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海贼同人][all路][克力架×路飞]甜味派对(9-10 / 13)

作者:diemoony

配对:克力架×路飞,卡二路,其实本质我觉得是大妈团→路飞的故事

本章杰尔马66×路飞出现!!!╰(*°▽°*)╯

分级:G

声明:以克力架为视角,时间线遵循原作卡二和路飞大战之后。私设如山。

是送给啾啾太太的~~

本文开头克力架做路飞小饼干一幕参考了 @WOOD 太太那张图,那张图超级可爱,写之前和他要了授权,啊,感谢!

前文:【1-3】  【4-5】  【6-7】  【8】

尾田霸霸更新的剧情把我碾得像狗一样,这话不赶紧放出来我怕被狂打脸先更了!

================================

  【09】

  

  结局比预料的来得快。

  啊不对,因为是我不想发生但注定要发生的事。

  所以,其实无论怎样,都是比我预料的来得“更快”的结局。

  

  

  布蕾从镜子里跳出来的时候,我正坐在餐桌前发呆,如果还是小时候的布蕾,为了引起我的注意,顶多是冲着耳朵大吼一声罢了,然而现在的布蕾通过踢倒我的凳子来证明自己已经没有跟哥哥打招呼的礼貌了。

  唉,女孩子长大了怎么就不可爱了呢,虽然她小时候也没多可爱就是了。

  “你怎么不接电话虫?”

  我懒散地躺在地上,四处看了看,最后指了指桌脚。

  一瓶威士忌不知什么时候被打碎在地上,好几只电话虫们正在那摊黄金液体上狂欢,它们都醉醺醺的,有公用电话虫,也有私人编号的,最近这段日子真的太平到无聊,说起来,我好像好久没喂它们了。

  “你在干什……”

  布蕾叉着腰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话说到一半却定住了眼神,当我意识到她看到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那个是路飞吧?”

  “啊……”

  “你桌上的饼干,怎么是路飞的样子?”

  “呃……”

  “咦等等……”布蕾直接从我脑袋上跨了过去,“卧槽你做了好多‘路飞’啊!你拿他泡茶喝啊!还沾草莓酱,你喜欢吃甜的吗?”

  “喂——”

  “越做越好了啊,这个是最早做的吗?脸捏的好假,你看这个表情就自然多了……”

  我快速地拍手,在布蕾准备去拿下一个前,让这些无聊玩意儿全部化为碎屑。

  “切,小气。做的还没有佩罗斯佩洛的好。”

  比起布蕾发现我捏饼干路飞这件事,她一脸仿佛洞穿的表情和嘲讽之下微微同情的眼神更让我尴尬不已。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痛苦地仰起头,用胳膊支撑起上半身却懒得爬起来,这就让布蕾一个转身,再次占据了居高临下的位置。

  “哥哥们一个两个都是这样。”她的手指不由分说地指向我的眉心,狠狠地戳了一下,“清醒一点!”

  “清醒什么啊!”我吃痛地揉了揉额头,终于挡开她的手站了起来,虽然比她高,但布蕾看向我的眼神却比刚才更有气势了。

  我看到她张了张嘴,是说“路飞”的口型,到了嘴边却说:“敌人已经来了。”

  “谁?”

  “凯多。”

  我完全认真起来。

  凯多与妈妈的陈年旧怨我们不算了解,总之从小到大和那个酒鬼男人打了很多次仗,没完没了的,等到妈妈和凯多都成为海上皇帝后,各自的领地有了非常明确的划分,战事才小了下去,何况还有白胡子和红发他们,啊,说起来,白胡子已经不在了,顶上战争之后,那个叛徒马歇尔取代了他的位置。所有这些情报我早就知道,只是这个时候再想起来才意识到路飞这个名字原来我早就听过,再想一下有些东西就更清晰起来,却也叫我更加难以面对,就像小时候听了鬼故事一个人去上厕所,对着镜子低头洗手却始终不敢抬头那样。

  “喂!”感谢布蕾狠狠拍了我一把,我不用再想下去了。

  “凯多不是一直缩在和之国好几年没动静了吗,他主动来袭击我们?”

  “是几小时前突然出现在国境内的。”

  “怎么没有听到警报?”

