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APH同人][露中/米中]爱情N贱事-上

Title:爱情N贱事(路中本应援文)
Author: diemoony
Pairing:露中,米中
Rating:就几个擦枪走火的吻罢了……好吧,还有意识流工口…… 
Warnings:吐槽风,狗血四溢~

 

【点背不能怨社会,出门记得看黄历】

 

王耀一只脚刚从车上踏下来,一抬头远远的瞅见任勇洙像见了鬼似的,“嗖——”的一声跑进了公司的大门。

 

王耀一边在心里骂这个小子今天是不是又要吼什么脑残言论了,一边悠哉哉的带好墨镜。他利落帅气的关上车门,然后一脚,踏进了UK联合模特公司的大门。

 

王耀,业内人称nini。UK旗下著名模特之一,听着Ipod,像往常一样,踏进了自己的办公区。

 

湾湾在一本正经的看着一本书。

亚瑟和弗朗西斯凑在一块,头靠着头,也不嫌累的把一份策划书举起在眼前圈圈画画,时不时的从纸页后面探出头来看王耀一眼。

港仔脖子上挂着自己的照相机,坐在桌子前面,盯着电脑屏幕若有所思。

本田菊拿着电话,正在做彬彬有礼状的客户调查。

任勇洙左看右看,也没找到自己可以干什么,于是,他拿起了水壶浇水————王耀的月季。

 

王耀撇了撇嘴。我说你们这种淡定状是要做给谁看啊!

还有亚瑟和弗朗西斯,你们不是我们华组的吧!

 

王耀脱下风衣随手丢到了沙发上,不紧不慢的向港仔走去。

“港仔,昨晚不是打电话今天要赶拍一则平面的吗,怎么还在外面闲着?”

“有个新来的摄影师,给你拍。”

 

王耀点头应了一声,走过湾湾身边的时候,顺手捞走了湾湾的书。

《为什么男人爱说谎 女人爱哭》

王耀皱了皱眉。不亲不重的敲了湾湾脑袋一下:“上班看这个?”

湾湾抬起头来,露出来一个暧昧的微笑。但见她甜甜的喊了一声:“耀哥早!”

王耀一阵鸡皮疙瘩。

 

在王耀去拉摄影棚门的时候,一直和亚瑟装模作样的弗朗西斯突然喊住了他。

“王耀,听哥哥一句话,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咱不闹,啊。”

 

王耀丢给他一个“你思康饼吃多了吧”的眼神,然后开了门。

 

所有人都默契的叹了口气。然后心照不宣,莲步轻移的挤到了摄影棚门口。

摄影棚里安静了几秒,然后爆出一声脆响:

“伊万•布拉津斯基,你怎么在这里!”

“哐当——!”

本田菊捂着自己的心口说:“完了,我的初音手办。”

 

【说真的,自从和他掰了后,我现在打麻将打壹万就点炮。羊驼的】

 

“好久不见哟~小耀~~☆”

“见阎王爷去吧你!”

“哎呀,才一年多没见,你就这么外向开朗了,露西亚好高兴啊。”

“别喊你的业名,我听着恶心。”

“KoruKoru……小耀你真幽默啊,以前和我【哗——】的时候不是一直都会喊这个名字的吗?”

“你,去,死,吧!”

 

王耀说完,就和伊万无声对视。

一个笑得咬牙切齿,一个笑得满面春风。

气象播报台你们是吃干饭的吗?西伯利亚寒流这么早入侵你怎么也不广播一下。

 

亚瑟和弗朗西斯还都扒在门上看热闹。

港仔面瘫着进摄影棚在准备设备。

本田菊默默收拾起自己的初音手办(王耀用来砸伊万后,就躺倒在墙角了),同时收拾一下自己破碎了一地的BLX。

湾湾冷笑着又翻过一页,页面上赫然写着“旧情人相遇,是福是祸,是爱是仇”

勇洙跌跌撞撞的从摄影棚里爬出来,回自己座位上,抱起辣白菜坛子猛啃:“地球太可怕了,我要回火星!”

