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海贼同人][萨路]神祭(04 / 17)(架空AU,奴隶梗)

前文戳:【01】   【02】  【03】

作者:diemoony

配对:萨波×路飞

声明:全架空AU,萨路非兄弟设定。黑!萨博预警。

====================================

【04】

  

  抵达哥亚花了萨波整三个航海日,他其实有更快的方法,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憎恶着自己的家乡,因此并没有那么急不可耐,但神奇的是,这块土地却也是最让他感觉安全的地方,可能这是他为数众多的殖民地里最不起眼的一小块,也可能这块土地见证了他粗糙、拙劣、不可逆的蜕变。有些地方喜欢把自己的“故土”称之为母亲,萨波想起哥亚的时候也会这么觉得,即使他们互相恶心,他们也无法彻底摆脱彼此。

  这大约就是萨波以为的家人。

  在航行中,路飞一直在沉睡。

  起先是麻药的作用,在特拉法尔加之后,萨波的私人医生给他做了后续治疗,但麻药过后他也依旧在沉睡,让萨波一度担心自己的15多亿就要彻底打水漂,但检测报告显示他很健康,他在变得越来越健康,睡眠也许是他身体自我修复的方式,而且惊人的有效。正如路奇所说,他的确耐操得很 ,萨波得说他有点喜欢和昏睡中的“小玩具”待在一起,大海是摇篮,海浪是安神曲,萨波喜欢捧一本德文小说,坐在硬质金属椅子上和他共处一室,起先教养的约束还让萨波正襟危坐,但最后他意识到这里没有人旁观他的言行,路飞睡得真的很沉,发出均匀甜蜜的呼吸,像烤箱里正在膨胀的一块蛋糕,萨波把皮鞋搁在了他的病床上,不在乎他会不会踢坏那些连接的导管或电线。

  他知道他不会的。

  在路飞身边感觉是前所未有的放松,这是第一个出乎他意料的部分,但萨波没有纠缠这一点,这是他应得的。

  当那本小说看到三分之一处,当作家写出“他连指尖都泛着好看的颜色 ”这样句子的时候,昏睡中的路飞动了动手指,萨波立刻“捉住”了他,对这个小奴隶过分细致的关注,是第二个出乎他意料的部分。萨波一手还夹着书,一手轻轻摸了摸路飞的手指,仿佛在摸从树洞里探出脑袋的兔子。路飞身上的伤口不知从何时起正变得很淡很淡,似乎什么都不能在他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这让萨波顿觉趣味,甚至有些坏心思地故意狠狠捏了他一下,那里当然立刻就泛红了,然后萨波兴趣盎然地看着那淤红一点点消退。他握上那只插着输液管的手,隔着皮质手套竟能感觉到对方用力回握的力度,是那般急不可耐地要偷窃他掌心的温度。

  萨波并没有甩开他,毕竟整条船上没有比他消毒更彻底的东西了。

  

  萨波在哥亚有自己的庄园,几乎侵占了哥亚整个东北角,虽然庄园也包含了过去的居所,但萨波再没有踏足过,他任由童年老宅在岁月的侵蚀下一点点腐朽凋落,成为一个日渐缩小的黑色地标,当他坐在书房远眺,他只能看见老宅的阁楼,那个圆形的小窗户,似乎能听见十字窗棂在风中颤动的声响。

  他的童年几乎都在那里度过了,比所有人以为的还要长久。

  他现居的别墅原址是一座大教堂,在萨波获得哥亚所有权后,他禁止了宗教崇拜,居民的恐慌无处安放,除了顶礼膜拜新的领主,再也没了其他选择。不过,酒精、性交易和大麻也被更大限度的开放,所以你除了可以偷偷依赖冷冰冰的戒律和雕像来支撑越发亏空的内心,也可以在着实无法承受的时候,投入虚假的天堂梦境。

  萨波保留了教堂的主体建筑,包括一个用精巧石头打造的地牢,只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了整修和扩建,那个神圣十字架也被保留了下来,扒掉了主神,孤单耸立在他的床后面,当月光洒落,黑色沉重的十字阴影被投射到被子上,就像萨波记忆里每一个无法入睡的夜晚一样。

  一切都只是变大了些,更大的房间,更大的床,更大的十字架,和越发撑大的自己与日渐坍缩的内核。

  

  

  当萨波“到家”后,日日打扫的房子已经又一丝不苟地重新打扫了一遍,仆役们恭迎在门口,哥亚名义上的国王刚刚被打发走。萨波还没有拿定主意怎么处理路飞,他这些天已经习惯了触碰他,在思考他去处的时候,他的手指也正埋在他柔软的黑发间,他抚摸着他,像眷恋一条刚得到的毯子,爱不释手。

  “也许可以把他留在房间里……你觉得呢?”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作为萨波忠心的管家,哈库明白他的主人已经做好了决定。他只是还不确定所谓“房间”到底是哪一间,直到萨波转头询问私人医生。

  “他还有多久才醒?”

  “呃……理论上他应该醒了,只是……”

  “打一针肾上腺素或者其他什么的会有用吗?”

  “这个……也许可以。”

  萨波显然并不满意私人医生的吞吞吐吐,他轻轻地摇了摇头,医生就赶紧闭上了嘴。

  “是不是因为我们一直没有停止给他挂营养液,他才以为自己可以这样赖着不起来,嗯?”萨波边说边捏了捏路飞的脸。

  这听起来像在……耍赖?调情?撒娇?