  “他们的船从天而降的,海蛞蝓根本来不及发现他们。”

  “走了。”我戴上佩剑。

  “所以你为什么不接电话虫啊。”布蕾又一把拉住我,“没有打起来!他们的船现在都停在蛋糕城港口,只有凯多和几个人下来,妈妈也不准我们轻举妄动,毕竟是两位海皇,随便开战很容易就引发全面战争了……哎呀!卡塔库栗哥哥已经过去了,但他让我来找你。”

  “干什么?”

  “他让你看住路飞。”

  “啊?”我呆了一下,脱口而出地问道,“为什么?”

  布蕾又再次沉默下去,仿佛被糖粘住了嘴,她表情纠结地磨着牙,眼睛滴溜溜盯着我打转。老实说,我被她盯得有些发毛。

  “克力架哥哥,我们把路飞丢了吧。

  不管我内心多么震惊,在那一刻,我其实完全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这次的混乱是最好的机会。”布蕾细长的手指抓紧了我的手臂,“你也好,卡塔库栗也好,都是过于自信的人,可我不同,如果战胜不了的敌人逃跑也没关系,如果……”

  “到底怎么了?”我提高声音打断布蕾,“卡塔库栗……路飞怎么了!”

  “海蛞蝓没有发现凯多,他们最先发现的,是草帽小子的船。之后,凯多才出现,根本是他们把凯多引来的。”

  这可能吗?一个小小的海贼团,甚至已经失去了船长,却在这个时候想挑起两个海皇的战争。

  他们为什么?就为了……

  真是一群疯子。

  我捞起那只警报电话虫,猛烈地拍打,它打着酒嗝:“喂,路飞!你在……,嗝,来找你了,喂……嗝……我们……”

  是一个我从没听过的声音。

  “是他的船员。”布蕾语调里的平静让我皱眉,“他们抢到了一只公用电话虫,一直在找路飞。”

  “路飞呢?”

  “他们是为了他而来的。”

  “他人呢?”

  “我们别管他了。”布蕾的声音里有一种棱角分明的坚定,像米饭里嚼出的石子,她甚至坐了下来,让我一个人面对冷冰冰的镜子。

  “你这是在说什么话?”我瞪着镜子里的布蕾,“路飞在哪里?不是卡塔库栗说什么你就做什么吗?”

  “正是因为我知道卡塔库栗想要什么。”布蕾同时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才会这么说。而且,我甚至比你们对路飞更好。”她用了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气。

  我转身,走向布蕾的脚步让她不由得坐直身子,我是BIG MOM第十个儿子,我是万国的甜点三将星之一,我是夏洛特·克力架,我总是单打独斗,因为我很强,也因为我不喜欢别人质疑我。

  挑战我。

  “路飞怎么了?”

  我的手撑在布蕾坐着的那张椅背上,身体前倾越过她,她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扭过头。

  窗外是万国最普通的明媚天气,窗户半开着,白亮的云,甘甜的风,直到出现一片不属于这里的颜色。

  有着温柔粉色头发的蕾玖却代表着剧毒的气息。

  她的笑容有礼且克制,透露着天生皇族的高傲,但她的确也是个聪明的女人,所以她的这种高傲并不会惹人不快,如果对方不是敌人的话。

  “路飞不见了。”她不再隐瞒行迹,大方地撑着窗台跳了进来。

  “因为一直联系不上你,佩罗斯佩洛大人让我过来看看。你的电话虫因为醉酒的关系,所以还保留了最后的讯息,其实我们一发现草帽海贼团窃取了电话虫,就切断了线路,不过也许这就是他们的目的也说不定。”

  “路飞不见了?”布蕾有些惊讶,“我明明让他呆在……”

  “会老实听话呆在原地的就不是路飞了,无论他是蒙奇,还是夏洛特。”

  我不喜欢她这种好像和路飞很熟悉的口气,不过她说得没错,我看向布蕾,她的眼神还是如刚才一样的态度,只不过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了。

  “如果你们还有别的事要做……”她意有所指地说,显然刚才我和布蕾的对话她全听见了,“我会按照佩罗斯佩洛大人的吩咐去寻找路飞。”

  “不用了。”我走向她,按在她细瘦的肩膀,“我们一起去找。”

  “你知道怎么找到他吗?”

