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台上卿卿,台下我我。

[海贼同人][all路][克力架×路飞]甜味派对(11 / 13)

作者:diemoony

配对:克力架×路飞,卡二路,其实本质我觉得是大妈团→路飞的故事

不过结局真的非常all路了,所以修正了下标题 XD

分级:G

声明:以克力架为视角,时间线遵循原作卡二和路飞大战之后。私设如山。

是送给啾啾太太的~~抱紧紧!!!


前文:【1-3】  【4-5】  【6-7】  【8】

          【9-10】

==================================


【11】


  因为被开走了唯一的升降梯,我不得不靠堆叠饼干才爬出了通道。
  监控室里的一片狼藉也完全在意料之内,我匆匆看了眼就跑了出去,通讯设备肯定一个不留的全部破坏掉了,实在没有再浪费时间查检的必要。
  当我追上路飞的时候,只剩下尼治和勇治跟在身边。
  “你们的长男长姐就留下你们对付我吗?”在开口前我就展开了攻击。
  “蕾玖和伊治的任务是去救统帅。”
  “哈太天真了……那老头关在更……”
  巨大的震动在这时贴着地面传来,我脚底打滑摔倒在地上,他们倒是因为鞋子的关系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开始了。”勇治抬起头,顺着他的目光我看到远处冲天而起的滚滚浓烟和其中夹杂闪烁的火光,还没等我说什么,另一声同样巨大的爆炸带来了更汹涌的浓烟,惊悚的短暂安静后,更多的爆炸降临了,虽然不如首次的巨大,却细细密密连成一片,我熟悉这种声音,这意味着一场战争正在不远处愈演愈烈。
  “还真是果断呢。”尼治也暂时停下了脚步。
  “没想到这么快就动手了。”勇治舔了舔嘴唇,实际是在趁机喘息,“偷渡进万国,又炸了凯多的船。”
  虽然谁也没有明说,做这些事的人却是显而易见的。快速的奔跑让我的身体出了一层细密的汗,在饼干里连呼吸都窒息起来,我喉咙发干,心脏以疼痛的频率搏动着。
  然而我却无法停下来,我们都无法停下来。
  “同时挑战两名海皇,他们死定了。”我指挥着饼干用力打压这勇治,但对方还是靠着手部武器逃脱了。
  “谁知道呢……”抱着路飞的尼治则轻松很多,却完全没有过来帮忙的意思。我看了眼他怀里依旧毫无所觉的路飞,他正盯着远处的浓烟发呆。觉察到我的目光,尼治靠近了我一些,却在我想要抓住他的时候,故意飞开了。
  “一直以来的宿敌在自己的面前被炸了船,BIG MOM会放过这个机会吗?”
  我还没开口,他就自得其乐地笑出了声,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恶劣更加幸灾乐祸:“在宿敌的地盘上突然被炸了船,第一个要怀疑的是正和自己对峙的海皇,还是一个小小的海贼团呢?”
  事情的发展已经不需要我的回答了。
  毫无预兆地,妈妈城堡之上的天空被撕裂开来,两股强大的霸气激烈碰撞,在经历了几十年依靠绝对霸权维持的和平后,万国再一次被拖入和强者的苦战中,而背后真正推动的原因,又有多少人能知道呢?
  越来越繁密的杀伐声被我所感知,我看到路飞也被吵得甩了甩脑袋。
  “好厉害。”他直愣愣瞪着那片风云变幻的天空,“这就是四皇的实力。”
  没有恐惧,没有退缩,他微微张了张嘴,最后深吸一口气大喊起来:
  “——真是太棒了!这就是大海呀!”
  “哎——”抱着他的尼治被吓了一跳,在空中滑稽地趔趄了下,“你小声点啊,耳朵都要被你吵聋啦!”
  “哈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路飞看起来一点也不愧疚,眼睛还盯着远处不放,他“啪啪啪”地拍着尼治的肩膀,仿佛已经很熟悉地命令道,“你说的草帽小子还有多远啊,你们穿了战斗服怎么还这么慢?”
  “你可真是个——”尼治和勇治对视一眼同时爆发出更大的笑声,“小怪胎。”
  他们再次冲刺起来,而且比之前更快。面对我的攻击,也仿佛没受伤一样,火力全开。
  搞什么鬼,你们两个被莫名其妙鼓舞了什么?
  这样想着我不由得更生气了,也越发用力地挥动手里的剑。
  “真是大场面。”勇治一边打碎我的又一块饼干一边事不关己地说,“这样蕾玖和伊治成功的几率可以提高50%。”
  “如果救不出父亲,他们也没必要回来了吧哈哈哈哈哈!”
  “你说得没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没心没肺的笑声在我听来也像是苍蝇在乱飞。
  “这一切都是为了帮助你们制造混乱救伽治吗?”
  “怎么可能,只是顺风车而已啦,所以才说欠了那个废物人情嘛。”勇治烦躁地摆了摆手,显然不想聊这个。
  “那是为了什么?”但我可不会就此打住,相比尼治,勇治是个话更多也更容易被挑拨的笨蛋。不得不说吉尔玛的鞋子如果再追下去,我只会被越甩越远,而他们这次也难得大改之前好战的本性,一心一意只想赶往某个目的地,每更靠近海岸线一点,那个结局也就更近一点。
  即使它迟早会发生,我也还是在苦苦挣扎。
  还不行,还不行。
  还不行。
  我还——
  “啊?很简单吧。”勇治果然又放慢了些速度,他指了指路飞又指了指我,接着移动手指指向已经杀声震天的另一边。
  “当然是为了拖住比你还麻烦的家伙。”
  “哈!”
  是在说卡塔库栗呢。
  被小瞧了的愤怒让我反而笑了出来:“可惜,你们惹到的本大爷已经够麻烦了!”
  我看准了尼治回头叫勇治跟上的时机,不再废话,突然出现的饼干组成围墙,遮天蔽日,虽然尼治和勇治想依靠鞋子飞出去,可我像拍苍蝇一样把他们给毫不留情地拍了下去。
  路飞当然也被一起拍了下去,但我完全不觉得心疼,甚至在战斗的间隙故意让饼干踩过他身边:“我说你,好歹也反抗一下啊!”
  “反抗什么啦。”他仗着自己是橡胶干脆地躺在地上,四肢大开犹如赖床一般,仰着头继续悠哉地看我们打架。
  “你就不会跳下来自己走吗!”
  “那样不是跑得更快了吗?我开二档可是比你们都快多了。”
  “““你放屁啊!”””结果居然是我们三个人异口同声了。
  被我们吼的路飞砸吧砸吧了嘴,大咧咧地挖了挖鼻孔,终于慢悠悠地坐了起来,期间他还随手找了根草叶叼在嘴里,懒散得让人牙齿发痒。
  这个一点也不理解别人心情的野崽子。
  我的巨剑朝着他当头劈下,又追着他砍了一路才罢手。
  “不要生气嘛,克力架。”拍了拍差点被划伤的屁股,路飞把双手垫在了后脑勺上:“唉……我好无聊啊……你们倒是打得很开心,草帽小子到底在哪里呀?你们指个方向,我自己去好啦。”
  
