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POI同人][RF]20120609夜间卡片

 
 

其实,Finch很喜欢看Reese笑。

对于Mr.Reese来说,笑其实是非常惯常的表情。也许是早晨递上煎茶的时候,也许是在面对新的POI的时候,也许只是轻轻的说一声:“早安。”

有时候听着Reese的声音顺着无形的电波低沉的传来,Finch就会不由自主的去描绘这时的Reese是带着怎样的笑容。

属于Reese的笑容是怎样的呢?

他会轻轻地抿一抿嘴唇,然后微微地上挑嘴角。外人一定很难从他那张总是装的酷酷的脸上看出炙热的笑意,但是Finch知道,当Reese真的高兴的时候,他的眼睛会变得闪闪发亮,他会愿意沉静下来,长久的凝视着什么,他会放松,那是一种由衷而惬意的情绪。他不会紧绷的就像一把开了安全锁的手枪,其实那个时候,他看起来就像个快要退休的“好好先生”。

Finch突然被自己这种想法给逗笑了,这让他没有来得及掩藏那一声短促的哼笑。

“怎么了?”

“哦,没什么,Mr.Reese.”Finch轻声咳嗽了一下,他又把目光落回到了不远处正在跟领带较劲的Reese身上,他微微侧着身子站在穿衣镜前,在费力的给自己打领带,但是他的左手受了伤,这让他的领带总是不安分的卷起来。Finch默默的看了一会儿,在这之中他接收到Reese一个闪躲的目光,那是极为快速的匆匆一瞥,带着一丝犹豫的求助和无奈的放弃。

啊。

Finch后知后觉的站了起来,他离Reese并不远,但他永远不能走的很快,这从来与他的心情无关,他的脊椎和膝盖都受过伤,这让他走路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一个肩膀上压着重担的人。

跨出一步,微微斜一下身子,紧跟着下一步。

在他的手接管Reese领带的时候,对方紧绷了一下,但是特工先生很快的放松下来,他的双手安静的垂放在身子的两侧。Finch认真的打着领带,他的眼睛注视着那块区域,于是可以看见Reese的胸膛随着呼吸均匀的起伏。

室内很安静。

他们就快要开始今天的工作了。

嘿,是的,Reese的手伤还没有好,Finch的脊椎还在疼。

但是这个世界并不会因此而停下来。machine也总是会在随便什么时候就吐出一串新的数字。

所以,这一刻也许是难得的安静。

Reese低头注视着面前认真打领带的自家老板,他的手指有点粗短却很苍白,仔细看的话会看到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微微抖动,他的头发微微耸起,认真打理的头发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可爱。啊,他的老板从来就是个一本正经的家伙。

详细的说就是个一本正经不苟言笑极度重视隐私的控制狂。

不过他相信自己。

而且……

Reese突然有些骄傲。

【他需要着我。】

 

这让他越发的开心起来。

对于新的一天,这是个好的开头。

Finch在这时完成了一个精致的领带结,他把领带细心的摆正在Reese的胸口,点了点头像是肯定自己的工作。

然后他抬起头,才发现对方一直在看着自己。

Mr.Reese又露出了那种可以标签为“满足又有点得瑟”的笑容,就好像在炫耀自己有了世界上最大的宝物。这让Finch想腹诽对方是一只“摇尾巴邀功的成年犬”。

“Finch?”

“What?”

“没什么。”Reese注视着对方灰蓝色的眼睛,他前倾身子以便让自己的影像更清晰的投映在对方的瞳仁里,“只是想说声谢谢。”

 

“Thank you,Finch."

“Well,okay……John.”

 

 

================================

一定要练手速呀练手速!

姓名和本能隐含在里面了,虽然基本上没人看得出来吧【喂

 

 

评论
热度(10)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