  我看向布蕾,布蕾朝我摊了摊手,如果她一开始就想“丢了他”,她当然不会留给他镜子或者其他通讯器。

  “如果你有办法就快点说。”我不知道改造人到底有没有痛觉,所以我只能不断用力看看怎样才会把他们弄坏。

  “我身上也是有毒的哦。”蕾玖抬起头看我,无论是我威胁她还是松开手,她脸上的笑容都一成不变,“不过我们已经不是敌人了,就和路飞小弟一样。说起来,我比你们更早遇到路飞,那个孩子吃了有毒的铠甲鬼鲉鱼,变得非常美味。”

  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眼角才荡起了些许笑纹:“还好当时救了他,现在才能找到他。”蕾玖说着舔了舔指尖,接着从她嘴巴里吹出一只粉色的雾状蝴蝶,“去找那只贪吃鬼吧。”

  杰尔马66是因为其强大的人造军团才会被妈妈盯上的,现在看来,他们科技的发展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妈妈也正是因此才没有赶尽杀绝吧。我看到那只粉色蝴蝶轻盈地飞起来,结果绕着我飞了一圈,我嫌弃地挥了挥手,它才一扇翅膀朝远处飞去。

  “跟上它吧。”蕾玖冲我眨了眨眼,抢先飞了起来,“它记得路飞的气味哦。”

  

  

  不管出于什么心态,我打发布蕾先去和卡塔库栗汇报这里的情况,而追上杰尔马66那古怪的靴子又花了我些许时间,总之当我能看到海岸线的时候,也正看到蕾玖已经和路飞在一起了。那只橡胶笨蛋不知道在和蕾玖说什么,满脸兴奋地比划着,而那只蝴蝶也仿佛发了疯似的,狂乱地绕着他飞,路飞被逗乐了,所以当我过去狠狠拍他脑袋的时候,他正专心致志地想要捉住那只蝴蝶,以至于把他长长的橡胶手臂都缠绕了起来。

  “你在做什么啊!”我拎起他,大力地抖他直到他解开手臂并且搂住了我的脖子,我不轻不重但已经很坦然地拍了把他的屁股,而他踩着我的手掌,灵活地跳到了地上。

  “草帽小子来了!”他兴奋地对我说,一头一脸的汗说明他跑了很久,“他们也在找我!好厉害!那些声音我很熟悉,内心也在告诉我这就是期盼了很久的声音!总之这是我的战斗,这次我绝对不会再输了。”

  我咬着牙根叉着腰瞪着他,路飞一旦对什么事情乐在其中就更加不能理解别人的情绪。

  “那你为什么跑来这里?”蕾玖倒是继续和他很轻松地攀谈起来。

  “他说他们在东海岸,所以我就过来找他们。”

  “这里是西南海岸,你是白痴吗!”我忍不住吼他。

  “啊咧,难怪完全看不见他们!”

  “看见他们又怎么样,你一个人要打他们一群吗?”

  “为什么不可以。”他把自己的拳头捏得“咯吱咯吱”响,“你等着瞧吧,我不仅会打倒那些船员,我也会亲自打倒草帽小子。”

  蕾玖终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路飞像是受到冒犯,不高兴地看向她:“你不相信吗?我很强的。”

  “但草帽小子也很强,而且我觉得他比你厉害。”

  “啊——我一定会打败他的!”激将法对白痴总是很灵的,路飞更加卖力地吼起来,而蕾玖就像一个成功逗弄到弟弟的姐姐那样,露出宠溺的笑容,她的那只蝴蝶终于找到了落脚处,稳稳地停在路飞的脑袋上,一开一合像一朵招摇的花。

  怒意像一锅在我脑子里徐徐煮沸的水,我想也没想一把攥住那只蝴蝶把它捏碎在掌心里。

  “克力架你怎么啦?”路飞莫名其妙地眨了眨眼睛,而我的手套在那些粉色的粉末下开始腐蚀并发出难闻的气味,我立刻摘掉它们,而蕾玖耸了耸肩膀,毫无歉意。

  “如果不捏死的话就没事。”

  我更加怒不可遏,恨不得现在就打烂她,而路飞只是更加好奇地瞪着最后那星点的粉末神情向往:“真是不可思议的蝴蝶!”

  我揪起路飞的衣服把他提了起来。

  “你要带我去哪里?”路飞伸长手臂想抱我,被我不由分说地拎远了。

  “带你回去。”

  “回哪里?”

  “什么哪里?回我那里。”

  “不行,我要去找草帽小子。”

  “你又不知道他在哪里,找个屁!”

  “那我就沿着海岸线找,总会找到的。”

  “不行。”

  “我不要!”