  “指望你来找我们还不知道你会迷路到哪里去呢!”
  
  又一波震动从我脚下传来,不过比刚才的小很多也近很多。
  随即一个金属钻头从地下破土而出,高速旋转的蓝色钻头停止后,一台巨大的机器人出现在我们面前。
  他刚一出现就打碎了几块饼干,随后十分嚣张地挥舞着拳头,作秀似的摆出了滑稽的登场造型,更夸张的是还配上了“登噔噔”的音乐,而且明显是操作员借着扩音器自己唱出来的。
  “什么破玩意儿,太华而不实了吧!”为了躲避机器人巨大的蓝色拳头,尼治和勇治落到了地上。
  “这种笨重的机器人,只有傻瓜才会喜欢吧!”我居然又一次和敌人保持了同样的看法。
  “实在是太帅了!是机器人啊!”而名叫路飞的傻瓜再一次热泪盈眶。
  尼治和勇治那奇怪的圈圈眉毛同时一阵抽搐。
  我抬头打量这凭空出现的机器:飞机头,大拳头,银红相间的涂装上最显眼的是腰上那个黄底黑印的草帽标志,我对这一切太熟悉了,因为这就是之前路飞要求我做的“饼干将军”的样子。
  “太棒了啊!”还没等我说什么,路飞已经伸长手臂一把环住了机器人,接着整个人飞了上去死死地贴在了机器人身上。
  “哟!这就是——”我听到喇叭里一阵狠狠地拧鼻涕的声音,“弗兰基将军,哟!”
  “太帅了实在是太棒了哇哇哇!”
  “现在我要用肩膀上的大炮攻击你们!”
  “好棒!还有大炮!克力架你快看呀!你们都小心呀!”
  无论是我还是文斯莫克都没有出声搭理他,当然我们也一动不动,默契地保持着环臂看他的姿势,指望他能感到一丁点成年人的羞耻。
  ——完全是我们自作多情了。
  又是一阵吵闹的音乐,我看到那个机器人的胸口张开一道门,接着一个蓝头发的怪人钻了出来。
  “弗兰基加农炮!”
  我面无表情地招手让饼干挡在身前。
  “喂,我要先声明一下。”尼治抱着双手一开始就在炮火的攻击范围之外,“我们只是约定要把路飞送过去,和他们可是一点关系也没有。”
  “呵呵。”我同时命令身后的饼干继续攻击文斯莫克。
  
