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Captain America同人][冬盾]In the End

Author:diemoony

Pairing:冬盾,即使看起来是无差,我也是怀着一颗冬盾的心在写

Rating:G,唯一要注意的就是虐。

Summary:Bucky的任务。Bucky的Steve。        

                总的来说就是个半架空的故事。从美队1电影之后开始,事情并没有往美队2的方向发展。因为bucky总是会无意识地回忆起过去的事情,所以九头蛇换了新的方法。利用吧唧想要找回记忆的本能驱动來诱使他完成任务。只要你能完成这个任务,你就可以想起一点过去的事情。

===============================

  “加油干。”

  Bucky已经想不起当初和他说这句话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他们,这些在Bucky头脑里被归类为“他们”的那类人总是面容模糊,声音单一。他们和Bucky有关的就是一条条简单明确的任务指令。

  任务。

  任务。

  任务。

  可是Bucky从来没有厌烦过这些,当然这些任务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这些任务也给了Bucky其他的一些东西,那些东西是唯一的,是可贵的,是他最迫切需要的。

  记忆。

  Bucky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失去他的记忆的,当他意识到的时候,他的大脑里一片空白。他坐在黑暗中,从来不会感到害怕,因为他并没有关于恐惧的记忆来添油加醋;他置身在阳光下也不会感觉温暖,因为他也没有关于愉快的记忆来微笑。他的大脑就像一台失去信号的黑白电视,只有黑白色的颗粒屏幕,伴随着沙沙沙不断的噪音。当Bucky睡着的时候,那些声音回荡在他的脑袋里,他的胸腔空空如也。

  Bucky需要他的记忆,他不顾一切的需要他们。

  他为此出现了几次“断电”。哦是的,“他们”这样告诉他,他在任务中突然失控,几乎打死他的同伴,可是Bucky想不起这些,他皱着眉,无奈地瞪了一眼喋喋不休怒斥他的对方。对方明显被呛了一下,他的嘴唇害怕地抖了抖。

  “你不记得你做了什么?”

  “不记得。”

  “那你想起了什么?”

  “……不,不记得。”

  然后沉默突然而至,Bucky脑袋里的沙沙声卷土重来,他坐在那里,偶尔一两下间歇性的刺痛滑过大脑或是其他什么神经组织,非常疼,像是要把什么撕裂开来一样,然后他听到一两声变调的声响打破了那枯燥的沙沙声。

  Bucky觉得那是有人在喊他的名字。短短促促的两个音节却一下子刺得他指尖都要烧起来,本能强迫他努力去追寻那个声音,即使那个声音又沉到了千篇一律的盲音中,他也要再把他挖出来。

  清醒过来的时候,Bucky盯着自己拳头上的血发呆。前一刻还在指责自己的人像块烂布条一样倒在他的脚边,Bucky微微前倾想查看他的伤势,结果对方发出凄厉的祈求声。

  这样的情况又发生了几次,Bucky经历了几次电击洗脑和次数模糊的冰冻,他对这些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很茫然,疼痛总是有的,被强迫醒来也会有难以适应的呼吸困难,但这些东西总是很快消失了。似乎Bucky本身也并不想去记住他们,就好像他们都在为什么空出位置。

  为Bucky该记住的那部分。

  

  后来。某年的十月。

  九头蛇的事业进行到了瓶颈期,任务表排的满满的,所有人都忙的晕头转向,而他的突发性断电也发生的越发频繁。再一次的,虽然Bucky最终完成了任务,但是除了他以外,没有其他人回来,负责监控Bucky这次任务的指导员沉默了很久。

  “也许的确该把那些记忆还给你。”他突然说,甚至对上Bucky的眼睛笑了笑,“你知道,我们原本怕那些记忆让你变得软弱,哦,我不否认我们现在很缺人手,但是另一方面,Bucky,Bucky,Bucky……”他阴阳怪气得喊着Bucky的名字,手指一下一下点击着桌面,“你值得为你的工作获得奖赏。当这个世界变得更有秩序,更美好的时候,为他付出的人值得获得奖励。”

  Bucky没有出声,他就只是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个时期的他的名义上司。

  “我询问过博士了,他有办法让你逐渐地恢复记忆。现在,我们可以来公平交易。一次任务,一次不出任何差错的任务,我们给你进行治疗,帮助你找回一点记忆,你看怎么样?”

  Bucky发出的第一声音节听起来像是一声哽咽,但谁都知道那不是,他只是太久没说话而已。

  “下一个任务是什么?”