  “我不同意。”

  “……那我不同意你不同意我!”

  “你是小孩子吗?”

  “我当然不是,你放我下来!”路飞开始踢打起来,我仗着比他高出许多由着他闹,结果他真的狠狠地踢了我几脚,他妈的,你真的没有留一点力气啊!

  “你个家伙——”我也不跟他客气,两手一张,把他四只猴爪子都攥在了手里,悬着他在空中晃荡,“你踢啊你,你——”

  他居然真的用霸气打了我!

  超——级——痛!!!!!

  “哎,克力架你好弱啊,卡塔库栗都会躲开哎。”

  我今天不打得你屁股开花我就不是你哥哥!

  我刚抬起手,蕾玖突然一把抓住了我。

  “你干什么?”完全是迁怒,我狠狠地甩开了她,她在空中翻了个身,后退了几步才堪堪踩稳在地上,我冷冷地望着她,虽然现在她归顺了我们已经算是同伴,但我就算杀了她也没有关系,这点我们都心知肚明。

  “路飞。”她没有再和我起冲突,而是看向了路飞,“是卡塔库栗让我们找你回去的。”

  出乎我意料,路飞更生气了,他脸一鼓,胸口一挺,双手叉腰,猛得吸了口气:“没门儿!”他吼得恨不得全岛都听见,“我们吵架了,他不让我跟着一起打凯多,我现在也不要听他的。”

  “你还想去打凯多?”

  明明是卡塔库栗惹他生气,现在直面路飞怒火的人却是我。

  “凯多你们不让我打,草帽小子你们也不让我打,你们到底是不是我的哥哥,你们根本不信任我!”

  他是真真正正的生气了,眼睛牢牢地把我定住,这是另一个我熟悉的路飞,那个和我缠斗了一整夜都没有放弃的——

  “并不是回克力架大人的小岛,而是他管辖的堡垒,那里是草帽小子要去的地方,你等着他来就可以了。”

  蕾玖再次出声,我不由得松了口气,这次我用眼神默许了她的行为。

  “为什么他一定会去?”

  “因为草帽小子答应了他的同伴,要去那里救他的家人。”

  “真的?”路飞看向我,“我们抓了草帽小子同伴的家人?”

  我无语地看了蕾玖一眼。

  “哎,那我们好像坏人啊……”

  “那家伙的家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没好气地说,结果蕾玖很自然地附和了我,“是的,那就是一群坏到骨子里的家伙。”

  “啊,所以草帽小子果然不是好人啊……”他歪头皱眉,一副不知道又在努力想什么的表情。

  “那你到底去不去?”我生怕他再“头疼”起来。

  “我要去!”他立刻说,并像是完全忘记刚才发生的一切似的再次亲昵地挨近了我的身边。

  眼前的危机仿佛是暂时度过了,在路飞兴冲冲往前奔跑的时候,我悄悄伏近蕾玖。

  “我劝你不要打什么鬼主意。”

  “这是佩罗斯佩罗大人的意思。”蕾玖又恢复了她那彬彬有礼的笑容,“毕竟在万国,哪里还有比关押我的弟弟们更坚固的牢房呢?”

  

  

  【10】

  

  收编杰尔马66的事情我只听大福提过几句,当时的他们为了帮助草帽剩余的船员逃跑,留下来殿后,过于自大的结果就是统统被特质子弹击中,但因为没人解得开战斗服,最终还是让他们都活了下来。以子女的性命作威胁,文斯莫克的家长伽治为Big Mom继续开发改造人项目,妈妈甚至寄希望他能实现巨人化项目,而以父亲的性命作威胁,文斯莫克的三个儿子被关在了加固的监牢里。

  “你倒是很自在嘛!”我不无嘲讽的对蕾玖说。

  然而她完全没有被我惹怒,也没有一点点羞愧:“因为弟弟们的第一策略是战斗,在完全服从主帅的前提下,他们的使命就是成为杰尔马66的终极战士。而我和他们有一点点不同,因为是女人的关系,我的第一策略是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尽可能的延续文斯莫克家族的血脉。”

  蕾玖暧昧地眨了眨眼睛,随后让开身,关押文斯莫克三子的监牢除了材料坚固,也配备了相当人员看守,蕾玖没有说谎,佩罗斯佩罗早早有过布置,看到是我后才打开门放行。

  原本我们呆在监控室里就好,然而不知道蕾玖和路飞说了什么,他对杰尔马66的变身产生了非常大的兴趣,执意要亲自去看看,我当然不会同意,吩咐守卫打开传声器,命令那三个阶下囚随便谁都好,变个身过来看看。

