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海贼同人][all路]いただきます(4 / 9)

〔4〕山治君的恋爱物语

 

  在很久以前曾经有人在小鸟推上问过路飞:前期明明会吃很多超市买的零食或者杂牌外卖,为什么现在只吃“巴拉蒂”一家餐厅的食物,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赞助关系?

  被给予的答复是:因为山治说如果我吃别人做的东西他就不来给我送饭了。嘛,不管怎么说,还是山治做的最好吃嘛!

  这条答复在发布的一小时内就被转发上了热门,究其原因,除了当时路飞已经有了小部分铁杆粉丝外,更是因为巴拉蒂餐厅的主厨山治有着更高的知名度——好坏全占的双重含义。

 

  巴拉蒂是坐落在闹市区商业街最繁华地段的一家西餐厅。说是西餐厅,其实他们什么菜都会做,你吃不吃得到自己想吃的菜完全取决于主厨愿不愿意为你掌一次勺。著名撰稿人娜美小姐曾经在《舌尖》上以鲜明的个人风格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每一位在巴拉蒂享受到主厨服务的顾客都将获得一次味蕾高潮。”在详细叙述了餐厅环境和主打菜色后,她还在文章末尾加了格外的一段,“餐厅隔壁日常用品店卖的耳塞非常好用,建议女士们进餐前提前选购。”

  给出这样的评价,不得不说是对山治君技艺的高度肯定和人格的绝对否定。

  人当然不可能十全十美,山治主厨最大的缺点大概就在于他对异性无限度的热爱和对同性无底线的嫌弃吧。

  由此想来,巴拉蒂餐厅虽然在各地美食爱好者心中都有着极高的评价,却一直没有获得评级大抵也与这位主厨先生的为人处世有关,据说当时评委会成员在餐厅与一位女顾客闲聊的时候,被山治先生给一脚踹出了大门,用的还是“影响美丽的 Lady 用餐看着碍眼”这样的理由,在随后的争执中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订正,用那位评级委员的话来说,是“遭受了纯粹的单方面的持续的暴力殴打”,很遗憾,他又一次成为了“客方”。在如今这个你回家路过一朵小花都要拍下来的浮夸年代,这件事情至今都没有视频爆出,除了怀疑其真实性外,大约也与巴拉蒂餐厅的员工看起来都很能打有点关系,据说这家餐厅前身是家拳击馆,专打地下黑拳的那种,所以这大概也就能解释,虽然巴拉蒂门庭若市且从不接受预约,但为什么餐厅还能保持优雅安静的用餐环境——基本上也就只有主厨在大声说话而已。

  然而即使这样,山治君,还是没有女朋友。

  不不不,这和脸没有关系。

  虽然有着奇怪的圈圈眉和老成的山羊胡,正经料理中的山治君还是能散发出让女性生物心动的费洛蒙的。一定要究其根源的话,大律师罗宾小姐的回答颇具参考意义:

  “无差别对任何女人都能献殷勤的男人注定不会有异性缘吧!”

  当然他的副主厨可能更为一针见血:

  “暴力山治那个家伙只是习惯对异性好吧,你知道他连去后巷喂猫都是从母的先开始喂嘛?你看他这么多年被那么多人拒绝也没真的伤心过,所以其实完全不在意吧!”

  这段话在被八卦小报无良曝光后,无疑是对山治恋爱人生的一次重大打击,距此之后的半年内,巴拉蒂餐厅大约只接待过十位数以下的女性顾客,常常让路过的外国游客怀疑这家餐厅是兄弟会甚至人妖集会的专用场所。

  对于如此悲惨的境地,山治一度想要“把店砸了”,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而最终这一切当然没有发生,巴拉蒂现在也好好地开在那里,生机勃勃,更胜从前,而转折的契机,是路飞第一次在视频里试吃了山治餐厅的“水水肉”。

 

  要说路飞为什么会和山治认识上,就不得不说下关于路飞本人的第一支在网路上走红的视频。事实上那则视频并不是他自己拍的,而是他参加“第三届大胃王吃肉串比赛”的录像。

  那段录像整整有二十五分钟,里面的路飞背着书包,带着顶黄色的安全帽,老老实实地坐在自己的参赛位上,完全是一副临时起意但比谁都兴奋的参赛架势,在他身边的选手大多走膀大腰圆,大腹便便的拥挤画风,路飞往他们中间一坐颇有种“三十层饺子皮里只裹了一指甲肉”的怪异感觉。

  然而在比赛开始的两分三十秒后,这个被嘲笑的小个子就以绝对碾压的速度和食量让围观者统统闭嘴。你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在一分钟内就解决掉了自己餐盘里的食物,接着用元气满满的声音要求老板给他来下一份,四分钟后,他已经一个人干掉了其他选手五倍分量的肉串,这远远打破了大赛的历史记录,或者说也打破了人类的记录。在他身边一位戴着眼镜穿着白衬衫的胖子颤抖地放下了手里的肉串,在他拍打路飞肩膀前,还十分郑重地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手。

  “我说这位小弟弟,你……你不能吃就别吃了啊……”

  “唔恩,什么?”还在大快朵熙的路飞从餐盘上抬起脸,嘴边还沾着肉串的酱汁:“比赛结束了吗,不能吃了吗?”