  “路飞!”我又听到另一个声音,这次的哭腔就重多了,稚嫩的嗓音里浸满了咸味。
  一只仿佛是狸猫样的家伙从机器人胸口里跳了出来,一下次扑到了路飞脸上,这突如其来的一击让他们都掉到地上。当那只狸猫抬起头时,即使他满脸泪水,我还是从那顶大大的帽子和蓝色的鼻子认出他是草帽团的宠物“乔巴”。
  “路飞……路飞!”他哭得厉害极了,大概除了叫路飞的名字,连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路飞撑起胳膊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也任由他把鼻涕眼泪都糊在身上:“唉,真奇怪呢,你是狸猫吗?”
  “混蛋!我才不是狸猫!”结果乔巴居然一下子跳了起来,小蹄子也毫不客气地蹬了路飞一脚,他落回地上,狠狠地擦了把脸,露出一脸逞强出的坚毅来:“我是——托尼托尼·乔巴!是草帽海贼团的,船医!”
  结果句尾还是拖着鼻涕又漏出哭腔来。
  “啊你好呀!你是浣熊吗?”
  “是驯鹿啊混蛋!”
  “对不起嘛对不起!”
  “喂,乔巴!你怎么提前说啦!”
  “闭嘴!我本来就是比你先上船的前辈!”
  “哟——那我就是超级SUPER的——弗兰基!我是草帽海贼团的船工——哟!”
  路飞盘腿坐在地上,他拍着手,笑得咧出一口白牙:“哈哈哈哈你们都好有趣,我和你们打过吗?感觉你们都好熟悉!不过抱歉,我现在想不起来。”
  他很自然地说着,的的确确是非常遗憾的语气。
  结果是弗兰基和乔巴一起更大声地哭起来。
  “你们到底哭够了没有,烦死人了!”
  这次的声音我倒是很熟悉,那个橘色头发的女人也从机器人胸口里走了出来,当然还有那熟悉的乌云和烦人的雨。啊,她是“娜美”来着。
  “哟,漂亮的小妞!”看到她时,勇治和尼治的眼睛里都冒起了红心,声音里也都是下流的调笑。
  不过她的心情显然正糟糕得很:“你们磨磨唧唧真是慢死了!”她边说边落下的闪电,无差别地打在了我和尼治、勇治的位置,我又报废掉了一块发出焦糊味的饼干,而那两人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大碍,但每走几步,身体就发出电流滑过的声音,脸上也忍不住抽搐一下露出扭曲的表情,看起来像两台待维修的机器。
  路飞抬头瞧向她,微微瞪大了眼睛。
  天空开始下起雨来,越来越大,哗啦哗啦,似乎想把一切都淹没。
  娜美走到路飞面前,把湿淋淋的头发撩到脑后,她手里握紧那奇怪的作为武器的棒子,而路飞还是坐在地上,他像小狗一样甩了甩头发,眼睛始终看着她。
  “你也是草帽小子的船员吗?”
  娜美却没有如其他人那样介绍自己,她只是举起棒子朝着路飞脑袋敲了过去,不过被路飞灵巧地躲开了。
  “你怎么还坐在地上,不是要来见我们吗?”
  “啊啊抱歉抱歉。”路飞乖乖地站了起来,“好凶的女人啊!”
  我看到橘子色头发的女人眼圈到底还是红了,她的目光越过路飞的肩膀凶狠地落到我脸上,如果可能,怕是要把我焚烧殆尽。
  “喂,你们怎么提前来了。”勇治叉着腰,声音里透着不满。
  “你们实在太慢了。”弗兰基好不容易才止住眼泪,他跳下机器人,以一种让人深感欠扁的步伐走到文斯莫克面前,“交接棒了,你们,可以,滚,了。”
  “啊,你说什么?”勇治一抬胳膊就要上去打架,却被尼治一把拉住。
  “我们达成的协议是一直送他到岸边,现在这样你们能应付得了吗?”他说着指了指身后的我。
  “这就不要你们操心了。”
  我的头顶上始终有一片不断闪着磁暴的乌云,那些雨汹涌的毫不停歇地打在我的饼干士兵身上,间或降下几道雪亮的雷电。
  尼治看了我一眼,又看向无动于衷地路飞:“你还真是薄情呢。”
  “啊?”
  “你不去帮帮他吗?”
  “什么啊……”路飞一脸你少不瞧不起人的表情,于是扭过头冲我喊,“喂,克力架,要帮忙吗?”
  “你管好你自己吧!”
  听到他这样喊我,我连胸口都不觉轻松起来。听到我的回答,路飞也露出满意的笑容,而这当然让草帽团的三个家伙更加憎恨起了我,虽然不是我害的他们船长变成这样,但我还是挺乐意担这份罪过的。
  我粑了把因为雨水而垂下的头发,如果那个娜美以为我的饼干士兵还是之前那种一淋雨就软哒哒的货色,她可真是准备得不够充分,换句话说,也就是夺取的信念还不够强烈,所以之后也必须接受因此带来的结果。
  这样想着,我越发轻松起来,就像小时候经历的残酷训练,到最后已经连挪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反而变得无所畏惧,是啊,路飞本就是我们偷来的。
  ——我终于这样承认了。
  那么无论怎样,至多不过是回到一开始敌对的身份。
  所以应该是草帽团比我更恐惧才对。
  所谓的小偷,便是能多占有一刻就是多划算一刻的存在。
  我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笑容在逐渐扩大。
  我抬起手,身后依旧坚硬如铁的饼干士兵们同时举起比闪电还亮的兵刃。
  勇治猛然向其中一块饼干发起炮击,硝烟过后,虽然饼干中间炸出了一个洞,但它依旧纹丝不动地站立在地上,而且很快,那个缺口就被重新填满了。
  尼治戏谑地吹了声响亮的口哨:“那我们走了哦。”
  “啊,我们真的直接走了吗?”勇治难得脸上闪出很贴近人类的留恋的表情,但尼治已经朝向来时的方向并悬在了半空,“交易就是交易,没必要帮不相干的人解决麻烦。”
  在擦过路飞身边时,他微微压下墨镜:“我们的统帅有话让我转达你,虽然那个废物也姓文斯莫克,但是我们比他……”
  “这种废话根本没必要听!”娜美突然不由分说地捂住了路飞的耳朵,“你们的统帅还不知道在哪呢!”
  “就是呀!你们快点走吧!路飞不要听!”小宠物也在他脚边生气地跳着。
  “你们要说什么啊?”路飞虽然想扭头但是娜美强硬地按住了他的脖子,“放开我耳朵啦!”
  “还真是绝情的女人呢,利用完我们就再也没有好脸色。”尼治重新戴上墨镜。
  “还有12分钟。”他朝着路飞比着手势。
  即使路飞终于抢救出了自己的耳朵,乔巴和弗兰基也还在故意大肆制造噪音。不管怎样,尼治都是一副不紧不慢一定要把话讲完的样子。路飞专心地望着他,大概给了他错误的鼓励。
  “我叫尼治,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他故意停顿了下,“也许到时候可以给你穿变身服哦!”
  “我叫勇治,你也要好好记住哦!”
  无论是造作的发型,还是故意耍酷的姿态都超级让我不爽,所以即使尼治和勇治飞快地逃离战场,我还是让两只饼干士兵追着他们而去,即使那两只离开我很远的距离,被打成碎片,也会纠缠他们好一会儿,如果能够顺便堵塞什么线路就更好不过了。
  