  监视画面里的他们比我以为的还要狼狈,完全没有当初刚来万国时嚣张跋扈的样子。看得出来,他们吃了不少苦头,我听说为了研究杰尔马66的科技,刚开始的时候每天都有技术人员拿他们做实验,也许正是因为这个,伽治才最终妥协了。真有意思啊,如果再坚持测试下去,我们会发现改造人的极限吗?我听说他们都是从胚胎开始就被改造的人类,这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类了吧,他们虽然会受伤,但不会觉得痛,脑子里只有任务完成表,没有对错,没有是非,也没有伤心、难过、惊慌、恐惧等一切消极情绪,我不知道什么样的父亲会这样对待自己的亲生孩子,为了建立强大的军队,为了复国,养一堆不算机器不算人的“怪物”。

  哈。

  我突然干巴巴地笑了下。

  ……也不是不能理解。

  路飞抖着脚看着有整整一面墙大的监视器,期待看到传说中的超级变身。

  然而那三个家伙就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

  “蕾玖说你们也会变身,能变给我看看吗?”路飞抢过话筒真诚地说。

  我看到其中那个绿头发的,应该是叫“勇治”的家伙晃了晃脑袋,抬头看向监视器。

  “怎么又是你这个烦人的家伙。”他恶狠狠地说,残破的披风还挂在身上只是更显可笑。

  “你认识我吗?”

  “废话。”勇治还想说什么,一旁红色头发的“伊治“抬了抬下巴,勇治便又低下头去,“我管你是谁!”

  “听说你们的战斗服超级厉害,能变身给我看看嘛?”然而随随便便就放弃也不是路飞了,他继续孜孜不倦地说,“你们是饿了吗?”

  当然没人搭理他。

  “变身的时候要喊什么口号吗?”

  “你们渴吗?”

  “你们变身后,能够组合成大机器人吗?”

  “穿了变身服还能嘘嘘吗?”

  “你好烦啊给我闭嘴!”

  结果还是勇治接茬了,我看到路飞扭过头冲我露出得意的笑容,这个小鬼,根本是恶魔之子吧。

  “你们的战斗服是坏了吗?”他更加乐此不疲起来。

  “既然战斗服这么厉害,为什么你们还会被抓住?”

  “被抓是是因为战斗服要充电吗?”

  “如果……”

  伊治在这时伸出右手,很用力地攥紧了拳头,他的手开始发红发热,最后闪出红色的火花。

  “哦哦哦哦好厉害呀!”路飞立刻毫无保留地夸奖起来。

  “切,看起来像塑料玩具。”我也毫无保留地评价说。

  然后塑料玩具就把监视器镜头给炸了。

  我立刻就接收到了路飞“你真的很扫兴啊”的表情。

  监控室里安静了一小会儿,随后音响里再次传出沙哑的声音:“想看就自己下来看啊。”

  “那能顺便借我穿一穿吗,变身服……”

  然而下面又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都知道下面绝对有陷阱。

  我接收到路飞“就让我下去吧克力架,求求你了”的表情。

  ——求求你了,可能是我想多了。

  总之,已经对路飞有一定了解的我几乎在他刚冲我谄媚地挑起嘴角时,就认命地一拍膝盖站了起来。

  “走了。”我无奈地招招手,路飞欢呼着攀上我的背,我听到一群棋子士兵发出“哎~~~”的嘘声。

  啧,懒得管他们。

  因为担心蕾玖一个人留在监控室有什么小动作,我便要求她也和我们一起下去。

  

  前往真正的监狱才发现这个堡垒挖得相当深,坐电梯都要十多分钟,到了底层,空气也稀薄了起来。站在最后的通行口前,守卫记录了我的生物特征,并说明只有10分钟的通过权限,之后要想再通过,只有联系佩罗斯佩洛获得远程口令才可以了。

  相比完全没有危机意识的路飞,我总有种隐隐的不安,他一落地就一溜烟儿跑出很远,又因为我紧紧抓住他的手,猛得弹了回来。

  “干嘛啊你!”