 

亚瑟和弗朗西斯看了半天,见两人没有“摩擦生热”的发展趋势了。亚瑟于是拍了拍手,蹭到王耀身边,一手搭上王耀的肩,向他介绍:

“这位是原CCCP的专业摄影师伊万•布拉津斯基,现在他到我们这里工作,上面暂时决定让他在华组工作一段时间,适应一下环境。毕竟你们曾经是……”亚瑟看一眼王耀凶残的眼神,把‘老相好’三个字吞了下去,“……工作同伴。所以今早Stolichnaya的广告就交给他了。”

王耀没往那边笑得波澜不惊的伊万瞟一眼,而是继续狠狠的瞪着自己的茶友亚瑟,“这是罗马那个老头决定的?”

亚瑟死命点头。

王耀温温柔柔的笑了。

然后他安安静静的走出去,和蔼可亲的站到走廊的监控摄像头下面,朝着另一个房间正在看屏幕的罗/马比了个中指。一旁的日/耳/曼一口咖啡喷了出去。

“罗/马,你笑什么?”

“哈~耀君不知道,我昨天晚上就在摄影棚里装了监控头,他压根不用走这么远。”

“你给我立马关掉!!!!”

 

王耀气定神闲的走回摄影棚。

“那么请多多关照了,伊万先生。”王耀说得温婉可人,要气质有气质,要修养有修养。

弗朗西斯在一旁抹一把眼泪,掏出了玫瑰花,“这是多么感人的场面。”说着就要去把伊万和王耀的手拉到一起。

王耀保持微笑,冒出一句:“敢让我的手碰到他的手,老子我阉了你。”

玫瑰花凋谢了,灰尘化的弗朗西斯随风飞舞。

那边厢,伊万也笑了个春风满面,活脱脱向他国家的俄罗斯套娃看齐。

他向前一步,一把握住王耀的手。

“也请多多关照了。东方皇后。”

 

“啪——!”这是某人名为理智的神经断裂的声音。

任勇洙又咬了一口白菜:“吼~~~~我要回火星!”

 

 

【你就算内裤外穿,披着窗帘,也成不了Superman的,阿尔。】

 

晚上9点多的时候,王耀踏着疲惫的步子,终于蹿回了自己的窝。

今天的拍摄绝对是一个茶机的展台,目之所及,除了杯具还是杯具。

 

平面起码拍了不下50多回了,伊万那个混蛋怎么样都不满意。

谁让罗马说了,UK要做好每一笔生意,要把一切做到尽善尽美。于是一伙人就跟着伊万折腾了一整天,到最后,伊万把相机往沙发上一丢。

“nini,我觉得你不在状态啊,我一直以为你是很professional的。”

【谁比谁不professional啊!】

所有人都在心里呐喊!王耀倒是端的一副气定神闲。

他拿起自己茶杯,吹了吹袅袅的热气,悠然道:“某位名摄影师不会是换了工作环境,便连怎么摁快门都忘了吧。也好,阿尔弗雷德就快回来了,伊万先生到时候可以好好向他请教一下阿鲁。”

暴风雪,暴风雪,现在的天气绝对的零下N度的暴风雪啊!

湾湾低下头和一边瑟瑟发抖的勇洙咬耳朵:“看见了吧,这才叫年度情感大戏,比你的寒剧不知道精彩多少倍呢!”

“寒剧的起源是我啊思密达!(您这回没说错,恭喜你!)看着吧,你的台弯剧只狗血不基情,我的寒剧才是狗血与基情并重,悬念与高潮齐飞啊思密达!”

本田菊一边在现场记录里写上“第59次拍摄依旧未通过。”然后抬头看坐在折凳上摆弄相机的港仔。“现在怎么办?”

