着什么,手指不安分的在沙滩上画着圈,可是他的眼睛一点也没有离开海面,风把他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于是他干脆用手死死地摁住额发来不影响自己的视线。

路飞挪着屁股一点一点,离海岸线越坐越近。

 

当海水轻吻到他的脚背时,他终于喊出了第一声艾斯。

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第四声。

他终于站起来,显得有些局促,脸都皱成了一团。

 

阿喂,这个爱哭鬼。

艾斯这样想,却止不住要笑起来,他朝着路飞游过去准备好好地吓他一跳。

但下一刻,艾斯听到了很有分量的落水声。

 

 

“然后……”路飞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他用裹着绷带的手指抓了抓头,他的脸色还很苍白,却可以支撑起一个虚弱的笑容,他的身边特拉法尔加沉默的坐着,安静的给路飞包裹剩下的绷带,“艾斯说他不会死的。”路飞的声音已经褪去了童音的奶气,却干净的还像少年一样,“他那个时候生气的要死,把我从海里捞起来的时候,把我摔得好疼,我们淅沥哗啦的就打了一架……哈哈,艾斯的拳头可真疼!”路飞像是想起了什么的大笑起来,却因为胸腔的起伏引起了咳嗽。

 

“艾斯说他不会死的。”路飞咳得眼睛有点湿润,可是他努力瞪大了眼睛,大声的又强调了一遍,他微微转过头面对他沉默的听众,“艾斯说他可不是旱鸭子,不会淹死的。”

 

没有人回应他。特拉法尔加拿起剪刀剪断了最后的绷带。

“他说他不会死的。”

路飞又一次重复了一边。声音砸在墙上。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捏成了拳头。

“他说他不会死的。”

路飞不厌其烦的重复着,正如他的眼泪没有办法止住。

 

“……这个骗子。”

 

 

大骗子……

 

艾斯。

 

 

================================

 

写的真的乱的一B啊!!!!!写了一个小时啊!!!!!!

就写这么点啊!!!!!

诗被引申为歌曲了。

 

夜间卡片都来自于陈先生,我不是卡片原创人哦!大家不要艾特错了好么!

 

评论
热度(67)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