  “不要离开我身边。”我关照他,捏了捏他温暖柔软的手心。

  “好的好的,快点快点!”然而我怀疑他根本没听进去。

  又走了一段狭长的走廊后,路面开阔起来,这也就意味着关押文斯莫克的监狱就在眼前了。

  明明一早就听到了我们的脚步声,他们三个却还是无赖地躲在阴影里。勇治和尼治坐在地上,伊治环着手靠在墙上。当路飞走近他们的时候,我发现有一排完全由电流构成的竖网阻隔在我们之间,即使是微弱的磁暴声在空旷昏暗的监牢里也显得格外响亮,这就是困住他们的最后屏障了。

  “我来了!”路飞兴高采烈地宣布,听见他的声音,三名文斯莫克才慢条斯理地纷纷站起来,我看得光火,真想把他们一个个抓出来揍一顿。他们就像没看见蕾玖一样,蕾玖也丝毫没有和三个弟弟打招呼的样子。

  “你刚才的那个,再做一次我看看。”

  我本来以为他们会要再说什么屁话,结果伊治很干脆地又做了一次,甚至用火花攻击了墙壁,不过因为是特制材质,爆炸过后,墙壁丝毫无损,连小坑洞都没有。这显然也让路飞很扫兴,他露出略微失望的表情,连刚才原本兴奋耸起的肩膀都垂了下去。

  “好弱啊!”他直白地说。

  我心情非常愉悦地看到那群文斯莫克露出被冒犯的生气的神色。

  “都说了就是塑料玩具了。”我弹了下路飞的脑袋,“他们在北海本来就是骗小孩的故事书人物罢了。”

  那个绿头发的家伙霍地跳了起来,当着我们的面把战斗服卸了下来,真的假的,据说被抓住了这么久,他们一次都没有把战斗服脱下来过。操啊,这个画面我一点也不想看到。脱下来的战斗服看起来像个易拉罐,上面标着和他们的披风同样的数字。

  ——这样不就更像是塑料玩具了吗?

  “想看吗?”勇治挑了挑嘴角,随意地抛接着那个破罐子,路飞疯狂点头,人也不由自主地更向他们靠近了点。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绿头发完成了一次变身,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笑。

  ——所谓的变身根本就是裸男换衣服而已吧,只有白痴才稀罕!

  “真是太帅了!”名叫路飞的白痴热泪盈眶,“拜托你,能不能给我也试一试!”他又向前走了一步,那些滋滋闪烁的电光在他眼里微不足道,当路飞伸出手的时候,我和伊治同时行动起来。

  “喂!”

  他太靠近电网了,甚至把手伸了进去,当我扯住路飞肩膀往回拉的时候,伊治也正抓住了他的手腕。

  “放手。”我弓着背,既是对路飞说,也是对伊治说。

  “啊?”路飞的另一只手早在不知不觉间抓到了电网上。

  “真是神奇的身体呢,因为是橡胶所以完全免疫啊。”伊治不为所动,反而有把路飞往里面拽的趋势,“你靠近一点,你不是想要战斗服吗?”他的嘴角恶劣地挑起,“也许我们可以给你一个。”

  “真的吗?”路飞根本不管我拉扯他的力道,又向里凑近了些。

  “别过去了。”我一边小心躲避着不要让自己被电到,一边环上路飞的腰更多地贴近他把他往怀里带。

  他们所有人,四名文斯莫克,等的就是这个时刻。

  那个蓝头发从头到尾都一言不发叫“尼治”的家伙在这时突然冲向我们,伊治防止路飞逃脱,而尼治攥住了路飞拉长的手臂。我看到一道蓝色的电流仿佛有生命般窜过路飞的身体瞬间击中了我。

  我感到心脏一阵麻痹,根本来不及反应,仰面倒在了地上。

  “克力架!”我听见路飞喊我的声音,我还听见又一阵激烈的电流声。

  我努力睁开眼睛,正看到路飞拖着伊治和尼治把他们狠狠拉到电网上,互斥电流同样对他们造成伤害,他们身上冒起黑烟,也倒在地上,却冲我露出得逞的笑容。

  “他的心脏需要再一次精准电击。”尼治恶狠狠地说,“你得放我们出来,他只有几十秒的抢救时间。”

  “怎么做?”路飞一边盲目地按压着我的心脏一边回头看着他们。

  “你乖乖呆着就好。”

  随着伊治的声音,一缕青色的身影从蕾玖的靴子里冒出来,成型后,居然是个骷髅架子的……鬼魂?

