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一个脑洞:

湿婆某日醒来总觉得今日和过去有什么不一样,可是却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因为世界并没有变得更好也没有变得更糟,只是依循着它原有的规律在运作着。

湿婆和梵天,和帕尔瓦蒂,和吉祥天,和每一个他遇到的神明分享这个感受,却发现只有他自己觉得奇怪,于是湿婆决定进入冥想来解决这个问题。

可是他想了一年又一年,也依旧没有想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同。

在这些冥想的日子里,世界依旧是那样,没有变得更好,没有变得更糟,人们赞美这难得的安宁平和,湿婆却越来越不开心。

但他发现,即使他不开心,这个世界也依旧是那样。

他不会变得更好,也不会变得更糟。

从他醒来觉得不同的那日开始,世界就再也没有变过。他静如...

[印度神话脑洞]湿婆和毗湿奴的聊天


爬楼被这段话虐炸了——仔细回味了下,我当时的心情几乎是崩溃的【喂

其实挺遗憾最后结尾没有拍到奎师那应验诅咒在森林里被猎人当鹿一箭射死的画面,我身为王朝史诗爱好者,非常强迫症的喜欢看帝国的聚沙成塔,最后又重新一盘散沙,落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种有始有终的发展情节【爆


顺着这个脑补奎师那回归成毗湿奴后,去雪山看望湿婆。

自己的好友一如往常的单腿盘坐,闭目冥想,毗湿奴便不打搅他,也安静地在一旁坐下来,进入冥想。

很久之后,湿婆才把眼睛睁开,他侧脸看着自己这位许久未见的好友,突然发现他的黑发中有了一缕白色的头发。

湿婆感到奇怪,伸出手指小心地挑出那缕白头发。

在这个时候,毗湿奴也结束...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