  

  事情开始变得美好起来。是的,因为Bucky有了点关于美好的记忆。

  他炸掉了一个不知道在运送什么的铁皮车,然后他想起了一个小酒馆,在布鲁克林。昏黄的灯光和啤酒的味道,他听到熙熙攘攘的人声,温暖的手掌推搡着他,周围闹哄哄一片,轻缓的民谣声中夹杂着喝彩、掌声和皮鞋尖踩在木板上的声音,他想起来自己应该在和他的同伴喝酒,大家开着荤段子玩笑,说说喜欢的姑娘或是又揍了哪个不顺眼的小子。有人在他身边摸了下他的胳膊,他立马就转过头去,笑起来,把对方搂进怀里毫不客气地揉乱了他的头发。

  Bucky刺杀了一个从福特车里走下来的老家伙。他选择了顶楼狙击,干脆利落的一枪。这个行动让他想起了科尼岛的游乐园,气球,时不时撞到他的孩子,旋转木马和眼花缭乱的展览。他尝到了香草冰激凌的味道,那太糟糕了,不过有人给他分享了个草莓的,好吧,其实都不怎么样,但他觉得很开心,就连过山车都让他哈哈大笑,即使他的同伴看起来并不适应那么剧烈的游戏。

  Bucky花了三天跟踪一个政府要员,又不吃不喝的等了一天一夜才守到了那场重要的交易,他急躁了点,所以在抢夺交易品的时候弄坏了自己的机械手臂,不过好在任务完成了,死亡可以掩盖一切。这次,Bucky只回忆起了一场电影,而且看起来还只是电影开头的部分,那是世界大战征兵的宣传片,黑白画面,带有煽动性却还是会让人热血激昂的话语,每个人都被鼓动着要为自己的祖国献出自己。Bucky显然看了很多次,他在中间偷偷打了个哈欠,又心虚地向旁边看了一眼,好在和他一起来看的家伙看得很认真。Bucky看到他瘦削的肩膀和挺得笔直的背,他整个人都没有靠在柔软的椅背上而是固执地坐着,银幕的灯光擦过他的头发漏出一两丝金色,Bucky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背,他也没有回头看他,这让他感觉难受。电影不为所动的播放着:“这是一个战争的年代,这是一个充满牺牲的年代,这是一个需要你的年代”。

  Bucky不太满意这次的回忆,他从手术床上下来的时候,机械手臂已经修补好了,他微微弯曲手指,记忆里抚上那人背的触觉所带来的安定感似乎还黏在指尖上,咔哒一声,冷冰冰的金属声就把什么都结束了。

  “下一个任务。”

  

  Bucky记起了布鲁克林一间不大的木屋,他有个耐心细致的同居人,会给他做好吃的土豆烧肉,会叫他起床,催促犯困的他刷牙洗脸以免打杂迟到。他的同居人看起来真的很弱小,几乎只到他的肩膀,可是却总是在一些事情上执拗的要死。他曾经为参加什么体检而和Bucky大吵了一架,在气冲冲跑出门的时候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Bucky觉得那个时候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他冲过去拉住了他的衣角,结果两个人都摔到了地板上,他们就交叠在一起仰面朝天躺着,从屋檐上漏下的灰呛得他的同居人打了个喷嚏,Bucky的手温暖的安放在他的肚子上,抚摸到他骨骼清晰的身体。他们都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大笑起来,满鼻尖都是马上要下雨的泥土的味道。

  Bucky记起小木屋的床垫是洗得泛黄的白色,门旁的地毯下有备用钥匙,缺了口的盘子被放在了最后。

  Bucky记起每当下雨的时候小木屋就会漏水,锅锅盆盆摆了一地,丁零当啷的。

  Bucky记得某些夜晚,他睡在床的外侧,而内侧有个颤抖温暖的躯体,他把自己的鼻息烙在那个人的脖颈出,一下两下。最后才把他搂进怀里。

  Bucky不确定那里是不是他的家,但那里是他记忆里,他所能想起的记忆里,最像家的地方。

  这些回忆里他的同居人总是面容模糊的,他能听到他的声音,他能嗅到他的味道,他能感觉到触碰他带给自己心脏的压力,但是他没有想起他的样子。

  Bucky记起他成为了中士,他去的部队是107陆军师,他成为了狙击手。硝烟,战火,死亡,迷茫,坚持,国家,信念,勇气,战友,愤怒,退却,希望,St……

  Bucky被迫睁开眼睛,他记忆的最后一刻像是一道白光,美好的让他潸然欲泣,他抱住了一个强壮的家伙,地面摇摇欲坠,什么都在崩塌,什么却又都可以不在乎。

  一旁的博士轻轻咳嗽了声。Bucky冷漠地转过头。

  “任务。”