  哈库努力不让自己的惊讶表现得太明显,他克制着自己一口气冲到后厨和厨师长叫喊的冲动,尽职尽责地依旧扮演着衣帽架的角色——替萨波拿好他脱下的大衣和珍爱的那顶礼帽。

  所有人都屏息静气,不约而同地保持着努力装作不关心而事实上全身心都在偷看的状态。这集体的缄默终于被路飞一声睡梦中的咂嘴打破,他似乎做了什么美梦,快乐地舔着舌头,而这让萨波笑意加深。

  “停了他的营养液,再等一天。”他冷静又愉快地命令着,“如果还不醒,就往他身体里打一切管用的东西。”

  然而在私人医生点头并要离开的时候,萨波又叫住了他。

  “算了……就让他这样……”他叹着气,语调里竟然含着一种苦恼的甜蜜,“毕竟已经等了这么久了,他不肯醒来有什么办法呢?”他说着低下头,更加凑近少年的耳朵,“我会等着你的。”

  随后他转向了哈库,“这个季节,地牢里有蚊子吗?”

  哈库得转几个圈才能想明白萨波这样问的初衷,但是多年来的服务惯性已经让他先一步做出了回答:“没有。没有蚊子,那里很干净。”

  “嗯……”萨波从鼻子里发出呼气声,他还是有些犹豫不决,“要保持干燥,我不想他再感染什么。”他用食指点着自己的脸,另一只手梳理着路飞的头发,“拴好他。”

  萨波冲着哈库微笑,“但不要弄伤他。”

  哈库呆愣了会儿,他震惊的样子让萨波加深笑容。萨波心情真的很好,所以他才会继续捉弄他忠实的管家:“我的意思是,在他身上,除了我,不能再有其他什么留下痕迹了。”

  这句话充满了色情的调侃,但只让仆从们的头低得更低,每个人都愈发的小心谨慎。

  因为这句话的警告意味也很明显。

  他们没有女主人,萨波有过情人,但那与他们无关,萨波从来不会当众谈论他们,更不要说把他们带回来。

  服务过萨波的人都深谙一个道理:不要太关心奥特卢克的“家事”。

  哈库凝视着萨波,老爷投递过来的眼神模棱两可,让哈库更加疑惑。哈库只能说“好的”,带着职业生涯里难得的木讷迟钝,笨拙地把手抚上护理床。

  他这时才有心思好好观察这个“昂贵的玩具”,是的,他看到了那笔15亿多贝利的账目支出,也做好了迎接什么奇怪生物的决定,但看到是个昏迷不醒的普通少年,他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可他也看得出老爷挺高兴的,和平时那种出于教养而惯性维持的虚假笑容不同,那是一种隐含期待的兴奋。如此说来这男孩和奇怪生物也差不多,从奥尔勒斯山捉来的野马王让萨波快乐了一周,埃尓拉丛林捕获的绝种蜥蜴是七个月,对哈尔布斯雷那个冰湖的兴趣维持了一年零三个月,直到那里的土地插上奥特卢克的旗帜,萨波在某个酷暑决定去那里度假,十五天后,快乐就草草终场了。

  哈库不知道这个男孩能够撑多久,准确来说是他的生命还是萨波的兴趣,哪方更长久的问题,他甚至怀疑他到底能不能醒来。哈库是个工作严谨,作风老派的人,一个价值15亿的兴趣已经远远可以忽略道德层面的拷问了。

  他不由得更加注目这个少年,他发现对方有着他未曾见过的甜美睡颜,他恬淡的眉眼和微嘟的嘴唇有着一种让人怜爱的稚嫩,像松鼠特意藏在洞穴深处最宝贵的坚果,他隐约觉得他并不适合这里,也不适合萨波过去的那些游戏,或者说,反过来,萨波也许做了一笔错误的交易,买了一件和奥特卢克家族特性不匹配的物权。但那又怎么样呢?他依旧不明白这样的人为何值得萨波公爵花费15亿,他衷心地祈祷这个少年可以早点醒过来,并且能够足够有趣,有趣的久一点。

  ——为了萨波的快乐。

  “你在想什么?”萨波突然问,虽然他和哈库是主仆关系,但他尊重他的意见。

  “他有什么特别的吗?”对公爵大人隐瞒想法是无意义的,毕竟他总能挖出自己想知道的。

  “嗯……”萨波又忍不住揉起路飞的头发来,他抚摸着他的脸颊和身体,简直是故意用力地留下指痕,“他可能会是我遇到过的最倔的家伙,这不是我一直以来的乐趣吗?打磨掉不喜欢的部分,留下喜欢的。”

  然后你就会丢弃他们。

  哈库想。

  

  

  当哈库第一次见到萨波的时候,他还没有成年,他刚刚参加完父母亲的葬礼,成为了那一支奥特卢克最后留下的人,而刚步入中年的哈库被指派给了他做贴身男仆。

  阳光很好,风也很轻柔,小小的萨波套在裁剪合身的西装里,英俊挺拔,像一尊擦拭光亮的高脚杯。整个葬礼他出奇的安静,这种安静反而赢得了别人的赞赏,接手他监护权的舅舅卢比奥男爵很满意他的乖巧顺从,这让他对他也很和善。哈库听闻过萨波之前的遭遇,他想这位奥特卢克家的长子终于可以过的更有尊严一些,起码应该比过去要好一些。

  萨波在这个时候抬头看他。

  他矢车菊蓝的眼睛里沉着死海的黑色,他脸上的伤口扭曲狰狞,新长的肉在已经变硬的痂下蜷缩新鲜红嫩的边沿,他触摸被伤口覆盖的左眼,哈库想他是不是有些痒,想要阻止小主人的抠拨,然而萨波冷冷打开了他的手。

  “给我一副手套。”他命令着,瞪着手上同样遍布的可怕伤痕,“我不想再看到让我不喜欢的东西了。”

  

  而至今,哈库也没搞明白,萨波真正喜欢的是什么。

  

TBC

评论(5)
热度(181)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