  “啊……不是说这个……”

  “哦,那,那个大叔,再来一份!”他一抹嘴,豪迈的把刚才吃光的餐盘丢到一边。

  店主沉默地给路飞上了新的一盘。

  这场比赛,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路飞的个人首秀。因为到最后,所有人显然都无视了比赛的目的,而开始探究起这个小个子少年到底能吃下多少肉串?路飞在解决掉了所有自己份的肉串后,一边嘬着手指一边意犹未尽地看着身边白衬衫盘里剩下的食物。

  白衬衫沉默地把自己的食物递了过去。

  “谢谢!”

  收获怪物胃袋少年活力笑容一枚。

  于是旁边的另一位选手在路飞吃完后自主自觉自愿地把自己的盘子递了过去。

  接着是第三位,第四位,第五位……

  随后,围观群众中某人自掏腰包说要帮路飞买下这家店剩下的肉串,老板哭着说不用了,因为最后一串存货已经在刚才进了路飞小哥的肚子。

  路飞酱在十五分钟内一共吃掉了187串烤肉串,外加六个配餐包和三杯橙汁。

  录像的最后,是他心满意足地坐在塑料椅子上,对着镜头喜滋滋地舔手指摸肚子,满足如一只在草坪上晒太阳的怪兽幼崽。他的脸颊红红的,鼻子尖沁着小小的汗珠,嘴唇因为油光而……

  不知名的录像师默不作声地把镜头拉近,拉近,再拉近,深藏功与名。

  背景依稀传来雌性生物饱含母爱的尖叫。

  这段陷入在诡异氛围的录像后来被特别剪辑进了“路飞酱满足样精选集”里,因为原录像在上传了一周后被莫名其妙删除,且网上几乎找不到备份,精选集里唯一留存的录像选段成为了路飞这次比赛遗留下的唯一珍贵资料。

  “大叔,吁——你家的肉串,超好吃的呢!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呢!”

  “啊,是吗……话,话说你还好吧?”

  “恩,挺好的啊,我一会儿回去还要吃晚饭呢!”

  “……这,这样哦。”

  “话说我赢了吗?”

  围观了全过程,一身黑衣肩膀上站着只鸽子,PS也就是刚才提出帮路飞买单剩下肉串的帽子男表示:“这真是他见过的最无聊的比赛。”

  而这句小声的抱怨也非常幸运地被录像师捕捉了下来。

 

  那么这些和山治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这家烤肉店,在巴拉蒂的正对面。

  在老子的地盘吃别人的东西还能说最好吃,你他妈是来踢馆的吗?

  在还没来及思考自己为什么要主动过去躺枪,抽着烟踩着消防栓眼睛凝视着前方那个笑得没心没肺的“真·饭桶”的主厨山治就这么自说自话地宣战了。

  是到了维护厨师尊严的时候了!

  山治的背后烈焰熊熊,摧枯拉朽。

 

  关于山治到底是怎么搞到路飞家地址的这件事,目前依旧是未解之谜。

  总之在这次烤肉串比赛之后的三个月,一个介于11点与12点之间的最佳用餐时间,主厨山治在巴拉蒂最繁忙的正午堂而皇之地翘班了,他西装领带长裤皮鞋,一手按响了梅丽小区某间小公寓的门铃。

  屋里一阵拖鞋踢踏的脚步声汹涌而来,门还没开,脆梨般的少年嗓音已经响了起来:

  “你回来啦!我等好久了!”

  光着上身穿着三角小裤衩嘴里叼着雪糕的路飞就这么坦坦然开了门。

  怎么都该有点防范意识吧开门前都不问问是谁的吗这个小区看起来也没有安保的样子还有你门上怎么连个猫眼都没有铰链呢铰链也没有吗这他妈只是扇木门啊我要是坏人怎么办恩还有你穿的这是什么明显是在等人吧等人你就穿成这样吗现在才刚入夏你不冷吗不冷吗不冷吗给我把衣服穿起来啊穿起来!!!!

  山治沉默地盯着眼前的路飞狠狠咽下内心的汹涌吐槽。

  他们对视一秒,两秒,三秒。

  “你找谁?”路飞眨了眨眼睛。

  “吃。”山治不由分说把手里的餐盒塞进了路飞的怀里。

  他们马上就成为了好朋友。

  在路飞开心地消灭山治带来的午餐时,因为了解到少年之所以穿这么清凉是因为没了换洗衣服所以山治就去洗衣服,在晾衣服的时候发现厨房的盘子还没洗所以山治就开始洗那一叠锅碗瓢盆,因为在洗锅碗瓢盆的时候发现地板也太脏了于是山治顺便就挽着袖子把地拖了拖,当他忙的差不多的时候一抬头就发现路飞正扒在门口探出个发茬乱翘的脑袋,黑豆似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干嘛?”一手撑拖把一手叉腰,腰间还系着小八章鱼烧外卖满百赠送的围裙的山治问的不卑不亢。

  这个时候的路飞小旁友像颗小炮弹一样冲过来一把抱住了山治的腰。

  “明天你还会来给我送饭吗!”他居然还带着哭腔,“实在是……太好吃了!”