  “所以呢,现在是你们带着路飞继续跑吗?用那个大机器人吗?”我扛着剑,面向剩下的草帽团,“如果你们现在离开的话,我可以保证不追击你们,甚至愿意放你们逃出万国。”
  “啊,我可以坐机器人吗?”路飞被娜美抓着手,听了我的话眼睛又粘到了机器人上。
  “可惜了。”弗兰基一边说一边双手合并,我看到他奇怪的手心显出黑洞洞的炮口,“你有更拉风的东西坐!”
  当我跳起躲避炮击的时候,我看到妈妈的宙斯从娜美的武器棒子里冒出来,他迅速地膨胀变大,并且飞到路飞和娜美的脚下。
  “可是我比较想坐机器人……”
  “闭嘴啦你!”面对路飞诚实的愁眉苦脸,娜美气得又打向他的脑袋,但这次路飞仍旧毫不犹豫地躲开了。
  娜美的手挥了个空,在那儿突兀地停住。我看到她努力抿紧嘴唇,很快又变回刚才凶狠尖牙的样子:“你到底还想不想跟草帽小子打,快点给我上去!”
  当宙斯带着路飞、娜美和乔巴飞过我头顶的时候,我正和那台巨大的机器人比拼力气。
  “喂!宙斯,你居然敢背叛妈妈!”
  “我也不想的。”宙斯小小声地说,“可是娜美小姐的雷电实在太好吃了,我已经是她的仆人了。”
  我听到路飞哈哈哈的笑声快速远去。我让几只饼干士兵阻挡住机器人,自己掉头追赶他们。
  