  “能够躲在美丽女士的鞋子里,我的心激动地都要跳出来啦,啊,可是我没有心!”

  “哎!这是什么?”路飞叫起来,伸长的手臂一下子穿过那具鬼魂的身体。

  “哟呵呵呵呵,路飞先生还是这么有精神!”

  “啊你认识我?”

  那具鬼魂沉默了下来,我努力想要爬起来,然而身体根本动不了,那具鬼魂幽幽飞到我面前,虽然他没有眼珠,但从那对黑洞洞的眼眶里我还是感觉到愤怒的注视,他接着飞进墙壁,很快在天花板的一角探出头来。

  “发电机在这里。”

  我不知道蕾玖是怎么躲过武器检查的,也许也是这鬼魂的关系,她掏出枪精准地射穿了墙壁,那张电网很快消失了。

  “你们的特制子弹的确很好用。”蕾玖笑眯眯地看着我,并把枪口对准了我的脑袋。

  路飞挪动身体完全地挡住她,我的心脏越发难受,视线有模糊起来,我听见子弹呼啸的声音,它们贴着路飞穿过,在我们身后的墙壁上留下三个深深的弹孔。

  “可不能再让这么危险的东西留下来。”蕾玖丢弃了射空的枪。

  这个时候,尼治蹲下身满脸嘲讽地看着我,他又看了眼路飞,而路飞凶狠瞪视的目光让他收住了笑容,他的手按在我胸口上,强大的电流又一次带给我剧烈的疼痛,我把所有痛呼都憋在嗓子里,几秒后,我感觉到血液在我耳膜里汹涌流动的声音,路飞的脸也清晰起来。

  我的身体还有点不听使唤,如果是过去的我,根本不会这么轻易被电流击倒,因为坚硬的饼干会阻挡掉大部分的攻击。那只腐蚀掉我手套的蝴蝶看来也是早就计划好的,该死的,我的手指正不住地颤抖,根本没法使用能力,但10分钟后,这里会彻底关闭,所以只要拖过这段时间——

  “如果你是想拖延时间让通道关闭,我刚刚救你的时候已经完全复制了你的生物信息。”尼治扭了扭脖子,再开口的时候,居然是和我一样的声音,“看,所以并不是什么塑料玩具,是吧,路飞。”

  “啊,那正好。”我看见路飞沉着脸,他捏了捏拳头,“因为我现在就要——痛扁你们。”

  我很久没看见路飞战斗了,或者说,我很久没看见路飞这么兴奋的样子,蕾玖本来想说什么,但是当路飞挥出拳头的时候,勇治立刻冲了上去,仿佛都期盼已久,他们激烈地对着拳头,冲击让他们后退,很快又再次战斗在一起。接着,尼治也加入了他们,力量的冲击击打着四壁,他们快速在坚实的空间内跳动着,当那些攻击就快要波及到我的时候,路飞总会及时地冲过来挡掉它们,他为此受了伤,但战斗的热血让他的眼睛闪闪发光,虽然是为了保护我,但更享受尽情战斗带给他的快感也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看来他跟着你很不开心呢。”尼治沉声说,他说话的语调起伏几乎没有变化,就像一台冷硬的机器。

  “啊啊,男孩子本来就是爱打斗的小狗,把他关起来真是太可怜了。”蕾玖和尼治站在一起,他们一点也没有加入战斗的意思。蕾玖扫了我一眼,转头对一边漂浮的灵魂说,“他很快就要恢复了。”

  我紧张起来,然而那缕灵魂飞向了战斗中的路飞,根本没再多看我一眼。

  “哟——路飞先生!”鬼魂用老派奇怪的声音叫喊着,“你不是要找草帽小子吗?”

  “啊,没错!”在战斗中路飞扭过头来,“你真的好神奇呀!”

  “不准分心!”勇治的声音里充满了不满,他抓住了路飞的右手,而尼治抓住了路飞的左手,他们正好都弹跳到悬空的位置,借助重力,两兄弟狠狠地把路飞往下压去。

  在几乎就快要砸到地面时,路飞猛得吸气胀大了起来,他把自己吹得像一只气球,而两只文斯莫克因此被重新反弹起来,接着,快速地,路飞恢复身体并且挣脱出了双手。

  “Jet机关枪!”