  蝉蛹破茧,雏鸟破壳,炖了一晚上的汤终于到了火候,爬了两天的山终于登顶插旗,追了十八年的妹子到底怀上了自己的娃,大马哈鱼千难万险游回了出生地,美国影星莱昂O多捧回了小金人,世界上没有了贫穷饥饿歧视不公,万物平等,宇宙和谐,恐龙穿越侏罗纪,耶稣和佛陀共住一间小平房,这些那些——都不能和山治内心此刻爆棚的满足感相比。

  咳咳,山治君,您的联想有点夸张哦。

  看着眼前少年真挚期待的眼神,山治之前烤肉店大赛后集聚胸中的气闷一扫而空。一个人在厨房干掉一条烟?早忘记了。花了两个月查少年的住址?无所谓了。三个月心心念念想菜谱?必须的。堂而皇之的用餐厅的顶级食材给这个完全不认识的臭小子做菜算不算假公济私?爷乐意!对面烤肉店老板时不时在店门口得瑟还做了个路飞的人形立板当广告——我说你这是侵犯肖像权好吗——不过也不在乎了,反正半个月后不知道为啥他就关门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山治感觉到一种名为扬眉吐气的情绪在他的心肝脾肺肾里升腾,他的每个毛细孔都向外辐射名为得意的腺素。

  “好吃吧?”

  “恩!”少年响亮回答,大幅度点头。

  “比那家烤肉店好吃吧?”

  “哪家?”

  山治非常愉悦地,虚荣心极度满足地,深深地吸了口气,叉腰的手,向上、前进、着陆,捏了把路飞的脸颊。

  “死开点,热不热啊。”山治说的一脸嫌弃,同时觉得路飞的脸手感不错于是又捏了一把。

  这个时候山治突然听到一个非常低沉的声音,他抬头,看到一个绿藻头正站在厨房门口瞪着他,他的右手拎着外卖袋,脸比山治左手边的锅底还黑。

  “你谁?”他们问了同样的话。

  他们马上就打了起来。

 

  自从路飞和山治认识以后,他就再没挨过饿,因为山治自诩为是名说话算话的绅士,所以说了明天要来给路飞送饭就来送饭,明天来了路飞问山治你明天还来吗,于是山治说那来吧,于是后天他也就来了。路飞舔完盘子后眨巴着小动物的眼睛一边看擦桌子的山治一边问你明天还来吗……

  总之山治就天天来了。

  顺便绿藻头的饭山治也会带一份,边角料的食材也不能浪费是主厨大人的原话。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个月后,全天下大概没有比山治更熟悉路飞家冰箱的人了,当然还有路飞的胃。

  之后的某一日山治打开店门,波澜不惊地准备迎接冯·克雷他们人妖姐妹团的照常光顾,当第一缕阳光在光洁如新的落地玻璃上形成反射的时候,山治看到了长发衣裙指甲油高跟鞋和真正能称之为异性的脸!

  女人、女人、是真正的女人啊!山治呆立在门口,沐浴在汹涌澎湃的震惊之情中。

  在他习惯性地挥舞起自己的手臂,单膝跪地在任何一位美丽的lady面前熟练地念诵心中滔滔的赞美之言前,他看到路飞正坐在某张桌子的一边冲他卖力挥手,周围一圈已经坐满了美好的女士,正在……争先恐后地捏她的脸。

  搞什么鬼?

  山治想。

  “哟!山治!”那边路飞已经喊了起来,声音贼大,手也挥的更起劲了点,“她们是汉毛库的朋友,我叫她们来吃饭,因为山治做的饭可好吃了!”

  臭小子。

  山治想,鼻子有点酸,并不是要流鼻血。

  在他向一位美好如百合花的金发女郎倾倒手中的葡萄酒前,他状似随意地路过路飞的身边,给他上了一大盘新鲜出炉的意大利调味饭;之后在为一位喷着柑橘香水味的女士拉开座椅的时候顺手给了路飞一叠蓝莓奶油蛋糕;随后还有芝士火锅,中国饺子,烤鸽子,德国猪脚,等等,等等,等等,等。

  当山治知道是路飞帮他在自己的视频上推荐餐厅后,他扭头说了声“切”。

  当山治回家点击路飞的视频后,巴拉蒂歇业了一整周。

  当……

 
 

  最后让我们说回到开头的那条推特。在转发热度退去半个月后,那条推被ID为“臭餐厅”的账号收藏了,仔细回忆下的话,路飞也在这一周里不断地说吃到了最喜欢的大骨头肉和新的甜品,还提到有了很多意外的深夜加餐。这些都是既定事实,而根据事实想要推导出某个结论还是缺少关键证据,毕竟山治君的官方账号是人尽皆知的“Mr.Prince”。

 

  无论怎样,山治君到现在,还是没有女朋友。


TBC

赶着出门来不及给大家留言啦,谢谢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么么哒!

评论(7)
热度(183)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