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偷个图【。


表面业界良心/市民楷模/万千少女的春梦/英俊潇洒/霸总模板/内心其实已经坏渣了/一肚子黑水可以写本五毒俱全录/感兴趣的就是我的的总裁陈先森

×

在国外其实念的是文学研究/被家族元老骗回国/赶鸭子上架继承家业/内心恶劣等级仅五年级毕业但装得很日天日地/攻击主要靠嘴的新晋黑帮小少爷马童靴


想偷偷溜去听自己菲女神演唱会但是被保镖强行扭送参加洗白慈善会内心烦躁max的马少主遇到了最近生活空虚就顺便参加个晚宴与民同乐体会下平凡人生活内心悠闲指数up的陈总裁。

在这种到处都是妖艳贱货的晚宴上看到个大学生样的家伙装黑社会坐在角落里吃棒棒糖玩手机,是个人都会好奇的吧…...

被《阿兰的战争》触发的脑洞。
是#霍盾#。
书是三本漫画册,非常非常非常好看。
有一段阿兰和卢的……我……脑了冬盾(。
不过和脑没关系,原书真的非常非常好看,真实,悠然,而且画师的创作也非常精美。
去看。

[随手写]坠入眠

他们需要睡眠。


他们没有枕头也没有被子,他们的床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有些人喜欢铺上一条天蓝色的床单,纯棉的,柔软的,没有任何多余的线头,花边或者纹路。

纯棉的,再一次。

然后他们躺上去,他们准备入眠。

他们平躺着,手就放在身体的两侧,下巴以任何最舒服的角度摆放,他们微微分开双腿,脊椎以最没有压力的折曲度拉长,从第一节颈椎到最后一节尾骨。他们就好像一件衣服,被上帝抓起,然后手一松,他们就飘落到属于自己的床上。

深呼吸。

深呼吸。

深呼吸。

气流卷着困意蔓延过身体。

深呼……

在第三次呼吸结束,第四次呼吸未来临前他们就入睡了。


他们的睡眠是坠落。

实际意义上的坠落,...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