  路飞一边蒸腾着白雾一边咧出笑容。当他落到地上的时候,尼治和勇治正堪堪从地上爬起来,他们擦了擦嘴角的血渍,急促但不甘示弱地喘息着。

  “路飞先生可是很厉害的哦,哟呵呵呵呵,不要小瞧他呀。”那只鬼魂居然是所有人中最快乐的家伙,他飘到路飞身边,在路飞想要触摸他的时候发出更快快乐的笑声,而路飞看着他也露出愉快的笑容。

  我终于找回知觉并拍出了饼干士兵,但空间的狭小大大限制了饼干的行动。地板震颤着,我走到路飞身边,他快速看了我一眼,又继续盯着那鬼魂,而那鬼魂从始至终眼里只有路飞。

  “我是代表草帽小子来向您发出挑战!”他用着咏叹调说,仿佛在唱一支动听的歌。

  “好,我接受了。”

  路飞当然会这么说,他根本没法掩饰浑身上下的快乐:“你是他的同伴吗?啊,真羡慕呀!不然我一定会邀请你加入我!”

  “哟呵呵呵呵,听到你这么说……”鬼魂狠狠吸了把鼻涕,我想如果他不是鬼魂,现在也许在流泪,“那么我将带您前去,我们所有人都无比期待和您的见面。”

  他幻化出完整的身体,虽然还是灵魂的样子,我终于从那奇怪的爆炸头发型想起了他是谁。

  “虽然是我作弊了,可还是忍不住要先告诉你我的名字。”毫无实体的灵魂撑着同样是灵体的拐棍,他弯下身子,像个上世纪的老绅士那样行礼,“我是布鲁克,是草帽海贼团的音乐家。”

  “布鲁克啊!”

  “啊,听到您再呼唤我的名字,我的眼睛充满了泪水,虽然我没有可以流泪的眼睛,哟呵呵呵……”

  “什么啊,你真的好有趣!”

  路飞盯着那只鬼魂,明明在笑,额角却又渗出汗来,我看到他眼中露出痛苦的神色,我在饼干里捏紧拳头,下一刻,巨剑挥下。

  “走了。”伊治一声令下,尼治冲过来一把抱起路飞。我的剑落在他和鬼魂布鲁克的中间,地面震动发出冰冷的撞击声。因为身体变得巨大而空间有限的关系,我转身的速度比所有人都慢上许多,当我拔腿追赶的时候,他们已经向着通道跑去了。一路上,我不仅要追赶杰尔马66那奇怪的鞋子,还要躲避勇治不断发来的攻击。

  “克力架!”路飞趴在尼治的背上,担心地看着我,但似乎也没有努力挣扎的样子。

  “你听好。路飞。”伊治念着路飞的名字,突兀地停了下来,看到路飞还在看我,便伸手捏了捏路飞的耳朵。

  “哇——好痛!”路飞立刻挥出了拳头,被伊治一把抓在手里。

  “不懂感恩的小鬼。”伊治的话让其他文斯莫克都发出轻笑,“我们答应那个废物的时间只有20分钟,20分钟后如果他们没有成功,我们就会做我们想做的事。”

  “那个废物已经失败了一次,这次也是一样的啦,哈哈!”这是一边打碎我周围的石壁来阻挠我前进一边发出张狂笑声的勇治。

  “你们这样讲真是太失礼了!”这是跑得同样快的布鲁克鬼魂。

  “只是阐述事实而已。如果他真的还是想不起来的话,我们,你们,他们,对于他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呢?”这是抱着路飞快速前进的尼治,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也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并且冲我做了个鬼脸。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路飞疑惑的声音只是引来又一阵奇形怪状的大笑。

  “加油哦,路飞弟弟。”听声音蕾玖绝对是响亮地亲了一下他,“啊,他还是这么美味。”

  “哟呵呵呵呵呵,路飞先生真是不管什么时候都让人羡慕!”

  “你们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啊?”

  ““““我们带你去见草帽小子啊!””””

  文斯莫克们异口同声的声音回荡在监牢里,我想他们一定是说给我听的。

  这帮混蛋,我要把你们全部绞杀!


TBC

================================

※ 本次更新灵魂P图:

其实正文里我设想的路飞是被2公主抱,1在旁边捏他耳朵,意会吧!

克力架:我常常因为不够变态而和你们格格不入。

怎么还没写完,我要闹了!!!


评论(26)
热度(50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