  “必杀·绿星恶魔!”
  巨大的藤蔓随着又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在我脚下,不对,应该说在我跳起来的瞬间,漫天凭空出现的藤蔓把我团团围住,他们如无数绿色的小蛇缠紧我的铠甲并且不断挤压收缩。
  “克力架!”路飞的声音里终于透露出一丝担心,我脚下用力,从饼干里跳出来,然而下一颗植物再次把我团团围住。
  “当当当——”弗兰基依旧在喇叭里哼着奇怪的歌,追上我的机器人肩膀上站着一个戴面具的男人,他扛着一柄比他还高的发射弹弓,在我再一次挣脱植物时,向我发射新的一波攻击。
  路飞坐着宙斯来到机器人身边,一脸惊奇地望着那个戴面具的男人。
  “你是谁?”
  “在你认清自己的命运前,我不会告诉你我的名字!”他扛着弹弓,声音喊得很响,手指指向远处的海岸线,一副英勇无敌的样子。
  “你也是草帽小子的同伴吗?”
  “我是他正义且强大的伙伴!”他收回双手交叠,肯定地点了点头,“你可以称呼我为——狙击王!”
  “狙击王好帅!”那只驯鹿尖叫着迎合着。
  “好厉害的样子!”路飞完全被感染了,于是狙击王更加得意起来。
  “我可是比草帽小子还要厉害!”
  “真的吗?那我们先打一场吧。”路飞说到做到,拳头立刻挥了出去,如果不是弗兰基将军接住狙击王,他已经掉到了地上摔了个嘴啃泥。
  “唉,你不怎么样嘛!”路飞不满地嘟起了嘴。
  “哪有说都不说就直接打过来的啊!”
  “都说了他不记得了。”娜美在路飞身边撑起下巴,脸上完全没有对同伴的同情倒是有几分看好戏的表情。
  狙击王哽了一下,回头又向我发射了一枚奇怪的炮弹,老实说我根本不相信这么远的距离还是在移动中他能击中我,但是那颗子弹居然准确的朝我飞来,更是瞄准了我的眼睛,我赶紧抬手用饼干铠甲挡住,结果那枚子弹直接炸开,爆发出臭不可闻的气味,熏得我停下脚步一阵干呕。
  “看!我就是这么厉害!”他又回头大言不惭地向路飞炫耀。
  