港仔在面瘫这种高要求的表情下露出了一个高难度的“无语望天”的眼神。

然后他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暴风雪的中心。

“哥,我饿了,吃饭。”

 

弟控一辈子到死都弟控去吧。

 

回忆结束。王耀站在门前,把脑子里的的回忆拽出来,丢在地上死命的踩,顺便往回忆里伊万的脸上碾了几脚。

呼出一口气。掏钥匙开门。

 

屋里一片黑。王耀摸着黑去开灯。

黑暗里伸出一只手来,不由分说的把他摁到了门上。

门“哒”的一声关上,随后而至的是一个浓稠窒息的吻。

黑暗中,某人的呆毛搭在王耀眼睛上一抖一抖的。

在两个人焦灼的呼吸里,王耀觉得眼睛有点湿。

哇靠,我不是哭了吧。王耀想。

“耀,你哭什么啊!”某个人停止加深那个嚣张露骨的吻。他一手搂着王耀的腰,一手打开了大厅的灯。

昏黄的灯光下,面前的人脸不红气不喘,眼镜片后的眼睛瓦蓝瓦蓝的好看。

王耀一抹脸,手心有湿漉漉的凉意。

“没事,你呆毛戳我眼睛里了阿鲁。”

阿尔听着王耀的话,看了看,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

 

没有谁再说话。

两个人相视而笑,阿尔弗雷德捧起王耀的脸,轻柔的送上一个吻。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一个跟着一个融化在两个人的舌尖。一个比一个炙热,一个比一个更渴望追逐和撕咬。

阿尔抱起王耀把他丢在了那张Super king size的床上。然后压覆上去。

包围他,占有他,让他在自己的眼前哭泣。

然后,再爱他。

世间上的所有爱人,都有做这一切的本能。

 

**********************************OOXX中********************************

没拉。

啥,为啥没有后面的了?

这可是应援文啊,那么美好的本子怎么可以写工口呢!

再说了,那是露中的本子,堂而皇之的写米中工口会被露西亚水管的。

*********************************河蟹完毕**********************************

 

滚完床单的两个人靠在床头。

“不是下一周才回来吗?”王耀背靠着软绵绵的床靠背,此刻没有一丁点儿睡意。

“我想你不行吗?”阿尔弗雷德嬉皮笑脸的回答。

“你知道我最讨厌你说假话还要装出一副KY的样子来!”王耀剜了阿尔一眼,“你知道伊万进UK了?”

“嗯。”阿尔弗雷德靠了回去,“不过有一件事你大概不知道,说是UK和CCCP合并,其实是UK把CCCP给吞了。”

阿尔扭头看王耀仰着头,闭着眼睛不说话的样子,复又吊起嘴角僵硬的笑了笑:“你当年就知道CCCP撑不下去的了。被我们收购是迟早的事。”

王耀连动都没有动。

阿尔有点没趣,他点了根烟,抽得有点小资,虽然小资的很山寨。

“给我一根。”纤纤十指伸到眼前。阿尔愣了愣,然后拿起一根烟,把他夹在那葱白如玉的指尖。

“打火机!”王耀皱眉。

阿尔咬着烟笑了笑。他一把按下王耀的脖子,仰起头,两个烟头凑在一起。

“嗤——!”的一声,像个在暗夜里偷情的吻。

“事后烟都是这么点的,darling~”

“无聊!”王耀朝着那张脸喷了口烟。

“王耀!”阿尔弗雷德轻轻描绘着身旁人好看的锁骨,一点一点移动,就像在抚摸自己家里的名贵青花瓷,“你要是还爱着伊万,就和他走吧,我不会怪你的。”

王耀一下拍开阿尔的手,腿一伸把他踹下了床。

阿尔摔在地上也不急着爬起来,他躺在地上四肢摊平面朝天的露出一个八颗齿的笑容。

 “我可是Hero啊,Hero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王耀一声冷笑:“做你的Hero梦去吧,你还真能拯救地球啊!”说着,王耀一翻身,被子一卷,睡觉去了。

阿尔躺在地上没动,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

“hero起码不会让你哭啊!”

 

 

 

靠!阿尔你这么闪想干嘛想干嘛!!!!!!

 

 

TBC



评论
热度(21)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