  最后一块拼图,所有事情的答案已经触手可及。

  我要找到他,那个在浩瀚无边的迷失里唯一闪现过的呼唤,那个他一直执着想起的东西。

  至始至终只有一个人。

  

  最后一个任务。

  消灭这个国家的精神象征——Captain America。

  

  +++++++++也可以End的End+++++++++++

  

  觉得上面已经很虐的就别往下看了【。

  

  

  

  

  “你只是我的任务。”

  死死地掐紧对方的脖子,他的左手高高举起利刃。这的确是他有史以来最困难的任务,暴露的伏击,追逐战,不相上下的肉搏,当面罩被打掉的时候,Bucky觉得这个任务这次可能没那么容易成功,他后退了一步,做好了撤退的准备。他不想承认失败,他可以在下一次有更好的计划。

  但是事情的转变发生的出乎意料,略占上风的美国队长突然停下了他的攻击,Bucky听到他猛得吸了一口气,原本毫不留情的抓握变得绵软无力,他不知为什么松开了手,在Bucky抓紧机会给他一拳的时候他甚至忘记了用他的盾牌抵挡一下,他被揍的一下撞到墙上,又摔落到地上。

  “Bucky!”他听到对方喊了一声,他皱了皱眉,意识到是面具脱落暴露了身份。看来九头蛇的资料管理还做得不够彻底,好在他终将会消灭他,这样就没人会发现自己。

  Bucky走过去,一脚踢飞了美国队长手边的盾牌,他以为对方会采取什么措施补救,结果他看到对方笑了下,嘴角的弧度牵扯到了他脸上的伤,让他露出一个龇牙咧嘴的表情,他摘掉了自己的头套,露出一头沾满灰尘的金发。

  “Bucky是我啊!哦老天,你没有……”

  Bucky没有让他说完,他只是顺势一步上前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新的战役变得让人焦躁生气,因为对方只是简单的躲避再也没有其他的有效的攻击,同时,他开始喋喋不休起来,不断,不断,不断地喊着自己的名字。

  Bucky,Bucky,Bucky。

  够了!

  这个名字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Bucky在再一次把对方压到墙上,用利刃割破他下腹的时候想。

  我不在乎自己是谁,我只想想起那个人是谁。

  他把美国队长从墙上一路拖到地上,看细碎的石块划破他的脸颊,他捏紧了他的脖子,对方挣扎起来,他的一次无意识踢踹伤到了Bucky腿上的伤,但Bucky并没有退缩,他压断了他的一条腿来阻止他的挣扎。美国队长的脸开始呈现出缺氧前的红色,他的嘴唇迅速苍白下去,无法抑制的生理泪水湿润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他有一对蓝色中闪烁着金斑的眼睛,就好像揉碎的阳光掉了进去,那眼神让人熟悉。

  他的挣扎开始变得无力和缓慢,但他始终望着他。

  “谢谢你。“Bucky突然说。

  那么多的任务,那么多无止境的杀戮,他第一次产生了内疚感。但是一切都可以结束了,因为这个人的死去,可以带给他新生。

  一个目的,一个他一直想要找到的人生目的,美国队长可以带给他。

  生命的最后一刻,这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这个美国史上二战的传奇,居然露出了一个颇为孩子气的笑容。他似乎听到了Bucky的那句道谢,他的手指用力的,更加用力地嵌进Bucky的手腕带来不可忽视的疼痛,但Bucky不介意,他甚至很庆幸自己用的是人类的手来扼杀美国队长的生命,这样他才可以感受到死亡最真实的挣扎。甚至,其实他希望他可以成功,扼断自己的手腕,或者打倒自己。

  但一切挣扎都消失了,如同他猛然收紧一般又猛然完全地松开了。

  Bucky对准他的心脏举起了利刃。

  “Now it's the End.”

  他听到他这么说,在利刃刺入心脏血液喷溅上他脸颊的时候。

  

  

  “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他拍了拍身边人的肩膀,却只看见对方冲他勉强笑了笑。

  这是誓言。Bucky对自己说。我会永远陪着你。

  Steve Rogers.

  


【The  End】

2014.4.16    1:12

打人不打脸,踹人不踹胸。我要见美队!我要见美队!!!

  


评论(20)
热度(11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