  连续不断的奔跑加上不断变出新的超硬饼干大大损耗了我的体力,我的气息也不由得混乱起来。原本很兴奋的路飞似乎也觉察到了我的疲惫,虽然还是端坐在宙斯身上,却转过身来盯着在后面努力躲避追赶的我。
  被路飞看见落下风的样子难免令人羞耻,但更让我羞耻的是因他这份在意而持续冒出的窃喜。我又赚到了,这幼稚的想法就是附在伤口上发痒的痂,让人难耐又蠢蠢欲动。我加快了脚步,眼睛紧紧盯着路飞,没有一个草帽团的成员强迫路飞坐在那里,他是自由的,随时可以跳下来。
  如果我开口,他会为我留下来吗?
  ——然而我始终没有这样开口要求他。
  我只是一言不发地毫不停歇地追赶着他,就好像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样。
  “克力架,别追了,我打败了草帽小子就回来。”路飞突然说。
  他很认真地和我保证着,脸上也没有了笑嘻嘻的表情。
  我不仅看着路飞,我也看着在他身边向我射来复杂目光的草帽团成员。
  我忍不住扬起笑容,虽然外面是那个陌生的饼干铠甲,但他们一定感受到了我得意的情绪,因为我故意大声地告诉他们:“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会放弃家人呢!”
  又一道故意的闪电炸响在我的脚边。
  “你们很欺负人唉。”路飞对着娜美说。
  “你不是觉得他很厉害吗,我们的赏金加起来都没他多。”
  “是吗?那真看不出来,你们明明都很可靠嘛!”
  “混蛋,谁准你这么说啊!”
  “我们可是敌人吧!”
  “即使你夸奖我我也不会高兴的,混蛋!”
  傻瓜的同伴也都是傻瓜。我突然这么觉得。
  然而海岸线越来越近了,突然而至的海风撩起路飞的头发,他像是要抓住什么似的盖住自己的脑袋,可是因为没有按住以为的东西而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
  “路飞,你身体不舒服吗?你出了好多汗。”乔巴关心地说,他的小蹄子摸了摸路飞的额头。
  “啊啊,没事没事。”路飞躲开他的手,“只是脑袋有点疼而已。”
  “这不是小事吧?”
  “真的没关系吗?”
  “乔巴,你要不要赶紧给他看下?”
  我咬了咬牙,从刚才我就注意到路飞明显比之前安静了许多,和这群昔日的同伴呆的越久,他想要记起过去的信念也就越强烈,也许他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但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发出反馈。
  “你们不要再带着他跑了。路飞,根本没有草帽小子……”
  突然而至的寒冰冻住了我的脚,我一下摔在地上,但我根本不容自己停留,迅速地跳出饼干,扬起双手,然而诡异的事情在这时发生,我的手臂上突然长出另外两只手,仔细看还是女人的手,她们死死抓住我的手指,不让我拍击出新的饼干,这时那台机器人猛然出现在我身后,当路飞喊我的时候,那台机器已经迅速合拳朝我砸了下来。
  ——正中一击。
  我被强大的力量砸进土里,地面都因为冲击而下榻了一块。
  虽然比不上路飞当时对我的攻击,我也还是痛得吐出了一口血沫。同时我看见,毋庸置疑地,机器人高高地跳起来,准备用自身重量加重力给我再一次的致命打击。
  更多女人的手出现死死按住我的双掌不让我拍出饼干。
  该死的——
  我瞪大眼睛,我绝不会逃避这一幕!就算是被打我也不能示弱。
  然而意料之中的攻击却没有如期发生,我看到巨大的冲力把弗兰基机器人连同上面的狙击王一起揍向一边,接着,我听到草鞋踩在草地上的声音。
  “你们太过分了,这根本不是公平的战斗。”
  是路飞愤怒的声音。
  我爬起来,看到他挡在我身前,而草帽团们站在我们对面。
  机器零件摩擦的声音响起在我耳边,弗兰基将军从我们头顶上跨了过去,他放下灰头土脸的弗兰基和狙击王,同时还有那个不知怎么就恢复实体的爆炸头布鲁克,以及另一个我在通缉令上看过的女人,妮可·罗宾。
  “路飞先生作为敌人还真是可怕呢,哟呵呵呵。”布鲁克的剑上冒着未消散的寒气。
  “这一点不是早就知道了,是吧,妮可·罗宾。”弗兰基架起了掌心炮。
  “是呢,从过去就一直是斗志满满的样子。”黑头发的女人微笑着,看向我的目光却分外寒冷。
  “路飞,别说我没有提醒你,你从前可是被我打得哇哇大哭过!”狙击王一边扛起弹弓一边却止不住地脚抖。
  “即使和路飞打我也不会害怕的。”这是虽然带着哭腔但是不知怎么就长出一对雄壮鹿角的乔巴。
  “我从刚才开始就很不爽你了,一副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的样子,你这个白痴,明明说过……”随着娜美的召唤,我们头顶的天空重新被黑色的云覆盖。
  
  “没有我们你就活不下去的!”


TBC


==================================

印象中总觉得上次更新已经回复过大家了,刚才发现原来完全没有【【。

不好意思!!!!不过也懒得回了【喂】

但是大家的留言我都有看还经常看千万不要不给我留言!

既然写完了就大力求红心蓝手留言交流~我个人觉得结局还是很甜的,希望大家喜欢,明天见!



评论(47)
热度(46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